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六章 功敗垂成(4)

“青瑤!”云風不敢置信的看著青瑤,神色著急的看著她。

青瑤淡淡的向云風道謝,然后彎腰磕了一個頭,向天君請罪,請求處罰。

天君沉默的看著低著頭看不清表情的青瑤,又看著同青瑤跪在一起,求情的云風,忽然大手一揮,說道:“將青瑤押到紫云臺先行收押,待查證清楚后,再行處置。”

元瞳一驚,不甘心這樣還不能立刻治青瑤的死罪,抬頭抬頭看向天君,說道:“天君!”

天君回頭看向元瞳,眸子冷冷的盯著她的眼眸,冷生問道:“你再質疑本君?”

巨大的威壓襲來,讓元瞳不得不垂下頭,不甘心的說道:“元瞳不敢。”

然后兩名天兵走進大殿,帶著青瑤離開。

青瑤挺直背脊,和元瞳擦肩而過的一瞬間,察覺到了元瞳嘴角暗藏的殺機,但她并不在意,以一副傲然的身姿,走進了天牢。

天君揮手讓人退下,云風便一刻不停留的奔出殿外,朝著紫云臺的方向跑去。

就連九宸都沒有抓住云風的一片衣角。

司命沉默的看著遠去的云風背影,忍不住的嘆息道:“云風上神去紫云臺了。”

九宸沒有說話,只是和司命一起望著云風消失的背影,黝黑的眸子此刻仿佛禁錮著漆黑的夜色。

雖然依舊明亮,卻深不可測。

司命終究還是不放心,抬眼看向九宸,不安的問道:“神尊,青瑤醫官不會有事吧?”

九宸冷哼道:“以權謀私,,殘害無辜,怎么會無事?”

“啊?”司命整個人都不好了,剛才九宸在大殿上問的問題,明顯那個元瞳有隱瞞什么,怎么會定下這樣的罪名呢?

司命小心的問道:“神尊剛才在大殿上駁斥的元瞳啞口無言,這事怕是有詐吧?”

九宸回頭看向司命,眉宇間皆是無奈和憂愁,說道:“就算這一切都是元瞳有意為之,但青瑤在醒神丹里做了手腳,這是無可辯駁的事情。”

這件事情不是那么簡單,特別是元瞳此刻做出這樣的動作,這件事情就更不會簡單處理好了。

司命沒有想到這一層,他只是想到萬一青瑤被定了死罪,云風上神該怎么辦?他的一顆心都在青瑤的身上,只怕會和九宸一樣,不會眼睜睜的看著青瑤去死,到時候,又不知鬧出那樣的禍事來了。

司命唉聲嘆氣的問道:“難道沒有別的辦法了嗎?”

九宸擰著眉頭,沉默的思索著,片刻過后,忽然眼睛一亮,說道:“你看著云風,不要讓他輕舉妄動,我去一趟幽都山。”

說著,身型快速朝著南天門走去,很快便消失在司命眼前,司命那句:“是~”也無奈的飄散在空中。

無奈的走著回了司命殿。

而云風追到紫云臺,只見青瑤被綁在一根高聳的天柱上,烈日當空,光線詞目,不過是一會兒的功夫,青瑤的渾身已經被汗淋濕了。

她虛弱的眨巴著眼睛,努力的睜開看向半空之中的抬眼,眼中是一片淡然,就算承受這樣的暴曬,也沒有任何的波動。

云風心疼的皺起眉頭,手掌在虛空一臺,一柄長劍出現在手中,他飛身向紫云臺飛去,落在青瑤的身邊。

握緊劍柄,云風神色凝重的揮劍看向抱著青瑤的鎖鏈。

劍身與鎖鏈摩擦發出一道刺眼的火光,青瑤急的大喊一句:“云風,你干什么?你瘋了嗎?”

云風不理會青瑤,只是揮劍繼續砍向鎖鏈,承諾般說道:“青瑤,你放心,我一定會救你的。”

三四劍下去,鎖鏈也沒有出現任何的裂紋,這是專門為了防止罪人逃走的鎖鏈,自然不會那么輕易的就被砍斷。

青瑤搖著腦袋,平靜的眼中出現了一絲微弱的波瀾,吼道:“你住手!”

云風被青瑤忽然的呵斥,吼的停下了動作,眼眶紅紅的盯著青瑤,憤怒又惶恐的說道:“你這傻子,你知不知道你剛才應下了什么事,那么大的罪會要了你的命的。”

青瑤的眼眶漸漸紅了起來,看著云風的眼神帶著盡力掩藏的不舍和眷戀,說道:“你不要魯莽,你知道的,事情是我做的,我害了無辜的人,我該受到懲罰的。”

云風神色痛苦,不管不顧的揮劍,準備再一次砍向鎖鏈,可卻被青瑤大聲的呵斥著,說道:“云風上神!天規森嚴,我逃不掉的。要怪,就只能怪我技不如人,棋差一招,被元瞳發覺了不說,還被她將計就計,反戈一擊。大不了……我以死謝罪。”

“你死了我怎么辦?”云風雙目血紅的瞪著青瑤,眼神悲傷又憤怒,還帶著一絲悲哀在里面,瞬間讓青瑤的心都揪了起來。

這么長的時間,他對她的感情,難道她還不明白嗎?

云風沒有青瑤,是活不下去的,他無法承受失去青瑤的痛苦,無法承受!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