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 :主頁 > 書庫 > 宸汐緣 >

第一百七十四章 情深難渡(2)

到了孫記藥鋪,林默和九宸揮手說再見,等看著九宸離開,才走進藥鋪。

剛好對上了關大娘的眼睛,關大娘打趣的看著林默,說道:“修公子這才走了幾天哦,真是可憐喲…… ”

林默聞言臉色尷尬不已,低聲反駁著:“大娘不要打趣我了。”

關大娘笑瞇瞇的湊了過來,靠近林默的臉頰,問道:“阿默,你真的看中這位宋公子了?”

林默臉色羞紅的低著頭,沒有回答,但看那神情,已然是關大娘猜測的樣子。

關大娘輕輕的嘆息了一聲,說道:“要說著宋公子,自然也是一表人才,又是出身于官宦世家,又有功名,更是與你從小相識,青梅竹馬,還有婚約在身,到底也是良配。”

林默沉默的絞著指頭,聽見關大娘的話,神色控制不住的露出竊喜。

接著又聽關大娘說道:“只是你跟了他,就要回家了。這么一想,關大娘還是挺舍不得你阿默的。”

“回家?”林默一愣,有些反應不過來。

關大娘悠悠的瞪了林默一眼,解釋道:“對呀,你們兩家是通家之好,此次他又能追到這里來,等了這么久,也算是有心了。到時候成親,你們難道不回家嗎?”

林默聞言頓時愣住了,她還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問題呢。

太陽正好,朱自在在大街上擺了一個算命的攤子。

他坐在攤前,面前桌上放著一堆黃紙,一盤朱砂。朱砂已經見底,桌腿上還掛著一直裝著銅板的袋子。

朱自在仿佛一個神棍一般,卻被單純的百姓當做了天師,時不時的有人上來詢問朱自在最近發生的怪事。

一說到碼頭湖里的那兩尊冰像,人人都覺得事出反常,明明是炎炎夏日,卻能冰封一直不化,而且湖水都未結冰,淡淡只是冰封了徐海和他的跟班兩人。

怎么看也不像是正常發生的人,保不齊是什么妖孽出沒,徐海兩人正好倒霉的遇見了。

朱自在見百姓都面露憂色,心里難安,于是妝模作樣的用朱砂畫了符紙,不但賺了銅錢,也安撫了百姓的心。

忽然,他正接待另一名百姓呢,那百姓就忽然靜止了,而且不止他一個人,整條街的百姓都被人施法定在了原地。

朱自在疑惑的四處張望著,九宸就忽然出現在他面前,嚇得他趕緊行禮。

九宸卻并非像往常一樣讓他起來,只是淡淡的掃了一眼桌子上畫了一般的符紙,面無表情的說道:“本尊竟不知,你還有這等本事?”

朱自在聞言訕訕的笑了起來,討好的說道:“百姓無非只是求個心安,弟子也正好討個糊口錢,師父若是不喜,弟子這便不做了。”

九宸緊蹙眉頭,冷喝道:“投機取巧,難承大用!”

聽出九宸話中的冷意,朱自在趕緊磕頭告罪:“弟子知錯,懇請師父指點。”

九宸盯著朱自在,忽然攤開掌心,仙光一閃,一張拜帖便出現,被九宸一推,就緩緩飄到了朱自在的面前。

看著朱自在接過拜帖疑惑的眼神,九宸淡淡的說道:“你拿著本尊的拜帖去南平州紫燕山青松洞府,尋一位青松上人,他見了貼自會留你在洞府修行。”

朱自在愣愣的捏著拜帖,望著九宸說道:“師父要趕徒兒走?”

九宸低頭盯著朱自在的眼眸,認真的說道:“本尊有要事在身,無暇教你,待你學成之日,他會帶你來見本尊。”

說完,一個仙光閃過,便消失在街上到了,街上的人也恢復了正常,似乎剛才的一切都沒有發生一樣。

包柱子看著自己的師父跪在地上,不由得上前去扶,憨厚的問道:“師父,你跪在地上做什么?”

朱自在后知后覺的站起來,看著手中的拜帖,不由得笑著拉著包柱子的手,說道:“走了,咱們去求大道。”

山靈界的界碑處,狂沙漫天,陰風陣陣,太陽掩藏與風沙之后,幾穿著胄甲的士兵,提著鋼刀,一臉煞氣的守衛在界碑處,看身上的氣息,已然是入了魔了。

忽然一道神光從界碑中閃現,景休獨自一人走在曠野之中,看似緩步行走,身型卻在幾個閃爍之間,化作殘影,消失不見。

而天宮之中,司命正恭敬的立于天君之下,聽候天君的問話。

“桑南星君下凡渡劫,已有五萬余年,為何仍未歸來?”天君翻著司命的名簿威嚴的問著。

司命恭敬的作揖回到:“回稟天君,桑南星君的情劫尚未完成,所以還需要些時日。”

天君聞言皺眉說道:“區區一個情劫,何須五萬年,你是司命殿的主位星官,此事你去料理。”

司命面露難色,卻也只能拱手到:“‘是。”

出了大殿,司命微微嘆息一聲,轉身消失在大殿門口,朝著桃林飛去了。

細雨過后的桃林,郁郁蔥蔥,帶著雨后的清新,讓人心曠神怡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