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章 雨夜魆死(2)

大越國客棧,艷陽高照,街道上的行人熙熙攘攘,看起來一片祥和。

忽然一道隱約的光芒閃過天空,像是天空的流星一般,落進客棧寶青的房間。

赤鷩見到,不由的神色驚喜的走上前,還沒有開口問話,看景休的表情就知道東西到手了,不由的微微送了一口氣。

景休走上床畔,看著表情有些痛苦,臉色有些蒼白的寶青,嘴角緊緊的抿著。

他將寶青扶著起來盤坐在床上,然后從懷中掏出一個藥瓶,將里面的藥丸倒出來喂進寶青的嘴里。

然后抬手運功,替寶青催散藥力。

寶青的臉色漸漸紅潤了起來,神色也變得十分的平靜,仿佛痛苦都消失一般,被景休扶著躺在床上。

景休面色蒼白如雪,伸手在身上的幾個穴位點了一番,才勉強可以下床站起來。

景休對赤鷩說道:“守著公主,我還有事。”

說著就朝著門外走去,可是剛剛抬腳,腳步卻一個踉蹌,要不是赤鷩眼疾手快的扶住,只怕是要摔倒在地了。

赤鷩憂心忡忡的看著景休連站都站不穩了,還想離開,不由的勸道:“國師要去哪里?你傷了元氣,若不立刻調息,只怕是要撐不住了。”

景休虛弱的搖了搖頭,說道:“來不及了。”

說著,推開赤鷩,神光一閃,便消失了。

……

桃花小筑里,原本溫馨的客廳此刻顯得清冷異常,林默抱著一盆走了出來,燙手燙腳的房在桌子上,又回去拿了兩幅碗筷。

林默拿著小碗盛粥,神情木木的,下意識就要放在手旁的位置,可剛剛伸手過去,卻見那里空無一人,不由的愣了愣。

然后拿著粥碗坐了下來。

林默拿著筷子,神色木然的看著對面的位置,和那個放過去的空碗,一口一口的喝著粥。

動作機械,仿佛只是為了完成任務而已,碗里散發著香氣的粥也不好吃了。

到了上工的時間,林默匆匆關上門朝著孫記藥鋪走去,這一天,又是神情恍惚的一天。

下工前,林默將掃帚放回去的時候,孫大夫和關大娘擔憂的叫住了她,卻又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。

最后,猶豫了半天,只是給了林默兩天假,讓她好好休息。

林默嘴角扯出一抹比哭還難看的笑容來,朝著孫大夫和關大娘道謝,然后頭也不回的涌入人流的街道,雙眼呆滯的朝著桃花小筑走去。

深夜,林默坐在院子里的臺階上,看著院子里的某個角落,神色呆滯,眼眸之中有一種枯寂的平靜,又好似是一汪死水。

坐了一會兒,林默天空忽然聚起了一團烏云,幾滴冰冷的雨水落下,打在林默的眼睛下面。

林默愣愣的抬手摸了摸眼下的冰冷,然后站了起來,行尸走肉般回了屋子,鞋子也忘記脫的直接上床,蓋著被子。

似乎覺得外面的風有些冷,林默也懶得起來關窗戶了,只是把被子拉到脖子處,緊緊的裹著被子,仿佛這樣才不覺得冷。

眼睛看著黑夜,愣愣的眨巴著,然后緩緩閉了起來,從始至終,眼神都是一片木然,沒有一絲波瀾。

……

天宮司命殿里,九宸坐在洞天鏡前,林默的所有行為他都可以從洞天鏡里,清清楚楚的看見。

看著林默像是失了魂一般,整日渾渾噩噩的過著,九宸的心里總是痛著。

司命看著九宸一坐就是很久的時間,長長的時間里沒有任何表情,沒有任何話,就連坐姿也不曾有絲毫的變化,不由的擔憂的拉長了臉。

又過了一刻鐘,司命看著依舊沒有變化的九宸,不由的躊躇的抿著唇瓣,思考過后,緩緩走了過去。

司命小心翼翼的說道:“神尊不必憂心,等過幾日靈汐渡過劫難,自然會神尊相見。神尊不如去休息一會兒吧?”

九宸不言不語,只是沉默的看著洞天鏡中,桃花小筑的模樣。

就在司命以為九宸不會回答的時候,九宸卻忽然說道:“你下去休息吧。”

“神尊……”司命憂愁的再次開口。

可九宸一記冷眼看過去,司命下面的話自然而然的梗在了喉嚨處,怎么也說不出來。

這樣的神尊,讓司命的心七上八下的,十分沒有底,而且這樣的神尊,讓他覺得十分惶恐。

默不作聲的嘆息了一聲,司命深深的看了一眼九宸,然后走出了大殿。

司命殿外,司命看著遠處的烏云忽然聚集在一起,黑壓壓的一片,讓原本清晰的宮殿變成了黑壓壓的一片,不由的再一次嘆息了一聲,渾身上下都透露著無奈和擔憂的情緒。

夜晚在幾家人的愁思里消逝,第二日司命眼底帶著一圈青色走進司命殿的時候,看著九宸手撐著下頜,閉著眼睛,眼底的青色比司命還嚴重的時候,不由的無奈的嘆息了一聲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