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五章 若違此誓,神魂俱滅(1)

林老夫人的房間陳設簡單,富貴清雅。許是經常打掃的緣故,看起來十分的整潔,墻角便放著一張簡單的床鋪。

雕花的窗戶中透出點點太陽的光芒,散落在床鋪上,帶著淡淡光暈,好看極了。

床上躺著一位年邁的老婆婆,閉著眼睛,雖然面色蠟黃無神,卻也不是極為消瘦的模樣。只是人老了,卻還要受病痛的折磨,看著讓人有些心疼。

林默隨著母親楊氏走進房內,看著床上沒有精神氣的祖母,微皺眉心,心中涌起一股酸澀的情緒。

急忙走了兩步,越過母親楊氏,來到病榻之前,哽咽的喊道:“祖母,阿默回來了。”

原本閉著眼睛,沒有絲毫生氣的老夫人,聽見林默的聲音后,緩緩顫動著眼皮子,緩緩睜開了眼睛。

滿臉皺眉,眼神卻慈愛的側頭看著床邊的林默,有些渾濁的眼眸之中,還帶著一絲激動,輕輕的說著:“阿默?”

下意識的抬起了手掌,卻因為身體的無力而緩緩垂落了下去。

林默見此,連忙在最后一刻握住了祖母的手掌,輕輕地捏著,聲音帶著哽咽的說道:“祖母,是阿默回來了。”

老夫人聞言身體顫抖著,竟然濕了眼眶,側頭看著林默驚訝的說道:“阿默,你能說話了?耳朵也可以聽見了?”

林默點點頭,也止不住的留著眼淚,一時間,祖孫兩竟抱在一起哭了起來。

就連站在一旁的楊氏和二太太,看著林默和老夫人祖孫慈愛的模樣,也唏噓的抹著眼淚。

過了片刻,老夫人才再一次緊緊地握住林默的手,慈愛的說著:“回來就好,回來就好…… ”

楊氏和二太太看著林默和老夫人似是有許多話要說,卻又不知道如何開口的樣子,不由得相視一笑,朝著老夫人招呼了一句,一起走了出去。

出門了,還貼心的將房門給帶上了。

老夫人拉著林默的手,眼眸中盛滿了后悔和愧疚。

要不是她心眼兒偏了,從前也不會對林默那樣的不待見,一點也沒有做長輩的慈愛和寬厚,反而讓自己的孫女和兒子離了心,更是讓自己的兒子在后來怨恨著自己。

林默離開的日子,老夫人也想明白了,林默始終是她的孫女,是林家的血脈,無論發生什么事情,她都不應該放棄。

林家家風淳樸親厚,老爺子在世的時候,也經常在力所能及的范圍內幫助他人,更何況是自己的孫女,就算是聾啞,也不會被拋棄的。

老夫人一味的自責,特別是說道林默的父親因為她的離開,而埋怨老夫人的時候,更是淚眼婆娑,不能自己了。

林默不知道該說些什么,只是一個勁兒的搖頭,眼淚不能控制的掉著,像不要錢的珍珠一般。

老夫人終究是生病了,精神頭沒多久就不行了,閉著眼睛又沉睡了過去。

看著老夫人臉色又蒼白了幾分,林默抬手抹去眼眶的淚水,將手指搭在老夫人的脈搏上,仔細診斷著。

“喂,你什么時候還會診脈了?”

忽然一個聲音在背后響起,在安靜的房間里顯得十分響亮,嚇了林默一跳。

回頭看竟然是林綻,她并沒有跟著楊氏兩人一起出去,而是留在了屋子里,等著林默,她心中有些疑惑,忍不住的想要問上一問。

林默伸手替老夫人捏著被子,一邊低聲的回答:“我在藥鋪找了個活計,那里的大夫教了我一點。”

說著,抬腳朝著門口走去,順帶也看向林綻,示意一起出去,不要在打擾祖母休息了。

林綻走到林默的身邊,和她并肩走著,抿著唇瓣沉默了片刻后,忽然說道:“跟你一起回來的男人是誰?”

林默聞言微微一愣,有些反應不過來。

待明白林綻問的人是誰的時候,林默的臉色頓時變得異常紅潤,一抹羞澀快速的閃過眼眸,她支支吾吾的說著,卻怎么也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,更別說解釋九宸的身份來。

看林默的臉色,林綻就已經知道答案了,她冷哼一聲:“結結巴巴的,怕什么,我又不和你搶。出去一趟倒是膽子都變大了,敢把男人帶回家了。”

林默聞言臉色一頓,不知所措的低著頭說道:“我此番回來,就是想和爹爹商議……”

話還沒有說完,便被林綻打斷了,林綻繪聲繪色的跟林默說了宋家人做的一切,特別是宋家那位小公子,當真不是個好東西,還讀書人了,一點教養也沒有。

說著,又問林默打聽九宸家世沒有,會不會嫌棄她之類的,話語里都是關心的意味,只是林綻這個傲嬌的千金小姐,偏偏用了一個最容易招人不喜的方式。

不過看著林綻快速走遠的背影,林默的嘴角卻勾勒出大大的笑容來,她知道林綻雖然說話難聽,但是她是關心她的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