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七章 囅然而笑(1)

夜深了,林默抱著白澤坐在臺階上,望著夜晚的星空,無聲的嘆息著。

白澤老老實實的趴在林默的腿上,時不時的動了動尾巴,眸子輕輕的磕著,仿佛根本不知道身邊人臉上的愁容。

忽然,它的眼皮微微抬了一眼,看著九宸落座在身邊,又閉上了眼睛,安然的享受著此刻的恬靜。

九宸側頭看了一眼林默,見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,一直出神著,不由得伸手順了順她的發絲,低聲問道:“林默?怎么了?”

林默被九宸的聲音驚醒,眼中藏著一閃而過的慌亂,抬眼看著九宸溫柔的笑臉,腦海中卻又想起近日里的滿城風云。

不由得輕微勾了勾嘴角,掩飾著說道:“沒什么。”

然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氣,說道:“這里真美啊。”

九宸沉默的抿了抿唇瓣,沒有拆穿林默的顧左言他,只是眼眸深邃的看著林默,等待著她接著說下去。

林默抬眼看了看天上的明月,帶著清冷的光芒灑落在大地上,代替太陽為夜晚的行人,照亮前方的路途。

不由得聳了聳肩膀,笑著說道:“雖然這里真的很不錯,但是總是不及大城的繁華的…… ”

九宸微微擰著眉頭,淡淡的看著林默,林默感受到九宸帶著審訊的眼神,不安的低下了頭,躊躇了幾秒鐘,還是抿著唇瓣說道:“宋大哥,離家有很久了吧?是不是該回去了?”

九宸的五官已經皺在了一起,這些天的林默總是怪怪的,時常發呆,時常說一些奇怪的話來,他總是不能理解。

可是又不知道怎么開口去問。

九宸收回眼神,神色莫辨的抬頭看著天空,聲音微冷的反問:“你,又在趕我回去?”

林默聞言一驚,緊張的擺著手,說道:“我沒有……”卻又在九宸再一次投過來的眼神注視下,聲音越來越小的說著:“我只是…… 我…… ”

直到沒了聲音。

林默懊惱的收緊了手掌,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些什么了,只能沉默的咬著貝齒,低著頭,躲避著九宸復雜的眼眸。

又是一個失眠的夜晚。

傾城天色還未大亮,林默便就著鳥雀的聲音起床,簡單的收拾好自己,然后小心翼翼的推開房門,又推開院落的門,走了出去。

臨走時,回頭看了看九宸安靜的房間,默默的垂下了眼睛。

林默一路提著心,抱著一團稻草來到碼頭,緊張的四周望了望,見周圍都沒有人,才緩緩平息了一下撲通直跳的心臟,朝著湖水邊走了過去。

來到被冰封的徐海兩人身邊,林默手忙腳亂的將稻草堆在兩人的冰像下,掏出準備好的火折子,點燃。

微微后退,林默盯著稻草一點一點的燃燒到旺盛,卻絲毫不見冰融化的模樣,不由得愁眉苦臉的嘀咕一聲:“怎么燒不化啊。”

說著,又掏出準備好的小鐵錘,深呼吸一口氣,抬手朝著徐海的胸口位置狠狠地砸了下去,下手時,還誠心的念叨了一句:“我沒想把你怎么著,我只是想把你們弄出來,對不住了。”

說著,拿著小鐵錘狠狠地砸了好幾下,都不見冰像有意思裂縫的痕跡。

正當她要繼續想辦法的時候,身后忽然傳來了一陣冰冷的聲音:“你在干什么?”

林默嚇得丟掉了手中的鐵錘,轉身就看見九宸站在不遠處,負手而立,冷漠的看著她。

林默被這樣的冷眸盯得哆嗦了一下,刻著牙齒說道:“你,你什么時候來的?”

九宸沒有理會林默,只是抬眼看了看遠處的徐海冰像,面無表情的說道:“你要救他?”

林默抿著唇沒有吭聲,只是神色已經回答了九宸的話。

九宸的眸子更加的深邃了,依舊面無表情的問道:“你忘了他是怎么對你的嗎?”

林默低著頭,不敢去看九宸的眼睛,只是盯著自己的腳尖,嘟囔著小聲反駁著:“我不是想救他,我只是擔心你……”

聞言九宸的眸子不由得溫柔了一分,看著垂著腦袋的林默,問道:“擔心我什么?”

林默猶豫了片刻,忽然抬頭,眼神帶著一抹倔強和堅定,說道:“七月炎熱,卻凍了個人在這里,冰封不化,鎮上已經傳得沸沸揚揚了,聽說有富商專門請回來天師做法除妖,我…… ”

幾句話,瞬間化解了九宸心中的不舒服和冷漠 嗎,他緩緩上前,勾著一抹笑意,問道:“阿默是害怕我會受傷嗎?”

林默下意識的點了點頭,抬起頭,面容凝重的盯著九宸,說道:“宋大哥,我知道你是為了救我才…… 但……聽聞那天師十分厲害,你雖修習了術法,想必也不是他的對手。”

說著,猶豫了一會兒后,繼續說道:“要不然我跟你回家吧?離家也久了,我……還是挺想念爹娘的…… ”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