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四章 功敗垂成(2)

一切安排妥當,天尊和云風各自離開,就連司命也離開了扶云殿,將九宸關在殿內,仿佛,將一切的期望都通過那扇雕花大門,一起關在了門外。

天尊下令,司命不敢不從,唯一能做的,只是安慰九宸,靈汐吉人自有天相,不會有事的。

可這樣的話,在此刻聽起來,是那么的無力。

……

幽都山境內,仲昊再一次換的魔君最后一絲信任,成功的活著從黑蓮畔走了出來。

黑蓮依舊魔氣盛行,濃厚的黑色魔氣籠罩著幽都山,整個山內都仿佛回蕩著鬼哭狼嚎的聲音,無端的有些瘆人。

欽原站在山腳,看著魔氣中走出來的仲昊,不由的驚喜的上前,說道:“義父。”

仲昊臉色蒼白,捂著胸口,腳步微微踉蹌,原本就只是堪堪止住的傷勢,因為魔君的懲罰再一次嚴重了幾分。

欽原趕緊扶住仲昊,神色擔憂的看著他。

仲昊微微咳嗽著,對欽原說道:“你迅速派人去把靈汐抓回來,三日之內,我要看見她。”

說著,又忍不住的咳嗽了幾聲。

欽原聞言低聲問了一句是不是魔君的命令,可仲昊卻不滿的盯著欽原,讓他不要問別的,只要快點去辦好這件事情就好。

欽原沉默著抿著唇瓣,思考了許久之后,才仿佛下了決定的說道:“義父,你真的要這么做嗎?翎月已是我們的階下囚,整個山靈界都在你的掌控之中,我們的大仇已經報了。接下來的事情,不管是哪一樣都會貽害蒼生,到時六界都化為一片焦土,就算你成為天下之主,又有什么意思?”

仲昊猛地抬起頭,盯著欽原的目光翻著騰騰的殺氣,冷聲警告欽原不要阻止他,否則……

威脅的意思不言而喻,這一刻的仲昊,讓欽原感受到了冰寒刺骨的冷意,讓他都忍不住的微微顫栗。

他看著自己敬重的養父,恍惚間,竟然有了一種不認識的錯覺。

忽然,前方魔氣翻騰,欽原和仲昊同時看向魔氣翻騰的那一出,欽原皺緊額眉頭,臉上全是疑惑之色。

仲昊陰沉著臉,低聲說了一句:“有人進來了。”

幽都山內一片死寂,元瞳帶著天兵天將們走在山內,將士們的靴子踩在碎石子上,發出輕微的響聲,這是幽都山里,唯一的聲音。

厚厚的魔氣宛如一道厚實的城墻,擋住了天兵們繼續前進的腳步,天兵回頭看向元瞳,希望她拿一個主意。

元瞳看著這些跟著自己哥哥元征,又跟著自己的將士們,眉目之間皆是深邃的神色,仿佛如黑色的魔氣融為一體,讓人分辨不出。

有一個天將忍不住的開口建議撤回,等天宮的人來了再說,可元瞳卻淡淡的訴說對這些將士們的感激之情。

然后在眾人疑惑的時候,一掌將眾人推入了魔氣深處。

霎那間,魔氣仿佛一條條靈動的蛇,通過皮膚的各個角落,鉆進了將士們的身體里。

眾人嘶吼著,痛苦不堪的跪倒在地,凄厲的慘叫著。

元瞳就站在百米之外的地方,冷眼看著眼前親手造成的一切,看著天兵們被魔氣吞噬,看著他們一點一點痛苦的入魔。

虛空之中,云風只見一道神光從黑色魔氣中沖出,云風眸子一緊,加快速度,很快便到了幽都山口。

抬眼朝著前方看去,云風不由的大吃一驚,只見空地之上,已是一片修羅戰場,元瞳手握兵刃,一身污血的站在一群入魔的天兵天將之中。

天兵天將的眼睛里全是黑色的魔氣,嘴角勾著猙獰的笑容,揚起手中的兵刃,毫不留情的朝著元瞳砍去。

元瞳歷喝一聲,劍在手腕翻轉一般,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朝著入魔的天將門刺去,絲毫不留情的刺中了天將的胸口。

隨后握著劍,后腿回旋,鋒利的劍劃破了天兵天將們的脖子或心口,鮮血飛濺到元瞳的衣袍上,將她整個人都染成鮮紅色。

云風抬手,一道凌厲的光芒掃向強弩之末的天將們,直到他們再也站不起來,才看向元瞳,問道:“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元瞳有些脫力的用劍撐著身體,抬手隨意擦去臉上的血跡,說道:“如云風上神所見,我的部下被魔所惑,我已全部斬殺于此。”

“被魔所惑?”云風不太相信,一時間,全部的人都入了魔。

可地上那些還冒著黑色魔氣的尸體,讓他不得不相信,只是皺眉疑惑的說道:“怎么會這么多人,同時入魔?”

元瞳聞言冷笑一聲:“我也想知道,為什么這么多人同時入魔。”

云風抿著唇瓣,臉色有些不好,不過此事事關重大,必須要立刻稟報天宮,于是帶著元瞳,朝著天宮飛去了。

待兩人走遠之后,仲昊和欽原才從黑色的迷霧中走了出來,看著滿地的尸體,仲昊臉帶嘲諷的說道:“天族?正義?蒼生?”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