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八章 囅然而笑(2)

山靈界,神光裹挾著黑氣襲來,兩名站崗的魔兵頓時倒地不起,景休緩緩走了過來,目不斜視的掠過兩個人,徑直走到房門前,推門而入。

穿過大廳來到一排架子前,景休抬手施展神力,架子上原本隱藏的黑匣子露出了原本的面目。

景休走上前,打開黑匣子,露出里面的雜物,他從里面拿出一只瓷瓶,默默地看了一眼,神色稍定。

正要合上黑匣子,忽然景休的耳郭一動,眉頭狠狠地皺了起來。

忽然大門被人用暴力沖開,頓時一道亮光猶如閃電猛地攻擊著沖進來的人。

“咣”的一聲,門外之人落地,倒退了好幾步,才站定身子。

景休一手拿著瓷瓶,一手握著兵刃,冷冷的看著地單膝跪著的欽原。

欽原站起來抬眼看著景休,皺眉說道:“是你!”

景休目光冰冷,一言不發的戒備著欽原,欽原捏了捏刀柄,臉色漸冷:“你竟然沒死,還敢回來?”

景休緊緊地盯著欽原,不在等待,率先拿著刀刃攻擊了上去,兵刃相撞發出刺啦的聲音,閃爍著火花。

房間內神力涌現,沒多久的功夫,欽原就落了敗勢,雖然不敵景休,卻也不會輕易被斬殺。

兩個人一時間,僵持的糾纏在了一起。

忽然兩個人的臉色都變了起來,欽原看了一眼景休手里的瓷瓶,神色恍惚了一下,就被景休趁此機會重傷。

在門外的人到達之前,景休神光一閃,便消失在屋子里。

黑蚩推門進來的時候,看見嘴角帶血的欽原,皺眉問道:“欽原?發生什么事了?”

欽原垂眸,掙扎著站了起來,面無表情的說道:“景休回來了。”

說完,也不理會黑蚩,徑直朝著門外走去,留下黑蚩一臉陰沉的打量著欽原的背影,微微挑眉,似乎察覺到了什么。

凡間的桃花小筑,天氣晴朗,微風輕拂在炎熱的夏天帶來一絲涼爽。

林默抱著小算盤和九宸坐在院子里,各自不打擾的坐著自己的事情。

很軟林默一把抱著算盤拍在桌子上,發出一陣響聲,說道:“我決定了!”

九宸淡定的喝著茶,并未被身邊的一驚一乍影響到。

林默沒有得到回應,不由得湊上前,盯著九宸問道:“宋大哥,你不問問我決定了什么?”

九宸聞言,放下茶杯,抬眼看著林默,一片配合的問道:“你決定了什么?”

林默興奮掰著手指,笑容滿面的說道:“我在想,我們天天買雞蛋是不是太不劃算了,如果我們能這樣做…… ”

林默噼里啪啦的說著,九宸一臉配合的認真聽著,沒過多久,一個完整的養雞大計就呈現在九宸的耳邊,惹得他不由得勾唇笑了起來。

說完這項偉大的計劃,林默笑瞇瞇的拜托九宸在家處理雞窩和搭建圍欄的事情,自己一蹦一跳的出門上工了去了。

走到孫記藥鋪,林默心情很好的對遇見的每一個人打招呼,然后歡樂的抱著簸箕處理曬好的藥材。

忽然關大娘神神秘秘的走到林默的身邊,低聲說道:“阿默,你聽說了沒有?碼頭上的冰坨子解凍了,而且徐海竟然沒有死呢。”

林默眼神眨了眨,嘴角的笑容收斂了一點,說道:“是嗎?”

關大娘有絮絮叨叨的對林默說著徐海的種種狀況,很是稀奇,惹得孫大夫也側目看了過來。

直到關大娘說徐海神叨叨的跑過來詢問了養雞的事情,林默才給了一點別的表情,愣了愣,然后繼續手上的活計,絲毫沒有察覺到關大娘和孫大夫異樣的眼神。

漸漸的,便不再將關大娘的那些’傳說’放在心上了,又想起了自己早上的養雞大業,不由得心情十分好的哼起了小曲,惹得關大娘和孫大夫,更加的疑惑了,一天都偷偷的打量著林默。

與此同時,桃花小筑里,九宸站在一堆木頭和麻繩面前,抱著胳膊愁容滿面。

想起林默上工之前囑咐的話,九宸認命的蹲在地上,研究著地上的木頭和麻繩到底該怎么搭建籬笆。

思來想去,也想不到一個可行的辦法,心里又記掛著林默的囑咐,九宸將注意打到了腳邊蹲著的白澤身上。

白澤本來昏昏欲睡,忽然被一道尖銳的光芒盯上了,它猛地抬頭看去,就見九宸用算計的眼睛靜靜地的盯著他。

九宸認真的說道:”白澤,你是上古神獸,能通人語,懂萬物,搭個雞窩,想必不是什么難事,這項任務就交給你了。”

白澤聞言嗷的一嗓子叫了起來,先是興奮的撲進麻繩和木頭堆里翻滾了一會兒,那樣子哪里像是一只上古神獸,明明像是一個土狗。

然而它只是興奮了一小會兒,就被身上纏繞的麻繩給整蒙了。

九宸看著可憐巴巴的望著他的白澤,無奈的嘆息了一聲,彎腰揪著白澤的脖子毛擰起來放在一邊的空地上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