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章 囅然而笑(4)

凡間漁家小鎮,關大娘去請了兩尊土地神像回來保家平安,特意送給林默了一尊。

林默本來是不想收的,可是耐不住關大娘的熱情,只好道謝收了下來,拿回家擺在客廳的中央,才十分滿意的拍拍手去了廚房。

九宸路過客廳的時候,看見桌子擺放著的土地神像,微微皺起了眉頭,冷眼瞪了一眼土地神像。

天宮。

司命和彭仙人正坐在花園里喝著茶。

司命愁眉苦臉的,彭仙人忽然打了一個冷戰,手指微微發動,差點打飯了茶盞。

惹得司命懨懨的抬眼看了一眼彭仙人,低聲問道:“你怎么了?”

彭仙人也疑惑的皺眉搖了搖頭,說道:“‘不知道,就是忽然覺得有些冷。’

司命無奈的深呼吸了一口氣,沒好氣的說道:“冷?你我皆已成仙,寒暑不侵,哪里還能感覺到冷?”

彭仙人端著茶盞喝了一口熱茶,也是一臉疑惑的搖了搖頭,不知所謂。

不過看著司命這段時間總是懨懨的樣子,不由得問道:“倒是司命你,最近怎么了?整體唉聲嘆氣的。”

司命聞言再一次嘆息了一聲,盯著眼前的茶杯,無奈的說道:“一眼難盡啊。”

彭仙人瞪了一眼司命,讓他有什么憂愁說出來,他也好為他分擔一二。

不像是他之前,一腦門子的霉運,不知道是不是跟瘟神走的太近了,搞得一直霉運纏身,都沒有一個人可以說道說道的,憋的他都差點憋出病來了。

司命猶豫的看著彭仙人,見他衣服熱切的樣子,思來想去,又沉默的喝了一口茶,湊上前去,趴在彭仙人的耳畔說了之前,他讓青瑤醫官救方俊的事情。

果然,彭仙人臉色大變,直呼司命膽子太大,這種事情都敢摻上一腳。

又不是不知道云風上神是什么性子,若是桑南星君回到天宮,用那把梳子來糾纏青瑤醫官,云風上神估計連扒了司命的皮的心都有了吧。

司命一副生無可戀的面龐看著彭仙人,無奈喝著茶:“我真的是愁的頭發都要掉光了呀。”

彭仙人看著司命這幅模樣,也不由得嘆息了一聲,安慰的說道:“你呀,做多做了,多想無益,靜候結果吧。也許桑南星君回來,凡塵之事皆已放下,豈不是皆大歡喜嘛。”

司命聞言又是一陣嘆息,無奈的說道:“難啊,他在犯賤蹉跎了五萬余年都沒能過了此劫,如今只是見了兩面,便有了渡劫的征兆,可見是個情種啊。等他回來……哎,這哪里是他的劫難,分明是我的劫難勒~”

彭仙人看著司命傷心不已的模樣,也無計可施,只好跟著嘆息一聲,拿起茶壺準備給他添茶。

可茶壺還沒遞到司命面前,彭仙人突然面色一變,好似被無形之人當胸打了一拳般悶哼著。

茶壺頓時脫手碎裂,司命大驚:‘彭道友!’

與此同時,凡間桃花小筑的客廳里,林默正抱著碎裂的土地神像不停的道歉著,還是不是的安撫的看著九宸。

九宸沉默的抿著唇瓣,手里拿著三根點燃的香,一副準備拜祭,卻還沒有來得及拜祭的模樣。

直到林默喊著幫忙,才隨手摁滅了香,淡淡上前。

天宮之上,司命送無名重傷的彭仙人到了青瑤的診室,青瑤立即施仙法救治,卻只能暫時抑制并不能愈合。

青瑤詢問彭仙人如何受傷的,司命和彭仙人自己都不知道是如何受傷的,只是把剛才的經過簡略說了一遍。

惹得青瑤也摸不著頭腦,不由得說道:“我要知道受傷的緣由,才可以下手治療。”

彭仙人忍著胸口的鈍痛,皺著眉頭疑惑的說道:“青瑤醫官,我也不知道,好像是享了不該享的福,受了受不住的造化,哎……一言難盡,一言難盡啊…… ”

青瑤聞言皺眉,轉身到藥柜里去翻找仙藥。

忽然見兩個小仙童走過,似乎正說著什么有趣的傳聞,好像是什么桑南星君回來了,歷劫成功了什么的。

青瑤沒有放在心上,倒是司命和彭仙人相視一眼,都在彼此眼中看見了擔憂。

彭仙人試探的提起桑南星君的某些事情來試探青瑤的反應,青瑤依舊沒有什么反應,只是見他說的多了,神色有些不高興,嚇得彭仙人吃了藥就匆匆告辭了。

天空之中,司命殿里,云風上神正和十三,開陽,含章等人商量著向青瑤求親的事情。

司命剛走進店里,就聽見十三正給云風上神出主意呢,見到司命回來了,也連忙招呼他前來一起想點子。

司命心中一驚,立即說道:“小仙支持上神,上神與青瑤醫官當真是郎才女貌,天作之合,理應立即前去,馬上向青瑤醫官求親,小仙一翻法眼就知道,這事兒一定能成,也必須要成。”

十三又覺得求親不能著急,要好好計劃一翻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