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八章 窮奇之禍(4)

清風徐來,小筑里的桃樹微微搖擺,一根繩索從樹梢一直連到房梁,上面掛著幾件衣服,輕薄的衣衫正隨著風微微搖擺,白澤正在桃樹下打著盹,太陽從東邊沿著西邊緩緩轉動,不知不覺已是日暮。

林默從屋內走了出來,將衣服收攏抱在懷里,她手腳麻利,將衣服一件一件疊好,疊道九宸的一件外袍時,突然發現上面有個大口子,她眉毛一皺,將衣服拿起來左右比劃,是時候給九宸做一件新的衣裳了。

她想到便開始行動,跑到柜子旁邊打開抽屜一個個翻找,抽屜里似乎沒有找到,她拉開柜門,踮起腳尖,往上看,柜子很高,她搬來凳子,站了上去,繼續翻找。

咣當一下,凳子一晃!

林默搖搖欲墜,一只手從她身后伸過來,握住她的手,她站穩身形,低頭去看,九宸站在一旁:“做什么呢?”

林默松開九宸的手,自己跳下來:“找尺子,你的衣服破了,位置不好補,我想給你再做一身。”她低著頭,燭光搖曳,襯的她女兒嬌態畢顯。

九宸順著她的目光看過去,桌子上放著他的衣服,衣服上有個口子,他心領神會:“不需要尺子也能量的。”

云風曾經說過,談情說愛,不是坐而論道,別擺架子,男子漢大丈夫,能屈能伸,整天閉著嘴裝清高,什么姻緣都跑了。總之八個字,膽大心細,嘴甜皮厚,自然能無往而不利。

既然云風那句弱小更能幫助弱小的話有用,那么其他的話也顯而易見了,第一次,九宸對云風這個情場浪子一般的師弟肅然起敬,他暗暗吸了一口氣,上前一步,拉住林默的雙手,緩緩拽向自己后腰,讓她環抱住:“這樣量。”

林默的臉登時紅得發燙!:“不、不行的……”她抖著手想把胳膊抽回來。

九宸哪能放過她,他微微用力將她的小手緊緊貼在自己的腰上:“就這樣量,你得做衣裳呢。”

林默渾身都是僵的,許久,深吸口氣,試探著,一點點抱住九宸的腰身,輕輕一觸,就如碰電般放開:“我量好了,宋公子,你放開我吧……”

九宸見林默反應十分令他滿意,不禁笑彎了嘴角,才肯松開她,林默一蹦三尺遠,神色不安恨不得鉆進地洞里似的。

九宸趁熱打鐵再次走近,他身形高大,將林默的小身板籠罩的嚴嚴實實的,強勢到不容忤逆:“你就量腰圍嗎?不量臂長嗎?”

林默不敢直視他的眼睛,支支吾吾的:“不用了,我有數的。”她現在眼睛紅臉也紅,又緊張又羞澀,可又逃無可逃避無可避,她頭一回覺得這客廳是如此之小。

九宸一步步壓近,直到林默靠到柜子門上,兩手緊貼在門板上,幾乎屏住呼吸,他一點點伸展手臂,打趣:“怎么能不用呢?萬一你給我做得短一截可如何是好?量吧。”

林默硬著頭皮,心里狠狠一道,那就量吧,她鼓起勇氣上前一步,咬著唇,猶猶豫豫的伸出手,將指尖搭在九宸的手臂上,伸開中指拇指,從九宸的手腕開始,一扎一扎,向胸前位置移動……

好死不死,九宸說了一句:“百姓家夫妻便是如此吧。丈夫耕作,妻子織補。”

林默臉紅的快要燒了起來,她不敢搭話,只是默默的從左邊的手量到了右邊的手,九宸見狀突然把她的手握住,林默不由得一抖,恨不得尖叫,怎么辦怎么辦,她完全失去了任何反應能力。

她微微抬起頭,九宸低下頭,一時間四目相接,有無數的火花在半空中綻開,林默搖了搖頭,定下心神,九宸的唇輕啟:“量好了嗎?”

林默點了點頭,誰知九宸問道:“可記住了尺寸?幾扎?”

她怎么可能記得這些數字,不由得一陣茫然。

九宸輕笑,聲音醇厚如一汪清泉:“記性這么差,那你可得再量一次了。”

林默氣惱:“你戲耍我。”

九宸眼睛里滿是溫柔:“哪有。快量吧,別偷懶。”

林默撇撇嘴,繼續為他量身,臂長,背長,一扎一扎,溫馨且曖昧,燭火光圈朦朧,籠罩在兩人身上,一陣暖意緩緩彌漫開來。

九重天上御花園里,繽紛的花朵爭先恐后盛開,可惜花兒開的再美再艷麗,天君也無心欣賞了,眼下他迎來了近段時間最大的麻煩,那就是他指婚產生的連鎖問題。他每往前一步,身后的云風也跟著往前一步,后退一步身后的云風也跟著后退一步,云風跟他跟的緊緊的,哪怕他想休息一會兒,身邊也會杵著一個云風。

天君不由得一臉無奈。

云風拱著手:“天君,云風有重要的事情想向您請旨。”

天君頭漸漸大了:“你要說什么本君知道,本君告訴你,你和玉梨的婚事已定,悔婚一事你想都別想。”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