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章 猶可脫也(4)

藥王洞府,藥王正在檢查青瑤做的最新一批醒神丹,他隨意選了個藥瓶將醒神丹倒在了手心,丹藥圓潤色澤通透,聞起來并無異樣,藥王點了點頭:“這批的醒神丹品相極好,你辛苦了。”

青瑤客氣道:“藥王嚴重了。”

這時,云風和玉梨的聲音從屋外傳了進來,兩人不知何故吵吵鬧鬧。

藥王面上有些尷尬,看了看不茍言笑的青瑤,同為仙娥自己的女兒和青瑤差別怎可如此之大,另外不是說云風上神不是有意于青瑤么,青瑤怎么這般淡然。

門被人推開,云風氣呼呼的走了進來,剛巧看到青瑤,一臉熱切,轉頭瞥見還有個藥王杵在那里,頓時臉色訕訕的,向藥王行了個禮,快速的瞥了青瑤一眼,嘆了口氣轉身離開。

玉梨和云風格撞了個正著,云風哼了一聲頭也不回的往前走,玉梨氣急敗壞大喊一聲:“云風!你給我站住!”云風理也不理跑的飛快。

藥王氣不打一處來:“你給我住嘴。”

青瑤見此,立刻行禮作別:“青瑤還要去一下桃林,暫且告辭。”

見人都走了,藥王一把拽住玉梨:“你若欲結道侶,爹便做主好好為你尋一個身份相符,性情相投的,你不可自作主張。”天宮誰不知道云風整天游手好閑,除了耍嘴皮子,并無過人之處。

玉梨以為藥王說的是九宸,立刻梗著脖子紅著臉:“我的終身大事,我不能做主嗎?”

藥王喪著臉:“你想做主,也得挑個好的,你選的那個……”

玉梨容不得藥王詆毀九宸:“我選的怎么了?你就是對他有偏見,爹爹,實話說了吧,我的終身大事就在他身上,爹爹若不做主,我便自己做主。”說完她倔脾氣上來,蹭的站起身:“我意已決,你阻攔我也是沒用的,我就是喜歡他,已經喜歡了幾萬年了。”說完她轉身走出去,撒氣般將房門用力關上,發出砰地一聲。

藥王碰了一鼻子灰:“真是孽緣啊孽緣。”可是總歸是自己的閨女,能怎么辦,只能寵著!對!寵著就是了,思及此,他決定去往天宮大殿一趟。

天宮大殿之上,藥王站在殿中央一吐為快:“想來這些年也是我這個父親不稱職,忽略了玉梨,一轉眼她都這么大了,連親事都未及給她考慮。”說完還搖頭嘆氣一番,惹人同情。

天君一派和氣:“藥王這些年在天宮盡職盡責,本君都看在眼里,仙卿可是看中了誰?說出來,本君為你做主。”

藥王心中一陣激動,就等天君這句話,他想到女兒那摔門的模樣,立刻高聲道:“自然是云風上神。”

在坐的幾位仙官頓時面上一驚,看來是天宮的八卦沒有完全摸清么,在他們眼里那云風上神一直對青瑤緊追不舍,怎么突然殺出來一個藥王的閨女玉梨。

天君爽朗大笑:“天宮許久沒有這樣的喜事了,是該好好操辦。定下日子,本君親自為他們主婚!”

藥王拱手樂呵呵,跪叩向天君,正色:“同喜同喜,臣代小女玉梨謝天君賜婚!”

此刻,遠在扶云殿的景休和藥王洞的玉梨不約而同的打了個噴嚏。

桃花小筑院落,九宸景休林默并肩站在院落中央,弧度一致的抬頭往上看,正琢磨著怎么讓對方去修繕這個屋頂。

林默向前一步看著顯眼的大窟窿,回頭看著兩人:“不是說要修屋頂嗎?來吧。”

房前豎著一把梯子,九宸和景休對視,他揚了揚下巴,意思是說你先去。

景休一臉為難的搖了搖頭:“我大病初愈,就麻煩宋公子了。”

林默立刻看著九宸,狐疑著:“你會嗎?”

九宸立馬變了臉色,繃著臉,撩開衣擺開始上木梯,剛走第二格鐙子,鐙子便啪嗒一聲斷掉,他想也不想也知道是誰干的,頓時身形在空中一頓,緩緩落地。

林默捂著嘴驚呼一聲:“你沒事吧……”

九宸冷冷的看了眼老神在在的景休:“沒事,我笨手笨腳的,還是修公子上去吧。”

景休抬手推拒:“宋公子就莫要看我笑話了,我眼睛剛好,看東西總是模模糊糊的,只怕上去了跌的比宋公子還要慘。宋公子體魄健壯,又懂武藝,能者多勞,麻煩你了。”

九宸冷冷:“我看修公子的眼睛倒是明亮的很。”

“自己事自己知,宋公子請。”

九宸冷冷的看向景休,眼前這人似乎比魔君還要難纏,他只覺得一腔怒火幾乎就要壓制不住。

林默看著斗氣的兩個男人,無奈的嘆了口氣,靠他們還不如靠自己,她彎腰將裙子打了個結,綁到腰上,把兩個男人往邊上一推,自己直接踩到了梯子的第三格,她一個使力蹬了上去:“嗨!”

兩人一愣,轉過頭來,還未反應林默已經手腳麻利的爬了上去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