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二章 雨夜魆死(4)

院子里,九宸臉色森然的站在去往門口的路上,手中拿著昆吾劍,在月色下閃爍著冰冷的寒光。

景休眼神陰沉的看著九宸,說道:“我要帶阿默走。“

“你走可以,阿默留下。“

九宸拿著劍柄的手動了動,昆吾劍的寒光在景休的眼前閃爍,昭示著九宸的決心。

景休冷笑一聲,說道:“留給你,等你殺了她嗎?“

林默聞言一驚,眼眸慌亂的看看景休,又看看九宸,急切的問道:“什么意思?你們在說什么?”

沒有人回答林默的話,林默扯著景休的衣角,眼神著急的問道:“修大哥,你說的是什么意思?”

什么叫殺了她?

景休嘲諷的盯著隔閡九宸,語氣冰冷的說道:“你問他,留你做什么?”

林默看向九宸,九宸緊緊的抿著唇瓣,只是低聲的說著,是為了救林默。

景休冷笑一聲,諷刺的問道:“救阿默?還是救靈汐?”

九宸的目光一瞬間變得悲痛不已,林默有些心慌的看著九宸臉色的變化,只覺得全身冰冷,唇瓣止不住的顫抖著,問道:“什么意思?關靈汐什么事?你們在說什么?”

九宸眼神陰沉的盯著景休,昆吾劍寒光一閃,便朝著景休攻擊了過去。

景休抬手召出武器,硬生生的接了九宸這一劍。

兩人身影飛快的粘合在一起,神光閃爍,刀劍相撞,發出刺目的寒光,林默站在臺階上,看著院子中混戰的兩團光影,急切的喊著:“停下,不要打了……”

話音還未落下,昆吾劍如一道驚天長鏈,斬在景休的身上,頓時將景休擊退,身形不穩的搖晃了兩下。

一絲血跡緩緩溢出嘴角,景休抬手擦去,說道:“不愧是六界第一站神,不過以此刻的身體,還能接住幾招?”

九宸眼神冷漠,語氣寒冷的說道:“不論幾招,斬你于劍下足夠了。”

說著,抬起劍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襲向景休。

林默目眥盡裂,大聲喊著景休,千鈞一發之際,張開雙臂擋在景休的身前,逼得九宸在最后一刻,轉變了攻勢,劍尖錯過林默和景休,在空地上劃過一道火光。

九宸看向林默,林默眼淚朦朧的說道:“不要,九宸。”

林默抿著唇瓣,問道:“九宸,告訴我,這到底是怎么回事?我不是生病了嗎?怎么要死了?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?這和靈汐有什么關系?……”

林默問了好多問題,可九宸只是目光深邃的,語氣帶著哀傷的說道:“阿默,相信我,我是在幫你,你不會死的。這只是一個過程,你忍一忍,就會……”

“就會變成靈汐!“

景休替九宸說出了沒說出口的話。

景休和九宸對峙著,林默卻已經聽不進去了,她唯一的意識,是她死了,靈汐就回來了。

原來這就是九宸一直留在她身邊的目的……

“噗~ ”

一口鮮血控制不住的吐了出來,林默軟軟的倒在景休的懷里,錐心的疼痛再一次襲來,林默緊緊的捂住心口,雙眸皆是絕望。

景休大驚失措,抬手源源不斷的法力輸入林默的身體,林默虛弱的看向九宸,艱難的問他是真的嗎?

九宸沒有正面回答林默,只是那一聲聲的回答,讓林默的心漸漸掉入了冰湖里。

景休要帶林默走,九宸死活不讓,可最后,仲昊的到來,讓景休有機會,帶著林默逃了出來。

虛空之中,景休抱著林默御風而行,虛空的壓迫感覺讓林默承受不住的吐血,再一次昏倒了過去。

不得已,景休只能抱著林默,從虛空之中出來,掉落在荒野之上,抬手為林默運功止血。

片刻之后,林默緩緩醒了過來,低聲的喚道:“修大哥……”

景休松了一口氣,說道:“阿默,你怎么樣?你放心,我不會讓你死的,我一定不會讓你死的。你堅持一下,好不好,我帶你去找大夫……”

眼前一片黑暗,林默輕輕的呢喃著看不見了,也聽不進去景休的話,只是淡淡的看著遠方,語氣悲鳴的說著:“為什么會這樣呢?為什么我要死了……為什么……為什……”

風沙嗚咽,似是在哀嚎,景休神色慌張的看著林默,如今的感覺異常的熟悉,和那十九年一摸一樣,林默又要死在他面前了……

聲音漸漸消失在狂風里,林默輕輕垂下了手腕。

景休厲聲按著林默的名字,可是來不及了,林默已經不能應答了……

天空中烏云漸漸漂浮過來,聚集在景休和林默的頭頂,景休看著天上的烏云,眼神充血的吼道:“我不會讓你們如愿的,我一定不會讓你們如愿的!”

景休閉上眼睛,抬手運功,臉上呈現著疼痛的神色,眉心似有神光閃爍著,片刻后,催出了命珠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