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一章 雨夜魆死(3)

眼淚終于還是脫離了眼眶,冰涼的淚水順著臉頰滴落,涼涼的冷意一點一點的侵入肌膚,慢慢侵入血液,游走到心臟。

林默緊緊的捏著手掌,指尖嵌入掌心,她卻仿佛感覺不到那絲疼痛一般,低聲說道:“是因為靈汐對不對?那個叫靈汐的女孩子,是不是和我長得很像,所以你才會來到我身邊。你喜歡的是她對不對,而且只是她的一個替身……”

林默扶著墻壁,緩緩走上前,靠近九宸,繼續說道:“你要走我不攔著,我只是想問你一句話,我們朝夕相處了那么久,你對我的情誼都是假的嗎?你真的只是將我當成靈汐的替身,對我從未有過絲毫的真心?”

“是嗎?”

靈汐的聲音很輕,仿佛要隨時斷掉一樣,可是語氣中的倔強和堅持,卻不容忽視。

在九宸看不見的那一刻,林默早已經淚水滿面,卻死死的忍著哭泣。

九宸忽然轉身,將林默深深的擁入懷中,低聲的說道:“對不起……對不起……”

好像已經沒有什么可以解釋的了,有的只是這一句對不起……翻來覆去的說著,卻顯得蒼白無力。

林默沒有掙扎,只是沉默的靠在九宸的胸膛,緩緩閉上眼睛,任由眼淚滑落,打濕了九宸胸前的衣衫。

她的猜測都是真的?九宸喜歡的……真的是那位叫靈汐的姑娘,是嗎?九宸之所以來到她的身邊,只是因為她長得十分像那位靈汐姑娘,所以她才得到了他的溫柔相待。

這么多的日子,朝夕相處,她竟然沒有察覺到,九宸只是將她當作了影子,只是在她身上寄托了那份沉重的愛。

她竟然……珍惜的那份感情,是偷來的……

眼淚越來越多,怎么也止不住,林默不想哭出聲來,只好死死的咬住唇瓣,不發出一絲聲音。

胸口堵塞般的疼著,有種快要呼吸不過來的感覺,林默的腦海,卻只有那一個念頭。

她只是替身而已……

驛站的客房里,九宸拿著打濕的毛巾輕柔的替林默擦著臟兮兮的手腳。

林默任由九宸拉著,只是癡癡地望著他,整個不知不覺,就占據了她全部心臟的人。

可是……

林默沒有繼續想下去了,只是放空了腦袋,沉默的抿著唇瓣看著九宸,或許是哭的多了,林默的眼眸已經干澀不已,流不出眼淚了。

擦拭完,九宸將毛巾放進水盆里,端著水盆起身,說道:“餓了吧,我去給你找點吃的。”

說著,就要轉身走,可腳步剛剛抬起,身后就有一雙小手,拉著他的衣角,死死的攥在手上。

九宸回頭溫柔的笑著,保證般的說道:“我去去就來。“

林默抬頭看著九宸,片刻過后,緩緩垂下眼眸,松開了手。

九宸深深的看了一眼林默,才端著水盆走了出去。

下樓在大堂里看見了司命,九宸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司命,面無表情的錯身而過。

司命卻急忙說道:“神尊,你不該……”

司命的話沒有說完,就被九宸打斷了,他入鷹般凌厲的眸子射向司命,冷漠的說道:“本尊不會干涉她歷劫。”

司命看著九宸的背影,第一次厲聲說道:“你做的到嗎?”

看著九宸的腳步一頓,又繼續說道:“她死劫將至,你要眼睜睜看著她死,你能做的到嗎?”

九宸背影僵直,眼底好似翻起了千層巨浪,萬千情緒在眼眸中浮現,他緊緊咬緊牙關,將心中的不忍都壓在心底,正要說話。

樓上卻傳來林默的痛呼聲音,九宸想也沒想,就快速掠了上去,只留下司命帶著無奈和悲憫的眼神,看著他的背影嘆息著。

推開客房,林默捂著心口在床上蜷縮著,不停的翻滾,額頭被大汗打濕,九宸心疼的上前,將林默擁入懷中。

感受到熟悉到氣息,仿佛是溺水之人抓住最后一根浮木,林默輕輕的說:“好痛……”

九宸見痛不欲生的林默,正好施法緩解她的疼痛,可司命的話還言猶在耳,他不能出手干預。

不知費了多大的力氣,在壓住心中的不忍和疼痛,九宸收回法術,只是緊緊的將林默抱在懷中,低聲的安撫著:“沒事的,忍一忍,很快就過去了……”

漫漫長夜,在此刻,顯得十分的漫長,月亮隱入云層,仿佛也不愿見到此刻相愛的兩個人,正承受著無奈和痛苦的折磨。

九宸抱著林默,閉著眼睛,傳音給司命:她這樣還要多久?

司命站在大堂里,沉默的看著樓上的房間,回答:七日。七日后是她十九歲的生辰,她一定會在七日之內死去。

生辰那日,是山靈界的血月節,血月是山靈族的圖騰,靈汐是山靈國主鳳凰一脈的后裔,只要能撐到那日,對她修為定是大有幫助。

只是生劫斷恩,死劫斷生機,一身病痛一遭襲來,五識具喪,紅顏白發,轉瞬蒼白,這七日,她的痛苦難以承受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