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六章 若違此誓,神魂俱滅(2)

林少海身邊的茶盞不知道什么時候掉落在地上,破碎的聲音仿佛在符合著九宸的毒誓,讓林少海一時間,瞪大了眼睛,不知所措。

他沒想到九宸竟然發出這樣的毒誓,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說什么好,思來想去,也只是脫口而出幾個好字。

心思復雜,又欣慰,他的女兒終究還是找到了,哪個愿意將她捧在手心里的良人。

能發出這樣的毒誓,不計后果,想來是真的愛慘了阿默吧。

看著林少海欣慰的神色,九宸悄悄地松了一口氣,想必這一關,他是過了吧?

起毒誓,即是為了阿默,也是為了那個原本的阿默——靈汐。

未來的日子,他會堅定的站在她的身邊,護著她的。

……

遠在另一端的山靈界,有一處寸草不生的荒野,景休站在荒野的中心,沉默的看著遠處即將落下的太陽。

眉頭緊皺著,似乎怎么都無法舒展。

忽然荒野之中,風沙漫天,景休的發絲在空中飛舞著,相互掙扎著遮蓋著景休那帶著淡淡憂傷的深邃眼眸。

不知道什么時候,身后走近了一個影子,拱手朝景休的背影作揖:“國師。”

景休回頭,看向身后的黑蚩,眼神沒有任何驚訝。

黑蚩繼續說道:“我接到赤鷩大人的信,國師的東西到手了嗎?”

景休淡淡的點了點頭,問道:“縛靈淵的事,仲昊準備好了嗎?”

黑蚩恭敬的回答著景休的話,說到擁有魔氣的女仙下凡歷劫洗去魔氣的時候,景休不由的皺起了眉頭。

問道:“你說九宸送她去歷劫?”

黑蚩點點頭,看著景休忽然蹙眉,渾身都緊張了起來,不由的微微一愣,小心翼翼的說道:“那女仙需歷劫三次,方可洗去魔氣,重歸仙班。”

看著景休眉頭皺的無法在皺了,甚至聽完他的話,臉色大變,不由的試探的問著:“國師,是有什么不妥嗎?”

景休沒有理會黑蚩,轉身化作一道仙光,瞬間消失在漆黑的荒原之上。

夸父山下桃林,偏偏桃花分揚而落,將林子中央的小屋院落,映襯的十分美麗。

難道如此美景,青瑤也有了心情放下醫書,在外頭閑坐一會兒,當然還有第一次被邀請而來的云風。

兩人對坐著,中間放著一個剛剛起局的棋盤,青瑤撐著腦袋,烏黑的發絲吹落在胸前,慵懶的捏著一枚棋子放在棋盤之上,然后看著云風。

云風漫不經心的放下一枚白子,然后看著神情慵懶的青瑤,忽然講起了故事。

據說那年云風下凡歷劫,歷的乃是殺劫,出生于將門,在邊關為將,當是他軍中有一佐將,生的面黑如碳,卻十分驍勇善戰。

有一處打仗,不知怎么的,忽然看上了敵國一名女醫,竟然給虜了回來。可惜那女子性子忠烈,軟硬不吃。

那佐將費勁心思,又無法感動女醫,后來才得知,那女醫在家鄉有一青梅竹馬的情人,自小定了親的。

眼看著那女醫天天憂愁不已,身體日漸消瘦,佐將瞧著心生不忍,竟然將女醫放回了家。

沒想到那情郎卻早已另娶,還懷疑那女醫失了清白,毀人清譽。

云風將手指間用云泥聚集起來的泥人放在棋盤上,抬眼看著青瑤,問道:“你說那情郎可恨不可恨?”

青瑤眼眸未抬,淡淡的將泥人拿開,將自己的黑子房了上去,說道:“那女醫不過一介弱女子,被敵軍擄去,對方以為她死了,另娶也沒什么。倒是那佐將,綁了人家又放走,無知害人一生,才是可恨。”

云風瞠目結舌的看著青瑤,似乎沒有想到青瑤是這種的反應,怎么和他想象中的不一樣啊。

云風滿著替佐將解釋,卻惹得青瑤狠狠的一瞪。

看著被云風不經意間弄亂的棋盤,青瑤無奈的扔下棋子,抬眼看著云風,問他到底想說什么。

看著青瑤那明顯不待見他的模樣,云風又噎了噎,然后一不做二不休的說道:“我想告訴你,那個什么桑南桑北的小子,靠不住,渡個情節竟然渡了五萬年,還娶了那么多次親。依我看,根本不是對你情根深種,分明只是想趁機流連花叢,一展獸欲。這種人品不好,你趁早丟掉吧。”

云風巴拉巴拉說了一大堆,青瑤忍不住的撲哧笑出了聲音,看著云風的目光充滿了無奈。

倒是云風,本來一本正經的準備了許多桑南星君的壞話,可是看著青瑤那清澈的眸子,他便再也說不下去了。

最后只能梗著脖子,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氣,像是給自己打氣一般,大聲的說道:“反正你遲早要嫁入我飛廉殿的,其余的桑南桑北什么的,你想都不要想了。”

說著,竟然大著膽子,快速上前在青瑤的臉上親了親。

然后很傻的哈哈大笑,神光一閃,就消失在桃林,那速度活像是逃命一般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