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二章 各不相謀(2)

從極淵藏包閣的神龍鼎內,靈汐的元神靜靜的溫養其中,安逸而寧靜。

九宸收回神識,知道神龍鼎內靈汐的元神沒有出現任何變故,緩緩松了一口氣,疾步朝著書房外面走去。

司命正好前來找九宸,迎面撞見了,便拱手行禮道:“神尊。“

九宸停下腳步,看著司命,見他一副有事情的樣子,用眼神示意他接著說下去。

于是司命再一次恭敬的開口,說道:“青瑤醫官在大殿上跪了許久,如今已經離開,被承晏帶回桃林了。”

九宸聞言點了點頭,面無表情的說道:“她是聰明人,會自己想通的。”

司命躊躇著不知道該如何開口,九宸本就心情煩躁,見他如此吞吞吐吐,頓時冷冷的瞪了他一眼。

司命只覺得脖子一寒,下意識的問著云風上神的事情。

可是天君玉令已經傳達道四海八荒,是沒有辦法在更改的了,天君的威嚴不容踐踏,云風無論如何都逃不過千年雷擊石封之行。

其實換個角度想想,雖然云風承受千年刑法,卻也不至于殞命,千年過后,青瑤和云風還能再見,到時候,說不定還可以修成正果,豈不是皆大歡喜。

只是那雷擊石封之型的疼痛,不是常人所能忍耐的,云風只怕是要吃點苦頭了。

司命見此,也沒有什么辦法,只能無奈的嘆息著,盼望著這一千年,云風上神可要堅持住啊,即便不是為自己,也要為了青瑤醫官而堅持住,等待重逢的那一日。

九宸見司命已經沒有事情了,便準備離開,可是腳步剛抬,他忽然看向司命,語氣有些著急的說道:“你那日說,她會在生辰之前死去,可本尊還是沒有感覺到靈汐元神的任何變化,說明她還活著。”

司命聞言一驚,卻也無可奈何的點頭,驗證了九宸心中的猜想。

九宸緊皺著眉頭,眉宇之間皆是化不開的哀傷和無奈。

若到了十九歲的生辰,林默還不能死去,那便算是渡劫失敗了,魔氣就永遠無法消失。

靈汐也再也回不來了,就算林默永遠都只是林默,可人終究只是短短幾十載的光陰,等林默壽終正寢,魔氣自然會到魔君身上,到時候,魔君出事,天下就要大亂了。

景休一定是用了什么法子保住了林默的命,不行他的下界去看一看。

這樣想著,九宸便動身準備離開扶云殿,司命卻仿佛早就察覺出九宸的想法,一把攔住了他的去路,苦口婆心的勸著:“神尊你的火精已經堅持不了多久了,不用神農鼎換回女媧石心,你也命不久矣,到時候,天君他老人家不回坐視不管的。”

若到了時間,林默還是無法渡劫成功,那么,等到他們兩個人的命運,只能是滅掉靈汐的元神,讓靈汐從此消失在天地間。

畢竟,天君是不可能眼睜睜的看著九宸死去的。

九宸也知道這樣一個幾乎無法抉擇的選擇,他心痛的皺起無關,問道:“最后的期限是什么時候?”

一道神光閃出扶云殿,司命從來都沒有攔住過九宸想做的事情。

凡間正式黎明破曉時分,再過一日,等旭日初升,萬物更新之際,便是最后的期限了。

所以……九宸他等不得!

…………

人間大越國的客棧,景休端著一碗冒著熱氣的面走進林默的房間,將面放在桌子,溫柔的說道:“還沒吃飯吧?我第一次做面,你嘗嘗看。”

林默抿著唇瓣走上前,依言拿著筷子,吃了幾口,然后神色有些不好看的看著景休。

景休眨眼表示不解,林默抬頭看著景休,她從未這樣認真的看過景休的模樣。

現在看來,景休的唇色蒼白的有些過分,臉上也沒有意思血色,慘白如紙,只剩下一雙眼睛,依舊明亮著,像是夜晚天空的星星,即使離得再遠,也能看見閃亮的光芒。

林默緩緩垂下眼眸,長長的睫毛掩飾著眼中浮現的哀傷,低聲說道:“修大哥,你做的面,好咸啊。”

“咸?”景休愣了愣,自然而然的拿起林默的筷子嘗了一口,有些遲疑的說道:“是有一點咸,我再給你重新做一碗來。”

說著,就端起碗,準備走出去。

可他只是剛剛轉身,就被林默拉住了衣角。

只聽林默淡淡的聲音在房間響起,說道:“赤鷩對我說,我本該是死了的。是你用命珠救了我,相當于你將你的命與我共享。”

林默看著景休緩緩轉過來閃亮的眼睛,想著再過不久,這雙眼睛也要變得灰暗,不由的淚如雨下,嗚咽的說道:“你在代我痛,代我承受本該是我承受的一切,你已經嘗不出來味道了不是嗎?以后你還會聽不見,看不見,聞不見,說不出……”

林默痛苦的哭泣著,自責不已。

景休眸色狠狠的痛苦著,放下碗抱著林默說道:“你別擔心,我是神族,我有辦法的……”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