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九章 天道無情(3)

翎月疾步奔走在暗黑的夜色之中,身后利箭不斷。

顧不上許多,翎月心中唯一的念頭,便是逃走,不能被抓住,在被關進去了。

可是她終究是是囚禁了多時,早已經是疲憊不堪,若不是心中猛烈的念頭,恐怕她此刻已經被抓住了吧。

腦海有一絲的出神,翎月的右肩便貫穿了一支箭羽,狠狠的扎進肉里,帶來尖刺的疼痛。

翎月悶哼一聲,腳步一個踉蹌,眼前便出現了黑蚩的影子。

黑蚩瞪著翎月,冷漠的說道:“翎月國主,還要逃嗎?”

翎月眼眸轉動,看了看此處的環境,確實已經沒有路可以走了,唯一的能走的,便是身后的萬丈深淵,那就是縛靈淵。

翎月慘笑著緩緩后退著,看著黑蚩和圍追她的軍隊,緩緩的浮現嘲諷的笑容,說道:“我不會讓你們用我的血來打開縛靈淵,來危害六界的,絕對不會。”

黑蚩聞言皺眉,忽然有一種不好的預感。

只見翎月縱身一跳,右肩的血珠揮灑在身下的縛靈淵上,縛靈淵陡然打開一條縫隙,將翎月吞噬了進去,又瞬間閉合。

黑蚩疾步走上去,暴怒的停在崖邊,看著地上已經閉合的縛靈淵,眼眸中充斥著憤怒。

縛靈淵下,漆黑如夜,翎月跌倒在地上,傷痕累累的昏睡著。

一個高大的身影忽然走到她的身邊,居高臨下的看著她,身影一身黑袍,背影寬厚,卻無端冒著森森鬼氣。

沒過多久,鬼影便消失了,一個和翎月有著相似面容的人走了上來,看著昏迷的翎月,皺起了眉頭。

垣渡抬手,一道神光籠罩著翎月的身體,緩緩注入其中,溫養著她的身體。

翎月身上的傷口,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愈合,很快便動了動眼皮子,緩緩醒了過來。

垣渡收回功力,冷漠的站著,低頭看著緩緩睜開眼睛的翎月,面容皆是一片冷色。

翎月看見垣渡,便驚呼道:“父君?”

“哼!”垣渡冷漠的哼了一聲,沒好氣的說道:“你還知道我是你父君?沒了我,你應該好好做你的國主才是,怎么淪落到這種地步了?”

翎月沉默的垂下了眼皮,緩緩坐了起來,微微喘息著,眸色淡淡的,肯本連看也不愿意看垣渡一眼。

垣渡看著翎月這樣冷漠的態度,不由的怒火沖天,上前一步,指著翎月厭惡的說道:“你謀逆犯上,如今淪落至此還敢用這樣的態度對我,你當真以為我不敢殺你嗎?”

翎月冷笑一聲,緩緩的抬起頭,毫無畏懼的對上垣渡盛怒的眸子,開口說道:“你自然是敢殺的。你殺了我的丈夫,還害了我的孩子,你還有什么是你不敢做的?”

垣渡氣急,抬起手掌就想要落在翎月的臉上。

可翎月卻一臉倔強的盯著他,很用力的盯著,目光沒有絲毫的躲閃,神色也無所畏懼,仿佛即將要迎接不會一個巴掌,而是一團棉花似的。

垣渡的手便再也落不下去了,僵持著停在半空中,眸色帶著失望和憤怒的說道:“我生養你,給你尊榮,給你神位,到頭來還不如一個相識不久的男人?”

說著,又氣呼呼的說道:“好,好的很!今日我便碎了你的仙骨,你歸于六道輪回去恨我吧。”

說著,手臂向下,憤怒就要出手了。

忽然,墻壁之上忽然冒出一張鬼臉,帶著森然的鬼氣,古怪猙獰的說道:“你不要,給我吃吧…… ”

說著,一張血盆大口快速咬向翎月。

翎月一時間沒有準備,驚慌失措的后腿幾步,可是已經來不及了。

忽然,一只手臂當在翎月的身前,只是眨眼的瞬間,整只手臂便送進了鬼影的口中,頓時鮮血飛濺。

翎月愣愣地看著忽然轉手護住她,卻失去臂膀的垣渡,久久不能言語,只是怔怔的看著。

垣渡用完好的手臂一掌打在鬼影上,鬼影慘叫一聲,瞬間沒入墻壁之中,消失不見。

回頭正好看見翎月目光復雜的看著自己流血的手臂,不由的繃緊了臉皮,默默的走開,躲開了翎月的視線。

過了許久之后,翎月才緩緩開口,問道:“那是什么東西?魔嗎?”

聲音沙啞無力,卻帶著一絲疑惑和后怕。

垣渡走到墻角下坐著,冷笑著看了一眼鬼影消失的墻壁,說道:“那種雜碎也能算是魔?不過是入魔之人罷了。”

翎月聞言更是驚訝了,問道:“怎么會這樣?”

垣渡仿佛看傻子一樣看向翎月,冷漠的說道:“這里是什么地方?關押囚徒之處,離魔界大門如此之近,長期在這里的人,如何保持神智清醒?”

翎月眼神閃了閃,一抹無奈爬上了她的眼眸,確實如此,她無可辯駁。

又是一陣沉默,她似乎不知道怎么和這個她又愛又恨的人說話了,隔了很久之后,才再次問道:“你說的魔界大門,便是幽冥之門吧?”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