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章 天道無情(4)

天宮大殿門外,青瑤拖著渾身是傷的身軀,跪在殿外,眸色堅定,臉色卻蒼白的沒有絲毫血色。

四周空蕩蕩的,人人都知道青瑤不顧醫治自己的傷,倔強的跪在大殿之外,請求天君放過云風。

卻沒有一個人敢前來勸解青瑤一番。

直到受命前來的百扇仙走了過來,看著背脊挺直的青瑤,無奈的嘆息一聲,說道:“青瑤醫官,你已經在這里跪了一天了,還不走嗎?”

青瑤仿佛沒有聽見百扇仙的話一般,整個人沒有絲毫的反應,只是依舊眸色堅定的跪著,不動搖一分。

百扇仙走到青瑤的前面,擋住了她看向大殿的眸光,說道:“青瑤醫官,天君是不會見你的。如今下界多了許多事情,天君政務繁忙,你實在不該來打擾。”

青瑤依舊不理會百扇仙,只是艱難的挪動了身體,錯開百扇仙的身體,目光堅毅的望向大殿之內。

看著青瑤這樣倔強的眸子,百扇仙再一次無奈的嘆息一聲,臉上帶著幾分郁悶,又帶著幾分憐憫。

向來都是云風上神追逐青瑤醫官,如今看來,也并非是絲毫沒有作用的,至少,云風上神終于進入了青瑤醫官的心里,得到了她的珍重。

偏偏這個平日看似溫柔的女醫官,卻比云風上神還要倔強,此事若是沒有一個很好的處理,青瑤醫官只怕也要因為傷勢得不到及時的治療,而性命垂危了。

再一次無奈的嘆息一聲,百扇仙忽然彎腰,附在青瑤的耳畔,苦口婆心的勸解道:“青瑤醫官,天君知道你為何事而來。但你要明白,此事總該有個了結,云風上神和你同擔,那便只是石封雷型和二百神鞭而已,千年雖久,但與我們神仙來說,也不過是眨眼光陰。千年過后,總會相見。可若只是你一人承擔,只怕……”

百扇仙沒有在說下去了,青瑤的臉色已經有了反應,該明白的,依然明白了。

百扇仙無奈的搖了搖頭,淡淡的囑咐了一句讓青瑤盡早醫治自己身上的傷口,便搖著折扇緩緩離開了。

青瑤沉默的抿著唇瓣,看著眼前空曠的大殿,忽然緩緩站了起來。

只是跪了太久,推上發麻發軟,剛用力的時候,經不住的跌落回來。

一時間身上的傷口,傳來了遲遲的疼痛,讓她有些難以忍受,但她還是咬著牙,堅持著站起來。

緩緩轉過身,一步一步,緩慢的拖著昏沉的身體,一點一點的走進夕陽的余光之中。

明明面無表情,卻讓人覺得下一刻,眼淚便要傾盆而出了。

……

從前,有個凡人小將,面黑如碳,卻英氣勃勃,很濕驍勇。有一次,他外出打仗,看上了敵國一名女醫官,于是擄了回去。

他對那女醫官百般溫柔,可那女醫官心心念念皆是自己青梅竹馬的未婚夫,壓根不理那小將。

小將卻怎么也不肯放棄,耍無賴,無所不用其極。

那女醫官開始怎么也不肯接受小將,可經年累月,女醫官終于發現了小將的溫柔和情誼。

最后,女醫官從了小將,據說小將老了,帶著女醫官桂林山林,兒孫滿堂,十分幸福。

云風,我答應你了,你聽見了嗎?

女醫官答應小將了。

行至半途,青瑤緩緩倒在空無一人的宮道中,被前來的承晏帶回了桃林。

……

天宮元家祠堂,元瞳靜靜地站在祠堂中央,看著列祖列宗的祠堂,沉默著。

忽然門外傳進來一個人,徑直走到元瞳的身后,怒聲質問著:“沉姜他們,是你殺的?”

雖然是疑問句,可話語里篤定的語氣,卻是十分的清晰。

元瞳閃了閃眸子,緩緩轉身,面無表情的看著怒氣沖沖的杜羽,說道:“你沒聽說嗎?是藥王洞的醒神丹失效,天君已經處置了云風上神和青瑤。”

“一派胡言。”杜羽憤恨的怒吼著,盯著元瞳的眼眸充滿了不可置信。

元瞳抬眼看著杜羽復雜的眸光,嘴角勾起一抹嘲諷的笑容,戲謔的說道:“是有如何?難道你要到天君那里去告發我嗎?”

杜羽忍不住的后退了一步,看著元瞳的目光盡是失望,說道:“你殺了紫云臺的守將,我只當你是一時失了心智。可沉姜他們跟了你五萬年啊?你怎么能這么殘忍?”

她殘忍嗎?

元瞳冷冷的笑著,若不是她母親那樣的死去,若不是杜羽當初攔住了她去扶云殿,她也不會那么早就看清楚。

天道無情,人心險惡,別人都是不可以指望的,最信任的人也可以在背后狠狠的捅你一刀。

所以,她能依靠的只能是自己,她想做的,也只是親手去做。

這一次云風自愿擔下引誘的罪名,讓青瑤那小賤人逃過一劫,但下一次,可就沒有這么好的運氣了。

下一次,她一定會周全的計劃,讓青瑤神魂俱滅,死無葬身之地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