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七章 若違此誓,神魂俱滅(3)

沒有生氣,沒有眷戀,語氣淡淡的,仿佛只是在說今天天氣真好,這樣一個無關緊要的話題一般。

柔和又冷硬的說著:“星君,從前都過去了,過了五萬年,我已經放下了。”

桑南星君還是不敢相信的看著青瑤,他一直執著的追尋了五萬年,如今好不容易見面了,竟然是放下了嗎?

可是看著青瑤認真的點頭表示自己真的放下了,桑南星君也無法子,只能苦笑著點頭,抑制心中涌現的苦悶。

青瑤見此,到底是醫者仁心,心有不忍,便嘆息一聲,說道:“凡人的話本上說,世事皆在一念思量,對于我們來說,也未嘗不是這樣。若是一直執于一年,便永遠無法向前。星君,五萬年了,在長的夢,也該醒了,我早已經放下,還望星君也盡早放下,去尋求自己真正的摯愛吧。“

桑南星君怔怔的看著青瑤,看著她說道摯愛兩個字時,眼中散發的光芒,不由的微微一愣,身體猛地僵硬了。

想著回來之后的所見所聞,桑南星君之覺得心中苦澀,開口也是苦澀,可苦澀也還是忍不住的問道:“是他嗎?”

那個一直纏著青瑤,仿佛有無限活力,永不放棄的那個男人。

青瑤很坦然的笑了起來,承認了桑南星君的猜測。

就是那個堅毅的他,融化了她心中執著的痛,帶來了希望與春風。

一別幾日,再次回到桃花小筑,看著自己親手布置起來的一草一木,林默竟然有一種走了很久的感覺,如今歸來十分歡喜。

不由的掙脫了九宸的手,換了的撲進院子里,一臉雀躍的看著雞窩,彎腰拔了幾根草,又跑到桃樹邊,開心的蹭了蹭。

就看白澤,也開心的抱著毛茸茸的脖子蹭了蹭。

離開許久,難得白澤沒有故意調侃林默,任由她抱著轉圈圈,舉高高,也情不自禁的跟著林默歡樂的笑容,歡快的叫著。

看著林默和白澤和諧又歡樂的模樣,九宸的眼眸也溫柔了幾分,腳步輕輕的抬起又輕輕的放下,似乎害怕打擾到眼前美麗舒服的畫面。

日頭漸晚,太陽在下山的最后一刻,散發著火紅的光芒,將藍色的天際暈染成紅彤彤的一副山水落日圖,惹得行人不停駐足觀看,笑容滿面。

夕陽下,林默拉著九宸,打著一盆水,聯合白色一起,屋里屋外,院子中央,一點一點的開始打掃著,她們的小家。

花了一晚上的時間,收拾好家后,便沉沉的睡了過去。

第二日一大早趕著去上工,關大娘和孫大夫拉著她一頓盤問,惹得她一臉都是羞紅的臉。

心中想著那個人,一天都是好心情,下工走到街道上,林默都有心情四處看著街道的商販叫賣。

看著熱騰騰的包子,看著活蹦亂跳的魚,看著許多許多可愛的小物件。

想著要不要買一些東西回去,就忽然聽見身后一陣刺耳的聲音。

林默下意識的回頭看去,只見一個陌生的男人緊緊的盯著自己,那雙眼睛因為太過用力,而顯得有些凸出。

看起來,兇相畢露,讓林默的心不由的咯噔一下,一種不舒服的感覺涌上了心口。

林默被這樣的目光盯的有些不舒服,轉頭較快了腳步。

可身后那個人亦步亦趨,她快他也快,她慢他也慢了下來。

在一個拐彎的路口,林默接機回頭看去,只見那個男人站在不遠處,緊緊的盯著她,臉色沉重。

林默咬著貝齒,有些害怕的小跑了一起。

不知不覺,就跑出了漁家小鎮,不寬的土路上,空蕩蕩的沒有一個行人,有的只有前方的一顆大榆樹,枝繁葉茂的立在那里,為過路的行人遮擋太陽的毒辣。

林默眼珠子一轉,躲到樹的后面,不知道從那里找來了一根木頭棍子,神情凝重的捏在手里,戒備著小鎮出來的方向。

果然沒多久,那個一直跟著她的男人,也來到了大榆樹下,見跟丟了林默的影子,還四處探查的找了找。

看準時機,林默捏緊了手上的棍子,看著那人將后腦勺背對著她的時候,揚起棍子狠狠的揮了下去。

一道勁風襲向承晏,承晏暮地轉身,抬手一揮,林默的棍子還沒有碰到承晏,就化為一堆木屑了。

嚇的林默后退了好幾步,驚魂不定的看著承晏,脫口而出:“妖,妖術。”

承晏看著一臉驚慌的林默,及時的收了手,喊道:“靈汐。”

林默戒備的看著承晏,壯著膽子問道:“你,你是人是妖?跟著我做甚?我告訴你,別打我主意,我認識一個比你更會法術的人,惹我沒好下場的。”

林默惡狠狠的說著恐嚇的話,可是那顫抖的唇瓣卻讓這些話聽起來,只是有些好笑,而沒有任何的威懾力。

一聽會法術,承晏便想到了九宸,不由自主的叫了一聲九宸的名字,惹得林默更加的好奇了,連忙問他是不是認識九宸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