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三章 功敗垂成(1)

山靈界內,依然是風沙漫天,寸草不生,欽原心事重重的走在天息宮的宮道上,不知道為什么,總感覺近日有什么大事即將發生,他總有一種不太好的預感。

忽然眼前神光閃爍,虛空之中掉出來一個人,仿佛傷勢過重,直接跌倒在欽原的腳下。

欽原一看,那不是自己的義父嗎。

仲昊掙扎著站起來,捂著胸口眉頭緊皺,一口黑紫色的血噴出,仲昊虛弱的咳嗽了幾聲。

欽原趕緊上前,攙扶著仲昊,面露擔憂的喊著:“義父?你這是怎么了?”

仲昊將身子大半的力道都靠在欽原的身上,臉色蒼白如紙,只能咬著牙關低聲讓欽原送他去魔君那里。

欽原不敢耽誤,只是伸手在仲昊的身上點了幾下,暫時止住了仲昊的流逝的鮮血,然后馬不停蹄的帶著仲昊朝著幽都山深處走去。

黑蓮畔,欽原被留在了山腳下,仲昊一個人走進來黑蓮畔,單膝跪地向魔君告罪。

魔氣蔓延的黑蓮之中,幻化出一道藤蔓,狠狠的抽在仲昊的身上,伴隨著魔君震怒的聲音,仲昊舊傷未愈,又添新傷。

仲昊被黑蓮中的藤蔓扼住咽喉,掉在半空之中,呼吸漸漸不暢,仲昊只能漲紫了臉,慌忙的告罪,請魔君息怒。

藤蔓空中一甩,仲昊在半空之中翻滾半圈兒摔落在地上,黑蓮之中,魔氣蒸騰,魔君憤怒的聲音說道:“連一個凡人都抓不住,本君要你何用!”

仲昊捂著胸口,忍著重新滾翻起來的氣血,低垂著頭,一副恭恭敬敬,又小心翼翼的說道:“魔君明鑒,那丫頭有九宸護著,屬下實在不是九宸的對手。”

“九宸……九宸……“

魔君聞言,怒吼震天,偏偏就是那個該死的九宸,屢屢壞他好事,當真是該死……該死啊!

漫天的魔氣直沖天際,魔君怒吼的喊聲,如同驚雷猛地落在幽都山元瞳的軍帳之中,落在她的耳畔。

元瞳一震,嘴角一絲鮮血溢出,她眉頭狠狠的皺成川字形,那忽如其來的響聲,仿佛帶著什么東西,沖進了元瞳的意識里。

元瞳的雙手之上,緩緩蔓延著黑色的魔氣,她猛地吐出一口鮮血,身子軟軟的倒了下去。

杜羽走進帳中的時候,剛好看見元瞳吐血倒下的模樣,眼睛猛地睜大,幾步上前,扶著元瞳著急的喊著她的名字。

看著她身上彌漫著魔氣,眼神也帶著殺氣和戾氣,卻因為死死的壓住心中的魔氣,而氣血翻滾,臉色蒼白,杜羽不由的急切的問道:“你被魔氣入侵了對不對?醒神丹呢?“

杜羽一邊問著,一邊慌忙的在元瞳的身上四處摸索著,終于在元瞳袖中摸到那個帶著涼意的瓷瓶,眼睛不由的亮了起來。

杜羽手速飛快的拿出藥瓶,就要帶出丹藥。

可元瞳卻募地抓住杜羽的手腕,疾呼:“不要!”

臉上忽然生氣的情緒,讓杜羽呆愣的呆在原地,此刻的元瞳,眼中一閃而過的殺氣和陰鷙,讓杜羽的心咯噔了一下,那一刻,他覺得元瞳是真的想殺了他。

元瞳堅定的說道:“不能吃。”

杜羽緩神片刻,皺眉問道:“為何?”

元瞳沒有回答,只是定定的看著杜羽的眼睛,直到面上的黑氣漸漸消散,眼中的殺氣和陰鷙消失,才緩緩垂下手腕,虛弱的勾出一抹笑容,轉移話題:“你不在東海,來這里干什么?”

杜羽依舊面色擔憂的看著元瞳,說道:“你在這里,我怎么放心的下?”

元瞳垂下眼眸沉默不語,杜羽看著這樣的元瞳,只能無奈的嘆息一聲,眼中劃過一抹哀傷。

杜羽說道:“你氣息不穩,我幫你調息一下。”

說著,扶著面色蒼白的元瞳盤坐在床上,然后抬手運功,一到溫暖的內息緩緩輸進元瞳的體內,幫助她安撫體內翻騰的血氣和內力。

半響過后,杜羽收回手,看著元瞳的臉色好上許多,才微微松了一口氣,低聲無奈的說道:“此處魔氣盛行,你不該在練那套功法了。”

元瞳低著頭,避開了杜羽的視線,只是淡淡的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。

忽然帳外有天將聲音傳來,元瞳和杜羽立刻拉開了距離,元瞳雙腳挨地,背脊挺直的坐著,杜羽則是站了起來,立于一旁。

元瞳讓天將進來,天將臉色著急的進來,抱拳說道:“將軍,幽都山深處忽然魔氣沖天,方圓百里都是魔焰覆蓋著,恐怕出事了。”

元瞳聞言緊抿著唇瓣,眼神一斜看了一旁的醒神丹,狹長的眼眸忽然瞇起,心中下了一個決定,起身說道:“帶齊人馬,隨本將去看看。”

杜羽聞言立刻伸手阻攔:“不可,魔氣大盛,你們第一要事應該是稟報天宮,不是以身犯險。”

元瞳沉著俏臉,揮開杜羽的手,冷漠的說道:“我是幽都山守將,必須要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。我會派人傳信天宮的。”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