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七章 天道無情(1)

不知為何,這幾日的總是烈日當頭,艷陽高照,太陽那炙熱的光輝,似乎想要將照耀之處的所有黑暗驅逐。

可幽都山畢竟不是平常的黑暗聚集之地,就算是太陽那樣炙熱的陽光,也驅不散幽都山頭籠罩的黑暗與濃霧,帶著冰冷刺骨的涼意,仿佛在無時無刻準備中,從各種可以鉆進的角落,侵蝕你的內心。

忽然神光一閃,銀白的光輝與濃厚的黑色不同,在此地顯的格外明亮,眨巴眼,九宸便落在了幽都山內。

看著眼前濃郁的魔氣,九宸不由的皺起眉頭,怎么也無法舒展。

元瞳定定的站在九宸的面前,眸色復雜的看著九宸,眼中仿佛有萬千的情緒,可仿佛也只有一種瘋狂的情緒。

淡淡開口對九宸說道:“神尊來了,元瞳等你很久了。”

九宸抿著唇瓣,看著元瞳,從眉心之間散發的冷意,仿佛要將身邊的一切都凍成冰塊一般。

元瞳淡淡一笑,也不惱九宸的態度,畢竟這樣冷漠的神尊,雖然讓她無比的絕望傷心,卻也是她熟悉的神尊。

元瞳笑著說道:“神尊來此地做什么?找東西嗎?”

說著,抬起手臂,攤開掌心,一道光芒閃過,回光鏡出現在掌心,元瞳繼續勾唇說道:“是這個嗎?”

九宸忍不住的上前一步,可還不等他有所動作,元瞳的手心便涌現出一抹黑色的火焰,將掌心的回光鏡燒成了幾瓣。

元瞳歪著腦袋,眼眸笑瞇瞇的看著九宸,說道:“若是以往,神尊想要的東西,元瞳定會不惜任何代價,都雙手奉上,可…… 神尊此刻想要的,不是元瞳手中的回光鏡,而是元瞳的命吧?”

元瞳忽然收了笑臉,神色哀傷的看著九宸的眼睛,質問道:“我對神尊一片真心,神尊為何如此欺我?”

九宸沒有回避元瞳逼問的眼神,就算是望見她心碎和怨恨的眼神,九宸也沒有絲毫的動搖,連眼波都不曾有絲毫的變化。

他只是淡淡的問道:“那些人,是你殺的?”

雖然是問句,但語氣里的篤定,還是讓元瞳的心狠狠的被傷了幾寸,好在,她已經習慣了心痛的感覺,也不差這一次了。

元瞳冷笑道:“神尊既然不信元瞳,有何必問?”

說著,看著掌心碎裂的回光鏡,元瞳的嘴角出現瘋狂的笑容,“這東西壞了,唯一能令破鏡重圓的水月鼎也認了靈汐為主。而靈汐……被神尊親手殺了。”

元瞳嘴角帶著瘋狂破壞的笑容,緩緩靠近九宸,笑意盈盈的說道:“神尊真是重情重義,被那妖女迷了心智,便連桃林的所有人都愛屋及烏,愛護有加。為何就不能為元瞳留個位置呢?”

說著,元瞳自嘲的笑笑,淡淡的將手掌一番,碎裂的回光鏡全部落在了地上,“神尊想要,就都給你吧。”

說著,化作一道光芒,消失在幽都山內。

既然都不讓她好過,那大家都別想好過。

許久之后,幽都山內再次出現一道神光,云風出現在九宸面前,問他回光鏡的事情。

可話語還未說完,地上已經碎裂的鏡子就進入了他的眼眸。

云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天宮的,他神色恍惚的走在宮道上,耳畔全是那些人的聲音。

有青瑤一遍一遍叮囑他不要魯莽的話,有天雷真君不留情的話,有九宸無奈的話,有曾經,他在桃林對青瑤說,一定會娶她的話。

許多許多的話,仿佛在一瞬間,全部出現在他的耳畔,讓他緩緩做了一個決定。

路已經走到盡頭,云風看著眼前大殿的牌匾,目光堅定,抬腳走了進去。

走到大殿中央,不由分說的跪下,對上首的天君說道:“天君,青瑤一念之差,犯下大錯,此事云風從頭到尾,都是云風口無遮攔,為讓心愛之人歡喜,釀成的大錯。云風罪責難逃,還請天君嚴懲。”

天君坐在上首,眸子高深莫測,只是淡淡的看著地下的云風,沒有說話。

云風再一次磕頭認罪,將青瑤所有的罪責都攬在自己身上,表明一切都是他的主意,他才是源頭,希望天君放過青瑤一名。

天尊有些恨爹不成剛的看著云風,說道:“你可知道,你在說些什么?胡亂說話,也許會斷送你的一切。”

云風緩緩抬頭,眸色透露出堅定的看著天君,義無反顧的說道:“都是云風的錯,云風罪責難逃,請天君嚴懲。”

天尊看著已經做了決定的云風,無奈的嘆了一口氣。

他的兩個弟子,個個天資聰穎。一個年紀輕輕便是上身之尊,前途不可限量;一個,已是威震四方的戰神將軍,更是地位尊從,受人尊敬。

怎么一個二個,都栽在女人的身上,為了所謂的情愛,竟然連自己的性命都不顧了。

要知道,神仙與凡人不同,神仙的死,特別是因為重罪被處死的,很少有輪回轉世的機會,一般都是灰飛煙滅的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