第一百五十八章 猶可脫也(2)

地平線上,太陽西沉,紫色的霞光彌漫,小漁鎮的屋檐上起了薄薄的炊煙,遠處傳來雞鳴狗叫聲。藥鋪內,林默拿著抹布東張西望,將桌子擦了一遍又一遍,似是找不到可再打掃的地方,于是走到門框的位置,剛抬手準備擦拭。

關大娘便開始叨叨:“阿默,這些活兒你都干過一遍又一遍了,怎么……你這是不想回去?”

林默被一語中的,表情沮喪:“快下工了,孫大夫,店里需不需要有人值夜。”

孫大夫到底是過來人,搖了搖頭,苦口婆心勸導:“不需要,阿默,不管什么事,總是要面對的,逃避是解決不了問題的,快回去吧。”

林默嘆了口氣,只得垂頭喪氣走了,剛走出門口,不過兩個街攤,視線里出現一片熟悉的衣角,她緩緩抬起頭來,景休的臉映入眼簾,她的小心臟一抽,有些手無足措,景休柔聲道:“阿默,我來接你下工。”

兩人并列走在小路上,氣氛有些冷凝,林默想到了今天來接她的怎么不是九宸,隨口問道:“你今天在家和宋公子相處的好不好?”

景休面色毫無變化,眼中閃過一絲絲狡黠:“還不錯。”他腦海里浮現出他和九宸較量的畫面,此刻,九宸怕是在被他施下的藤蔓牢籠里掙脫不開吧……

林默如釋重負:“那就好。”她不在的時候,生怕他們兩個打起來。

兩人走到拐角處,有小販叫賣著糖人,景休看了一眼,揉了揉她的發頂:“我去給你買一個糖人。”

林默一愣,還未來得及說些什么,景休便走了過去,拿了個糖人沖著她展顏一笑。

而在漁鎮的另一處,九宸被景休施下的法術困住,如蛇的藤蔓不斷的從地面生長,不論九宸走向哪個方向,都瞬間形成一扇遮天蔽日的墻,九宸以掌力擊穿一番,又擊穿一番,藤蔓再次瘋長起來,九宸臉色有些僵硬,明顯耐心告罄,他猛地向上揚手:“昆吾!”

銀色光芒乍亮,利刃放肆攜劈天開地之勢從上俯沖下來!

藤蔓受驚一般瑟縮,彈跳扭曲想要逃竄!昆吾劍卻飛速極快,上空旋轉一圈劈碎無數,藤蔓碎條落地,昆吾消失。九宸走出藤蔓墻,低頭看腳下,白澤還在撕咬著一根殘余的藤蔓,左扯右扯,一見九宸出來,動作更起勁了,仿佛努力展現忠心護主。

他討好的沖九宸搖尾巴,九宸看也不看他,眼睛目視前方,遠處,霞光灑滿山間小路,景休和林默并肩走來,林默手上拿著一個糖人,兩人有說有笑。九宸見此怒火中燒,他努力控制住表情,眼神冷冽,向著他們走來,林默見到九宸不知為何有些心虛,她低低喚道:“宋公子。”

九宸的視線卻停在她手里的糖人上:“好吃嗎?”

林默一陣緊張,下意識想藏起糖人,想著又覺得不妥,硬著頭皮點了點頭。

九宸伸出手毫不客氣:“我倒沒吃過,給我嘗嘗。”

林默悄悄瞄了瞄景休,見他沒什么反應,才將手里的糖人遞給九宸,九宸接過,打量了一眼:“手工粗淺,這么丑的東西,莫非是味道好?”他正要送到嘴里,故意手上用力微微一震,糖人頓時碎了,落了下去!

白澤忽的一躍而起!一口咬住了糖人,將糖人吞了下去。

氣氛僵住,景休面色難看的盯著九宸,九宸卻是一臉惋惜:“真可惜,明日再買一個送你。”眉眼中卻滿滿是得意之色。

林默尷尬的左瞧瞧右悄悄,故作輕松:“算了,我們還是早些回去吧。”

三人一前一后的往前走去,夕陽拉長了他們的身影。

剛到院落,林默一推開門,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,她的小屋房頂上破了一個大洞,洞口下面碎屑紛飛,猶如剛剛經歷過一場一場大地震,她瞪著眼:“這、這房子是怎么了?!”

罪魁禍首兩人一陣心虛,九宸別過臉去,景休嘴角抽搐,安慰道:“許是年久失修吧,我明天就修好它。”

林默看著屋頂,心疼不已:“它看起來明明很結實呀,怎么會年久失修呢?

只有白澤開心的叼著滿地碎木頭跑來跑去,九宸不甘落后,向前一步:“我也會修。”說完還不忘回頭看景休一眼,對視間,眼神中電光閃爍。

林默坐在自己的房間里,情緒低落,她的耳后,碎發遮擋處,魔印若隱若現,她走到白澤身邊,抱起它:“你陪我出去走走吧。”白澤舒服的哼哼一聲。

屋內,九宸的視線穿過窗戶,看到林默抱著白澤走出桃花小筑,向著海灘的方向,他狹長的雙眸瞇起,若有所思,猛地回頭,對上了景休的眼睛。

景休站在院子里:“開門見山吧。”

九宸:“開門見山,不是該先自報家門嗎?”

“你是天族人。”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