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九章 猶可脫也(3)

海浪輕輕拂過海灘,林默坐在礁石上托著腮看著面前的大海,太陽緩緩沉入水平線,夜色漸起,她百般無聊,隨手丟出一根棍子,白澤一個激靈,如離弦之箭般沖了出去,咬住棍子樂呵呵的在沙灘上奔奔跳跳。

林默見此,心道如果自己也跟白澤一樣簡單一點就好了,不至于為家里那兩個男人所憂愁。

九宸突然顯現出來,眼神掃過白澤:“這小獸真是越來越沒出息了。”

林默聽到身后熟悉的聲音,嚇得站了起來,發現不知何時九宸已經站在了她身后:“你你你……宋公子什么時候來的,怎么走路沒有聲音啊?”

九宸一本正經:“有一會了,你耳朵不是好了嗎?聽不見?

林默拽了拽耳朵,懷疑自己:“是我耳朵的問題嗎?”

這時有一只海鳥從半空中掠過,白澤見了,立刻放棄口中的棍子,扭頭奔了過去,一陣亂叫。

九宸搖了搖頭:“還真把自己當狗了。”

林默一臉莫名:“它本來就是狗啊。”

“它不是狗,它是白澤獸。”九宸的表情極其認真:“白澤是上古神獸,祥瑞之兆,它還是只幼獸,成年后能說人語,通萬物之情,曉天下萬物狀貌。”

林默聽得目瞪口呆,再看看對著海鳥狂吠,氣的七竅生煙的白澤,這般毫無出息的狗竟然是白澤獸,她說什么都不會信的,不由得一臉不自然:“宋公子你……還是少看點雜書吧。”

突然,她想起寫什么,拍了拍身上的沙土:“你來的正好,我有話要對你說。”

九宸看向她:“請講。”

林默深吸一口氣,將心中所思所想一股腦全部說了出來:“我現在過得很開心,比我在家的時候開心。我的耳疾好了,也能說話了,還找了活干,我每天跟著師傅學醫,既能救人,又能養活自己。我長這么大,頭一次活得這么踏實舒服,所以,我很喜歡現在的日子,所以,我是絕對絕對不會跟你回去的。”

九宸不置可否,淡淡的看著她:“那又如何?”

林默急了:“你沒有明白我的意思嗎,宋公子你是明事理的人,你出身好,又有功名在身,學識淵博,前途遠大,未來是有大造化,定不會與我在這里蹉跎時光。你什么時候走,明天嗎?”

九宸皺眉:“誰說我要走,既然你不愿意回去,我就留在這陪你。”

林默啞然,這跟想的不一樣啊:“陪我?為什么你要在這陪我?”

九宸盯著林默的耳后,只要魔印還在,林默會有危險,他說道:“世上沒有不透風的墻,只要有人用心,就能順著蛛絲馬跡找到你的下落。從現在開始,你已經不是安全的了,我要留在你身邊保護你。”

“保護我?誰會害我?”她不明所以。

九宸回絕:“這個你不用知道,我有我的原因,以后你就會明白。世道險惡,我不放心你一人在此。”

林默不是很懂他的意思,她之前不是一個人一直好好的么,這么久過去了,一直平平安安到現在,況且修大哥也在,她支支吾吾的:“我不是……一個人,還有修大哥。”

九宸立刻冷了臉上前一步,一雙眸子深深的盯著林默:“修大哥?他是修大哥,我就是宋公子?”他目光灼灼,緊緊凝視著林默,林默不敢直視,紅著臉一直后退,九宸偏不,她退一步,他就往前一步,浪水涌來,眼看就要打濕她的裙擺。

九宸見機一把摟住林默的腰肢,將她拉向自己,林默措不及防被抱個滿懷,鼻端縈繞著九宸身上淡淡的草木香,九宸伸出手按住她的后腦,拇指壓在她耳后的魔印上,緩緩施法,白色的神光閃爍,魔印已然消失。

他聲音沙啞低沉:“恩?我問你話呢。”

林默不知所措,耳根子也都紅了,她剛想開口,天邊突然響起一道驚雷!眼看遠處黑云壓頂,似乎有狂風暴雨正要襲來,她見此如蒙大赦,一把推開九宸,繞過去,邊走邊說:“快下雨了,我們快些回去吧。”她一路小跑,不忘抱起白澤,沖著桃園小筑的方向離去。

景休站在桃林小筑門口,面色沉郁,突然,看到歸來的林默,心情大好,微微一笑,仰頭看著天邊,只見滿天烏云悉數退散,一道彩虹掛在天邊,一片晴好。

林默看著他:“修大哥,快下雨了,你怎么站在這里啊?”

景休一臉笑意:“快下雨了嗎?”

林默也跟著傻乎乎看天:“怎么一下子天就晴了?”說完,便抱著白澤走了進去。

九宸遠遠走來,神情涼薄,與景休眼神相對。

景休問道:“海景如何?”

九宸表情冷淡:“法力不弱,這么快就破了本尊的禁制?”

景休毫不在意:“戰神腿腳也不慢,趕在下雨之前回來了。”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