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一章履薄臨深(3)

大越國的某間客棧里,景休神色憂愁的盯著床上的人兒,眉宇間解釋擔憂的情緒浮現著。

忽然拇指上的扳指發出一抹妖異的光芒,帶著灼熱的溫度映襯著景休的眼睛,他眼眸微動一下,似乎有所感應,嘴角浮現出一抹冷笑來。

忽然袖子被人扯了扯,力氣極小,景休驚喜的轉過頭,一邊喊道:“寶青……”

原以為寶青醒了,可床上的寶青只是皺了皺眉頭,閉著眼睛沉睡著,只是臉上的表情很不安穩,仿佛正做著不好的夢境。

赤鷩不知道什么時候走進了屋子,站在景休的身側低聲的問道:“國師,公主怎么樣了?怎么還不醒來?”

景休眉宇之間深深地擰著,手指輕柔的拂過寶青的臉頰,說道:“她命珠受損,內傷極重,一時半會醒不了的。”

赤鷩聞言不由得擔憂不已,焦急的拍著手:“那該如何是好啊?”

景休聞言只是低聲的嘆息了一聲,正要說話,卻見寶青忽然痛呼一聲,身子弓了起來,臉色十分的痛苦,不過片刻,便已是滿頭大汗了。

景休趕緊上前,扶著寶青,擔憂的喊道:“寶青,你在怎么樣了?”

寶青身體瞬間失去力氣,跌回床上,虛弱的顫動著眼皮睜開,搜尋到景休的身影,弱弱的喊了一句:“景休哥哥~”

又是一陣陣痛襲來,寶青吃力的咬著貝齒,眼淚朦朧的看著景休,害怕的問道:“景休哥哥,我好痛啊,我這是要死了嗎?”

薛麗緊鎖眉頭,不停的說道:“不會的,不要胡說,我不會讓你死的,別胡說……”

話音還未落下,寶青便忽然偏頭一口鮮血吐出,臉色頓時蒼白如紙。

“寶青!”薛麗臉色大變,赤鷩也忍不住上前一步,擔憂的喊道:“公主!”

景休來不及擦去寶青嘴角的血漬,雙手并用,扶著寶青盤坐起來,隨后也盤腿坐在寶青的身后,抬手提氣運功,一顆散發著淡淡光芒的珠子從薛麗的眉心飛出,懸空在寶青的頭頂。

珠子散發著神光,籠罩著寶青的身體,寶青的臉色明顯開始好轉。

赤鷩見到景休的行為,不由的大吃一驚,擔憂的低吼一聲:“國師!”聲音帶著惶恐和不贊同。

可景休并未理會赤鷩的提醒,只是手中用力,運起功夫讓珠子的光芒更甚,不一會兒,寶青的臉色便紅潤了起來。

直到徹底沒了蒼白之色,景休才緩緩收回珠子,沒入體內。

景休臉色慘白的扶著寶青躺下,赤鷩看著景休難掩疲色,不由的擔憂的說道:“國師,你之前本就受了傷,如今又用命珠替公主療傷,萬一傷了根本,后患無窮啊。”

景休不在意的搖了搖頭:“命珠是我們山靈一族的根,寶青的命珠損毀嚴重,若不這樣,她恐怕難逃一死。”

說著,又抬起頭看著赤鷩,說道:“我只是暫時穩住了她的傷勢,如今只有我宮中的續靈丹才可以救治,我必須親自回去一趟。”

說著,就要往外面走,可赤鷩側身擋住了景休的去路,搖頭說道:“不可,國師,山靈界已被仲昊占據。天息宮更是守衛森嚴,你這是孤身一人前去,恐怕……”

話還未說話,景休就抬手打斷了他,面色凝重的說道:“不用擔心,我自有辦法,你只管照顧好寶青,等我回來。”

說著,抬腳化為一道光芒,消失不見。

而此時此刻,漁家小鎮的藥鋪,可謂是忽然熱鬧了一番。

孫大夫抬手按住一臉流氓混混模樣的男人,輕聲呵斥:“別動,上藥了。”

身側站著的關大娘也趕緊吼道:“徐海,老實點。”

徐海被孫大夫按住傷口,疼的齜牙咧嘴的,不由得皺眉說道:“哎呦,孫老頭你輕點,疼死我了。”

一旁的伙計將藥敷在徐海的傷口上,孫大夫便故意下了重手包扎,沒好氣的數落著:“你還知道疼?之前跟那些人打架的時候怎么不知道疼了?”

徐海翻了翻白眼,齜牙咧嘴的說道:“啰嗦,在這樣老子就不來你這看病了。”

惹的孫大夫沒好氣的再一次按的徐海痛呼,:“混賬小子,愛來不來。”

處理完傷口,孫大夫快筆寫了一房子遞給一旁的伙計,吩咐他去抓藥。

關大娘看著徐海吊兒郎當的模樣,氣的揪了揪孫大夫的胳膊,悄悄地埋怨著:“你管著流氓作甚?小心招惹禍事。”

徐海痞氣的笑了笑,也不在乎關大娘的話,只是沖著內堂抓藥的伙計吼道:“多抓點,省得在跑一趟。”

正笑著,忽然看見林默從內堂端著簸箕走了出來,太陽的光芒散落在她身上,仿佛天上的仙女一般,讓徐海眼睛都看直了。

不知不覺便走了上去,伸手去勾林默的下顎,問道:“孫大夫,這是你家新來的伙計?可真俊啊。小娘子,可許了人家?”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