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五章 窮奇之禍(1)

窮奇展翅高飛懸于漁家小鎮上方,它身形如同一頭猛虎,背后生有寬大的翅膀,從空中掠過,攜卷著猛烈火焰,似乎要灼燒一切,它嘶吼著,有黑色的翎羽墜落下來,只見它越飛越低,落在地面上,沖著驚慌失措的百姓咆哮著。

街上紛亂異常,哭聲叫喊聲連成一片,窮奇張開巨口,一道火焰噴射而來!景休護著林默躲進了藥鋪,窮奇張開大嘴,又是一道火舌噴涌而出!直奔著跪在不遠處的朱自在師徒而來!

人流滾滾,有一人不走反而沖著窮奇走來,火舌噴涌,映的街道兩邊紅彤彤一片,九宸面色堅毅,眼看就到窮奇面前,他呵斥道:“孽畜!”手掌輕輕一揮,一道無形氣浪將火焰擊散,他回眸看了朱自在師徒二人,大袖一拂,朱自在師徒滾離原地,險險躲開余波。

朱自在禁制被解,麻利的爬起,捂著胸口咳了兩聲,回頭兩眼發光的看著九宸,應覺九宸是一方得道高人,高聲喊道:“仙師!仙師等等弟子!”

窮奇感受到危險氣息,猛地飛起逃竄,卻撞進了九宸的禁錮里面,金色的流光交織成一張聚網,將窮奇兜頭罩住,它四肢不停地掙扎,禁錮不為所動,然而沒過多久,禁錮突然有所松懈,窮奇掙脫開來,扇一扇翅膀,沖著遠方離去。

九宸捂著胸口面色蒼白,就在剛剛那一瞬間,他身體里的的火精暗淡了下來,慢慢的他的視線也逐漸變得模糊,身體搖搖欲墜,直接倒在了地上。

窮奇走后,藥鋪里滿是傷患,林默忙個不停,剛想找景休幫忙,便聽得一聲鷹唳之聲從遠方傳來,天邊飛過一只黑色大鷹,再一回頭,哪里還看得到景休的影子。

天邊濃云漸厚,山雨欲來,樹林里墨色濃重,有一人靜靜站在草叢里,突然,天邊的黑鷹掠下,緩緩變成人形,赤鷩向前一步,單膝跪下,拱手將寶青身受重傷內丹被毀的消息稟報給景休,景休眼眸深邃,看來他是要回去一趟了。

這邊,身體不適的九宸悠悠轉醒,發現自己已經躺在了桃林小筑內,林默在一邊守著他,眼睛發紅神情憔悴,兩人眼神突然對上,林默臉色烏云轉晴喜上眉梢:“宋公子?你醒啦!你餓不餓,鍋里熱著粥,我去端給你。”

九宸一把扯住她的手臂:“我……怎么在這里,那妖獸可有再來?”

林默似乎有哭過,她愁眉苦臉:“那位朱自在道長說你是去除妖,被妖獸所傷。你也太莽撞了,就算你學了些拳腳功夫,又哪里是妖怪的對手,貿貿然的跑過去,哪有不受傷的道理?能撿回一條命來,已算是造化了。”

九宸聞言目光炙熱:“你是在擔心我?”林默在他的目光之下,感覺自己似乎要被灼燒起來,猛地呼吸一滯。

不巧,有極其煞風景的聲音從廳堂傳了過來,朱自在興沖沖地跑了進來:“仙師!仙師醒了嗎?弟子來看您啦!”

林默如蒙大赦,猛地跳起來,抽出自己的手臂:“我先去廚房。”

九宸看著林默的背影,一臉不爽,無處發泄,朱自在師徒二人正跪著,在他的目光下頓時有些局促不安,只好硬著頭皮嘿嘿一笑,開始套近乎:“仙師醒了,嘿嘿,不愧是仙師,受了妖獸一擊也能立刻醒轉,仙師真是得道高人。”

九宸沉聲:“你是何人?”

朱自在噗通一聲跪在地上,叩首道:“弟子朱自在,字長清,乃是清風觀第三十八代傳人,弟子八歲修道,至今已有三十年整,平生所愿便是求得大道,斬妖誅邪!有幸得見仙師,是弟子的造化,還請仙師收下弟子,傳弟子屠魔之術!”包鎖柱瞪著大眼,左看右看,想了想也噗通一聲跪在一旁,干脆利索的磕了三個響頭:“師公!”

林默端著粥站在門口,見這架勢,不由得嚇住了。

九宸臉色黑的像是鍋底:“你起來。”

朱自在一個纏字訣使得漂漂亮亮,一直粘著九宸拜師,并且拋下狠話:“仙師不答應,弟子就在此長跪不起。”

從九宸受八道天雷封神起,想拜他為師的仙家子弟踏破門檻,他都沒看得上一個中意的,何況區區一介凡夫俗子,他瞇著眼不為所動,若有若無的哼了一聲。朱自在察言觀色,縮了縮脖子,心道自己恐怕又拜師無望了吧。

林默忍不住弱弱說道:“宋公子,這位朱道長,是你的救命恩人,是他們把你送回來的,不然你就被妖怪吃掉了。”

朱自在連忙說:“不敢當不敢當,就算沒有我師徒二人,以仙師的功力,也能自行醒來。”說完,朱自在滿臉期待的看著九宸。

九宸一臉不愉,在林默的目光注視之下,只好說道:“起來吧。”

朱自在大喜,砰砰砰連磕三個響頭,一個高跳了起來:“多謝師父!”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