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二章 履薄臨深(4)

林默走到街道上,可能是因為中秋的緣故,街道上到處都是叫賣月餅的商販,林默想著院子里的九宸,腳步便不由自主的走到了一家賣月餅的攤前。

商販熱情的對林默招呼著:“姑娘,買點月餅吧?自家做的,香甜軟糯,要不要嘗嘗?”

林默捏了一小塊月餅嘗了嘗,笑著點了點頭,從懷中掏出幾文錢遞給商販,笑著說道:“包兩個吧。”

商販收了錢,自然是笑嘻嘻的包好月餅,招呼林默離開。

林默擰著月餅問了問,聞見那香香的味道,不由得笑了起來,笑容明媚又清澈。

走上回家的小道,街上的行人便少了許多,林默忽然收斂了笑容,疑惑的回頭望去,好像有人在跟著她呢。

可是轉頭看過去,身后除了幾個行走的路人,也并沒有什么人在跟蹤她呀。

疑惑的甩了甩腦袋,她抿了抿唇瓣,深深呼吸一口氣,抬腳繼續朝前走了過去,也許是她想多了吧?

臉上重新掛上笑容,可嘴角還沒有徹底的揚起,脖子便忽然被人砍了一刀,緊接著,漸漸失去了光明,失去了意思,身子軟軟的倒地,手中的月餅卻落在腳邊的地面。

徐海的一個跟班笑著對徐海打了一個手勢,說道:“海哥,成了。”

徐海警戒的四處看了一眼,低聲催促道:“別廢話,趕緊走。”

于是跟班便扛著林默,朝著無人的巷子里走了過去。

正巧包柱子從這里路過,晃眼間朝著巷子里看了一眼,什么也沒有見著,不由得摸了摸腦袋。

嘀咕了一聲,繼續走著。

然后發現了地上的月餅,他彎腰撿起來一看,是一包藥和兩包月餅。

包柱子疑惑的四處看了看,沒有看見東西的主人,便甩了甩腦袋,呆呆的擰著東西朝著桃花小筑走去。

到了桃花小筑,大家都在院子里坐著,白澤慵懶的趴在石凳上打著盹,朱自在則蹲在門口嘴里咬著一根狗尾巴草,眼神飄忽著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、

包柱子遠遠的看見朱自在,不由得咧嘴大笑著喊道:“師父,師父,我回來了。”

朱自在蹲著沒有動,直到包柱子跑到跟前,大口的喘著粗氣,才慵懶的抬了抬眼皮子,淡淡的問道:“回來了?”

包柱子重重的點了點頭,神色憨憨的的問道:“師父,你蹲在門口做什么呀?”

朱自在翻了翻白眼,說道:“等你回來埋我呢,快餓死了。”

說著起身朝著屋子里走去,一邊埋怨著說道:“叫你去買點吃的,怎么這么慢?笨手笨腳的樣子,以后怎么接替為師的衣缽?”

包柱子聞言傻傻的露出牙齒,笑著從包里拿出剛才見到的月餅,說道:“師傅,這是我在路上見到的月餅,你先嘗嘗,墊墊肚子。”

朱自在聞言眼睛一亮,轉身快速拿走包柱子手上的月餅,正急著打開呢,就瞟見包柱子包里的藥包,不由得伸出手摸著包柱子的額頭,問道:“你生病了?怎么還去買了藥?”

包柱子聞言反應慢一拍的掏出藥包,說道:“哦,這個是我和月餅一起撿的,不是我的。”

朱自在聞言松了一口氣,隨后又抬手給了包柱子一個暴栗,沒好氣的說道:“你撿藥做什么?又不能隨便吃,還占地方。”

包柱子聞言憨傻的摸了摸腦袋,說道:“師父你給我的銀子叫我弄丟了,所以我沒買到東西。”

說著又急忙說道:“不過,我撿了月餅,師父吃月餅,我喝藥就好了,反正是強身健體的,沒事的。”

朱自在聞言瞇著演講,咬著牙齒,想要忍住再給包柱子一個暴栗的沖動,不過沒忍住。

可就在他抬手之間,忽然看見包柱子手上的藥包上印著孫記藥鋪四個字,不由得皺眉說道:“孫記?你師娘的藥?”

這個時候一直沒有反應的白澤忽然走上前,在包柱子手上的藥包聞了聞,又在朱自在手上的月餅上嗅了嗅,忽然臉色一變,咬著包柱子的腿,嗷嗷的叫著。

朱自在也似乎是想起了什么,忽然惱怒的一巴掌拍在包柱子的頭上,氣憤的說道:‘你個蠢貨,怎么早點說,你師奶奶出事了。’

說著,朝著九宸的房間跑了過去,大喊道:‘師父,師父…… 出事了……’

一道光芒閃過,朱自在還沒有跑進屋子,九宸便出現在門口,眉頭緊皺,不悅的說道:“吵吵什么,有話好好說!”

朱自在急剎步子,穩住心神,匆匆說道:“師父,不好了,師娘她…… 可能出事了。”

“什么?”九宸的眸子猛然大睜,微微側頭,一絲淡淡的光芒在身上浮現,不仔細看還看不出來。

似乎是感應到了什么,再一次睜眼之時,九宸的眼眸中充斥著暴怒的神色,嚇的朱自在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