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 :主頁 > 書庫 > 宸汐緣 >

第一百七十六章 情深難渡(4)

天宮上的司命宮里,開陽和含章坐在司命殿上喝酒閑聊,打發時間,而從桃林回來的司命,卻不聽的在殿里,來回的踱步,明顯的坐立不安。

開陽無奈的抬頭看著司命,揉了揉太陽穴,說道:“你能不能坐下,晃的我眼都花了。”

司命來回的走了幾步,緊張的搓著手掌,盯著開陽說道:“我可能惹了大麻煩了。”

含章聞言,不在意的笑了笑,拿著酒杯喝了一口,說道:“你能惹什么麻煩?你是拔了天雷真君的胡子?害死搶了云風上神的紅顏?著九重天上有神尊哄著,出了這兩件事情,別的都不算麻煩。”

可司命卻還是滿臉愁容,活像是吃了兩只蒼蠅一般,臉色難看,一副有苦說不出的樣子。

含章楞楞地的看著司命的神色,有些遲疑的吞了吞口說,小心的問道:“你真的得罪了天雷真君?”

司命搖了搖頭。

含章又問:“那……你是調戲了青瑤醫官?”

司命再一次搖了搖頭,可又臉色難看說道,“不過……哎……也差不多了。”

含章一愣,開陽也仰頭喝了一口酒,斜眼看著司命,說道:“那你死定了,云風上神一定會把你大卸八塊的,你愁也沒用,趁現在腦袋還在脖子上,多喝幾口酒吧。”

說著,還將一壺酒遞給司命。

司命惱火的踢開酒壺,唉聲嘆氣的,一副大禍臨頭的模樣。

這不,有時候啊,人就經不起念叨。

不過片刻的功夫,司命便和云風一起走到了天宮的宮道上了。

空中俯浮云朵朵,仙氣環繞,但這樣的景色,看的久了,也不免多了些許厭煩。

云風有些懨懨的問著司命各種事情,從九宸和靈汐,到天宮的某些傳聞,可總是覺得心中空落落的,有種煩悶的情緒,一直憋在心口,怎么也發泄不出來。

司命一邊心驚膽戰的回應著云風的話,一邊思索著該怎么和云風上神說關于青瑤醫官的事情。

或者說該怎么處理這件事情,才能皆大歡喜。

聽見云風忽然說府云殿冷清,司命魂不守舍的隨口提議:“上神若是覺得煩悶,何不出去走走?”

云風聞言忽然一拍手掌,頓時想到了一個地方,臉上的笑容便要溢出臉頰了。

想著,云風欣慰的拍了拍司命的肩膀,說著:“你的提議不錯,我先走了。”說著就要轉身離開。

司命忽然想起什么,警覺的問道:“上神,這是要去哪里?”

“桃林。”云風回頭露出燦爛的笑容。

司命頓時緊張了起來,心道一聲壞了。趕緊上前,說道:“上神留步,留步!這青丘,昆侖,南岳,都可以去,實在不行,四海也可以,何必非要去那桃林呢?”

云風不在意的揮了揮手,笑著說道:“去哪兒無所謂,重要的是人。行了,你自己回去吧,本上神去桃林了。”

說著就要走了,司命又急切的擋住了云風的去路,腦袋飛快的轉著,要想個什么法子,阻止云風去桃林。

可他支支吾吾,半天也沒有說出個所以然來。

搞得云風狐疑的看著司命,不耐煩的問道:“你到底有什么事情?吞吞吐吐的。”

司命聞言閉著眼睛一橫,然后看著云風緊張的說道:“上神,小仙最近忽感心神難安,掐指一算竟是有禍事臨頭,若真如此,云風上神定然不會坐視不理吧?”

云風慎重的摸了摸下巴,點頭說道:“我等神仙遇大事之間,必有預兆,你到底酸算出什么了?”

司命拱手說道:“小仙,小仙算出,近日可能會有血光之災。”

“這么嚴重?”

司命眼巴巴的看著云風,點了點頭,說道:“云風上神,你我同在天宮數萬載,交情甚篤,便是比作手足兄弟也不為過吧?若是小仙,小仙……”

云風猛地拍了拍司命肩膀,信誓旦旦的說道:“你放心,若是出了什么事情,本上神一定會護你周全。”

司命緊張的摸了摸額頭并不存在的汗滴,試探的看著云風提議讓他陪著自己喝一杯,美名其曰,是撫慰他大事降臨前的憂傷。

云風有些遲疑的看著司命,一邊想著桃林的青瑤,一邊看著司命可憐巴巴的小眼神,心中一時間,難以取舍。

就在這時,十三的出現解救了云風的難以取舍。

云風看著十三,對她提起了司命邀請他喝酒一事,并主動邀請十三也一道前去。

哪知十三一聽是司命殿的酒,就嫌棄的擺了擺手,說道:“嗨,他能有什么好酒?要喝酒,還得去桃林,上次我……”

話還沒有說完,便被司命捂住了嘴巴,驚慌的說道:“十三,我忽然想起還有事要和你說,你隨我來。”

說著,對云風說道:“云風上神,對不住了,我先忙去了。”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