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五章 情深難渡(3)

天息宮的大殿里,仲昊坐在高高的王座上,手撐著額頭,閉著養神。

忽然大殿的門無風自開,一陣低沉的聲音飄了進來,喊著他的名字,放在一旁的魔刀,忽然閃爍著凌厲的幽光。

伴隨著那道聲音的再一次響起,仲昊猛地醒了過來,側頭看向發光的魔刀,眼神凝重。

片刻之后,仲昊握緊魔刀,飛身出了大殿,到了幽都山的黑蓮畔。

崖壁之上,漂浮著一朵黑色的蓮花,冒著黑色的霧氣,黑氣映襯的周圍也是漆黑一片,幾乎看不見此地原有得模樣了。

“唰!”

仲昊剛剛落地,黑蓮之中便伸展出一道鞭影,惡狠狠的抽在仲昊的身上,仲昊的身體被這凌空一抽,在半空中翻了個身,又重重的摔在地上。

仲昊驚恐不安的匍匐在地上,隨即黑蓮之中出現一道冷漠的聲音,訓斥著仲昊。

仲昊被鞭影抽中的地上,冒著森森的黑氣,一種難以忍受的絞痛傳遍全身,仲昊卻只能緊張的忍著疼痛,恭敬的聽著魔君的訓斥,一邊時不時的告罪。

等到魔君的怒氣稍微平復了一些,仲昊才將尋找靈汐的消息匯報給魔君。

到現在都沒有找到被九宸送下凡間的靈汐,仲昊也心急不已,可魔君卻更是心急,不由得又幻化出一道鞭影,無情的抽在仲昊的身上,冷聲說道:“你要記住,本君能給你的,自然能拿回來。九宸送她去凡界歷劫,若是渡劫成功,魔氣消散,壞了本君的大事,本君拿你是問。”

黑蓮之中黑氣縈繞,魔氣蒸騰,仿佛在映照著魔君半帶威脅的花。

仲昊僅此,更加恭敬的說道:“魔君息怒,天宮已然生了疑心,不時派人來山靈界,若是被他們發現,派來大軍,那萬事休矣。為今之計,只有先打開縛靈深淵,放我魔族大軍入境,到那時,天宮都不怕,還怕一個小小女仙嗎?”

仲昊說的有鼻子有眼的,魔君沉吟片刻,選擇了相信。除此之外也別無他法,于是魔君放狠話道:“若你敢再戲弄本座,本座定不饒你。”

仲昊緊張不安的拱手:“屬下不敢!”

再一聲冷哼,黑氣漸漸消散,黑蓮也恢復了平靜。

回到大殿,仲昊神色疲憊的坐在高高的王座上面,召來了黑蚩和欽原。

看著底下站著的黑蚩和欽原,仲昊捏了捏眉心,問道:“要你們辦的事情如何了?”

黑蚩和欽原相視一眼,然后黑蚩抱拳說道:“已經派人去查了,暫時還沒有消息。”

仲昊聞言猛地睜開眼睛,等著黑蚩的眼眸里充滿了戾氣,一拍手掌,說道:“你是怎么辦事的?”

察覺到仲昊身上的怒氣,黑蚩不由的猛地跪在地上,繃著臉色。

然后就聽仲昊說道:“讓你們去找人,找了這么久也沒有找到,你們是怎么做事的?有沒有用心?”

黑蚩低著頭,趕緊認錯,“是屬下疏忽,屬下已經責備下面的人加緊去尋找,很快就能找的。”

仲昊冷哼一聲,沒有說話。

倒是欽原瞟了一眼黑蚩,后看著仲昊,抱拳說道:“義父,血月之夜快到了,縛靈深淵這邊到時也需要黑蚩大人,他也是分身乏術了,義父就別責怪他了。”

仲昊深呼吸一口氣,抬眼看著黑蚩,說道:“魔君說九宸戰神安排那小仙下凡歷劫去了,一旦歷劫成功,魔氣消散,那小仙重回天宮,魔君將再無希望出來了。所以此事要抓緊時間來辦,一定要在那小仙回歸之前,把人給抓回來。”

“是!”黑蚩拱手應承。

仲昊便不再多言,揮了揮手,神色疲憊的讓人出去了。

黑蚩和欽原一起退出大殿,剛剛出門,黑蚩便對欽原說道:“剛才多謝你為我說項。”

欽原淡淡的看了一眼欽原,神色冷淡的說道:“之前你也幫了我,我不過是投桃報李。”

黑蚩聞言,嘴角帶著一抹曖昧的笑容,靠近欽原,說道:“欽原大人是個多情之人,做兄弟的怎么能不成全?”

“只是聽說那寶青公主逃走時受了傷,也不知道這會兒人在哪里,有沒有危險?”黑蚩微微靠近欽原,挑眉說著。

欽原對黑蚩的親近之意好不在意,也沒有答話,便轉身快步離開了。

欽原獨自一人走在宮道上,耳邊回蕩著黑蚩意味深長的話語。

不由得皺起眉頭,深深嘆息一聲。看著遠處的黑壓壓的天際,低聲呢喃著:“你到底在哪里?”

有沒有好一點了?

這么久了,他一直在背著義父偷偷打聽的寶青的消息,只是一直都沒有什么收獲。

欽原記得寶青公主離開的時候,似乎是真的受了很重的傷,不知道這個時候復原了沒有。

忽然又自嘲的笑了笑,欽原啊欽原……你的義父登上了王座,逼得寶青公主只能狼狽的遠走他鄉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