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三章 各不相謀(3)

人間一天的時間,看似漫長實則短暫,很快,便到了血月升起的時刻了。

縛靈淵上,仲昊早早的帶著黑蚩和巫師等候在這里,等待著太陽的落下,紅色月亮的升起。

同一時刻,不知道什么時候回到山靈界的景休,也站在窗戶前,看著最后一抹太陽的余光消失在天際,開口問道:“他們開始了?“

赤鷩點了點頭,景休又不放心的問了一遍客棧那邊,聽到赤鷩保證不會出現問題,才放下心來,緩緩等到最關鍵的時刻到來。

只剩最后一晚了,這一晚過后,該做的就都做了。

景休走后,九宸找到了山靈界,準確無語的摸到了景休的居所,只可惜此刻這里已經沒有人在了。

九宸走出房間,抬眼看著天上血紅的月亮,目光悠然的嘆息一聲:你在哪里?

忽然……九宸轉頭看向縛靈淵的方向,心中涌現出一種不好的預感,似乎有大事情要發生了。

縛靈淵上,黑蚩站在仲昊的身份,將赤鷩送到的攢心釘雙手奉上,說道:“恩主,時辰到了。”

仲昊仰頭看著升到夜空高處的血月,隱隱透著詭異的幽光,忽然仰起雙手,喊道:“以魔之靈,赦萬惡罪!”

黑色的魔氣從仲昊的手中升騰而起,同時黑蚩打開木盒蓋子,攢心釘緩緩飄起,落到大陣的陣眼之上。

只能聽見轟隆的一聲,整個大地都在緩緩顫動,縛靈淵上一片幽光,漫天的蝙蝠四起,血月之光大盛,魔氣沖天,籠罩住整個山峰,封印緩緩開啟。

一聲聲巨響,驚動了縛靈淵內的垣渡和翎月,他們錯愕的看著上方坍塌的地方。

驚動了被關進牢里的欽原,聽見這個聲音,一抹驚慌的神色在他眼眸浮現,難道真的阻止不了嗎?

驚動了遠在天宮,閉目打坐的天尊,他豁然睜開眼睛,雙目如電,只是滿眼都是震驚的神色。

沒過多久,仲昊便帶著黑蚩等人進入了縛靈淵,看著早早等待著他們的翎月和垣渡。

仲昊玩味的笑著:“翎月國主,真沒想道你還沒死。”

翎月目光森然的盯著仲昊,抿緊了唇瓣不屑的說道:“你都還沒死,本君怎么舍得先死。”

仲昊聽完難得的沒有生氣,只是抬起雙手,魔氣從雙手瀉出,在縛靈淵內盤旋著,仲昊還笑著讓翎月在此看著他迎魔入境,也算是個見證。

翎月氣的上前就要打斷仲昊的施法,可她只是走出一步,便舊傷復發,差點踉蹌跌倒。

垣渡眸色緊張的看了一眼翎月,然后抬手打斷了仲昊的施法,狠狠的說道:“不知死活的東西,既然你想死,本君就送你一程。”

說澤,垣渡怒吼一聲,施法和仲昊斗成一團。

黑蚩神色古怪的看著眼前的一幕,默默的退到了一側,不參與戰斗,只是翎月卻腦子一熱,沖了上去。

眼看仲昊的魔刀就要砍傷翎月,垣渡忽然推了翎月一把,也給了仲昊機會,兩個兩敗俱傷。

翎月趕緊上前,著急的問著垣渡傷勢如何?此刻擔憂的神色不言而喻。

垣渡沉著臉,罵翎月是亂臣賊子,讓她趕緊離開,可翎月卻死活不走,一直僵持著。

忽然,黑暗之中穿出來幾聲掌聲。

從黑暗里緩緩走出兩個人影,正是趁機跟進來的景休和赤鷩。

景休低頭看著地上的垣渡和翎月,冷漠的鼓著掌說道:“真是感人啊。”

仲昊咳嗽兩聲,看著景休和赤鷩猙獰的笑著:“既然人都到齊了,那我就一起送你們上路吧。”

說著舉刀就要殺過去,忽然一把刀貫穿了他的身體,仲昊不可置信的回頭,看著一臉冷硬的黑蚩。

憤怒的揮手,將黑蚩摔出數丈,眸子里皆是憤怒的火苗,:“混賬,竟然敢背叛本君。”

仲昊舉刀就要殺了黑蚩,景休和赤鷩瞅準時機,快速出刀攻擊了過去。

一時間,幾人混戰成了一團,黑蚩不知道什么時候再一次被踹飛,砸到墻壁而緩緩滑落,嘴角鮮血不斷。

景休和赤鷩聯手配合著,費盡全力才將仲昊斬殺于刀下。

景休看著滿臉鮮血的仲昊,神色漠然。黑蚩用力的笑著說:“國師,他死了。”

景休緩緩側頭,聲音似鬼魅的說道:“那么,該你了。”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