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 :主頁 > 書庫 > 宸汐緣 >

第一百六十七章 窮奇之禍(3)

一盆藤蔓植物孤零零的擺放在林默窗臺上,有風吹來,上面的葉子輕輕地晃動。藤蔓盆下壓著一個對折的小紙條。太陽西垂,不知不覺已經是林默下工時間,她推開門打開窗,換上新鮮的空氣,舉手間冷不丁的發現了窗臺的兩樣多出來的東西。

她拿起紙條,上面字體無比熟悉,只見上面寫著:阿默,我家中有急事,暫且要回去一趟,這盆花你先幫照料著,過幾日我再回來,景休字。

突然,九宸走了進來,看到她拿著紙條發呆,詢問道:“阿默你這是怎么了?”

林默心情復雜:“修大哥走了。”之前怎么趕都不走,這次走的如此匆忙,看來是真的有要緊的事。

九宸瞟了紙條一眼:“走就走吧,萍水相逢,也無需特別掛懷。”正好少了個人跟他作對,豈不美哉。

清早,旭日初升,九宸緊閉雙眼,長長的睫毛微微顫動,他盤著膝蓋凝神打坐,神魂離體化作一個虛影,慢慢的飛向天宮。

踏入了扶云殿,他瞅著云風正坐在后山云海之間,手里握著一直酒壺,表情惆悵,時不時仰頭喝上一口,他湊過去,云風猛地一驚,嗆了口酒:“咳咳……師兄?”

九宸淡淡的掃了他一眼:“青天白日,你就喝上酒了?”

云風表情像吃了一口黃連一般,他因為婚事愁的不能好好吃飯睡覺了,能不喝酒么,他晃了晃酒瓶子:“難道喝酒還得挑時辰?倒是師兄你,天宮多少仙家洞府,你就這么神魂離體大搖大擺的進來了,也不怕撞到誰手里,把你當妖魔鬼怪給除了?”

九宸眺望云海,負手而立站在后山,也不回答,徑直說:“我有事要你去辦。”

云風嘆氣:“就知道沒事你不會回來,什么事啊?”

“那日你去天息宮中查看,確定沒發現絲毫異常嗎,景休犯了過錯被山靈國主關入了禁圉,那為何我還在凡間遇到景休。”九宸皺眉思考兩件事的關聯性。

云風恍然大悟:“那天……靈汐身邊的那個男人,是景休國師?”

九宸不置可否,淡淡說道:“翎月國主言行不實,怕是有所隱瞞,甚至可能出了什么禍事,否則景休堂堂一界國師,又何至于久留凡間?”

云風皺眉:“這事是很奇怪。”

“景休在凡間逗留許久,聽靈汐說,他剛來的時候身受重傷,眼睛也瞎了,以他的法力,很難傷成這樣,只怕山靈界是真的發生了大事。”九宸有些憂慮。

景休難得一臉正經,思前想后:“可是我天族和山靈族現在關系緊張,翎月國主已明確拒絕我們再插手此事,天君也不愿多惹事端,這個時候我們若再去山靈界探查,只怕會惹來兩族爭端。”

九宸點了點頭:“所以此事,你我都不便出面,讓含章去尋些下界小仙,到山靈界中去,暗中打探消息。若真是翎月與景休相爭也便罷了,但若有魔族從中作梗,就不只是他山靈界一族之事。”

云風:“是。”

事情既已拿捏好了,九宸難得贊賞了看了云風一眼,突然感覺到自己留在凡間的身體被人晃動,同時還有林默的聲音在耳邊響起,意識到不能繼續逗留了。

他轉身欲走,云風一把抓住他的衣袖:“上次跟你說過了,我的親事,真的很急,十萬火急,比山靈界瞎了眼睛的景休國師還急!婚期將近,天君根本不肯見我,我心有所屬,實在不能改弦易張。這種事,別人還有個長輩出頭,我卻自幼失去雙親,就只有你和師父,師父不講情面,我就只有你了,我思來想去……”

林默焦急的呼喚聲,在九宸耳邊響個不停,大有不把他弄醒就罷休的態度。

“宋公子,你怎么了?宋公子?宋公子?”

云風還想再說,九宸看也不看他,瞬間化作一道仙光消失在原地,只留下云風微張著嘴,一臉懵。

這廂,林默還在急急呼喚,她瞅著九宸這個樣子,怎么喊也喊不醒,怎么晃也晃不醒,多半是得了什么絕癥,心里漸漸惶恐不安,她驚慌抓住九宸的胳膊:“宋公子,你醒醒!你能聽得到我說話嗎?宋公子?”九宸被她拉扯的身體微微搖晃起來。

林默緊張的收回手:“這可怎么是好,也不像生病,難道是被什么邪物上身了。不行,還是先請孫大夫來看看。”事不宜遲,她拔腿往門口沖,九宸突然從后一把拉住她的胳膊。

林默回頭一臉驚訝的看著他:“你、你醒了?”她轉過身,眼里都是擔心:“我剛剛怎么叫你你都不醒。”

九宸面露尷尬,解釋道“我……睡得比較沉。”

林默懷疑的上下打量他,一副不是很相信的樣子:“我已經在家三日了,想看看你今日好點了沒有,如果好些了,我就去上工了。”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