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五章 涅槃重生(1)

幽都山外,疾風呼嘯,濃云密布,天地間一片壓抑的凝重。

九宸看著靈汐,深吸一口氣:“我在救你。”林默搖著頭,步步后退:“你想殺我,救靈汐回來。”

九宸上前一步,斬釘截鐵:“你就是靈汐!”

“不,我不是!”林默激動地大喊,尖利得幾乎破音,腳下向后退,離魔氣更近。身后天雷見狀,轉頭喝道,“愣著干什么?將她擒下!”話音落,元瞳等人殺氣騰騰,一擁而上。

“滾開!”九宸驟然揮袖將他們擊飛,天雷重重摔倒在地,怒喝道,“九宸,你瘋了!”九宸面色冷肅,好似含了萬年冰霜,趁這個空檔,魔氣忽然竄起,猶如蜘蛛網般猛地向靈汐襲來,卻被九宸又一道蓬勃仙力死死鎮壓,頓時發出刺耳的尖叫:“小丫頭!快進來,快到本君這里!他們都要你死,他們都要你死,快到本君這來!”

林默倒在地上,茫然的看著四周,只覺得刺骨的冰冷。九宸抬頭看了眼漸漸亮起的天空,轉頭深深看向林默,帶著一些懇求,緩緩道:“是什么護你至今?景休給了你什么?把它給我。”

林默眼神怔愣,眼角一行淚滑下:“給你了,我就會死的……九宸,你要殺我嗎?”

九宸張了張口,嗓音沙啞,他似是想要說服自己,再一次緩慢道:“你就是靈汐,你的親人、朋友都在天宮等著你團聚……這是救你的最后機會……”

林默凄然一笑:“你呢?也在等著團聚嗎?”

九宸頓了頓,死死的攥緊了手:“我在等你。”

林默木然的看著九宸,這一刻她忽然想要痛哭想要嘶喊,想要瘋狂的撲上去抓住九宸的衣領,拽著他讓她看看自己是誰。但到最后,她只是撇開頭,有些哆嗦的笑了出來,帶著眼淚,渾身顫抖得牙尖甚至撞上了嘴唇,但她根本感覺不到了:“不是我,你等的不是我,你明不明白?”

林默爬起身來,“我叫林默,我是蓬山府渭縣人,家住在渭縣蘆花巷。”她的眼淚緩緩落下,“我有父有母,有家人有朋友,我父親叫林少海,是醫署局的官員,我母親姓楊,我祖母姓高,我有妹妹,她叫林綻,她不喜歡我,總是欺負我,但我從沒有真的與她生氣……”

林默淚如雨下,哽咽著:“我今天十九歲了,過去的每一天,每一刻,我都記在心里,怎么就是假的了?怎么就是一個劫了?”

九宸心如刀絞,卻說不出一句話,林默抬起婆娑的淚眼看他:“你要殺我嗎?你想要我死嗎?你來到我身邊的每一天,都是在等這一天嗎?”

太陽就要出來了,金色的光隱隱從地平線下露出頭,九宸看著淚流滿面的林默,心痛得無法克制,他喉頭干澀,幾次張口,仍道,“九宸阿默,聽話——”

九宸的話好似刀子般,瞬間刺穿林默的胸口,她與他靠的極近,可是卻覺得這個男人已經遠遠的棄她而去了,林默笑著,眼淚卻不斷落下:“九宸,你的心里至始至終,只有一個靈汐,你可曾愛過我呀,可曾愛過真正的林默嗎?”聲聲泣血,如同含著滅頂的哀痛,隨著話音落下, 林默耳后魔印一閃,頃刻間消失殆盡!

情劫已過!

剎那間,魔君好似被人扼住咽喉一般,發出痛苦的慘叫!響徹整座幽都山!林默耳后的魔印,只剩下最后一道,極淺的,好似就要消失一般,太陽騰的一下跳出了地平線,光芒普照,一點一點向前推進,向著幽都山,快速而來,九宸驟然回頭,面色焦急:“阿默!來不及了!”

林默在他面前笑開,笑得越來越美,越來越燦爛,輕輕將手貼合向自己的額頭,語氣低喃,如同情人之間的囈語:“好,好,好,你要的,我給你。”她倏地閉上眼睛,猛地嘶吼一聲,一顆熒光閃爍的命珠,出現在她的手中!

眾人都在剎那間怔住,那一刻,所有的傷瞬間回到了林默的身上,她搖搖欲墜,她支離破碎,她痛到說不出一個痛字!卻顫抖著伸出手,將這一生所有的愛戀,所有的信任,所有的期盼,所有的等待,都一點點送過去,送到了九宸面前。

九宸定定的盯著她鮮血淋漓的手中,那顆璀璨的命珠,林默慘笑一聲,喉中一股股冒出了血來。陽光緩緩推進,照進幽都山的山腹之中,眼看著就要來到此地,九宸緩緩伸出手來,林默凝視著他,“你記住,與你同在桃花小筑,為你裁衣煮飯,愿嫁你為妻的凡人叫林默。你一直在等待的那個女孩是靈汐,別再弄錯了。”最后一句話,林默說得輕而緩,像是一聲幽遠的嘆息,一場巨幕落下的平淡告別。

九宸微微瞪大了雙眼,失聲道:“阿默!”林默已閉上眼,將命珠放到九宸手中,她耳后僅剩的魔印突然破裂,猶如一團烈火瞬間灼燒起來!伴隨著九宸痛徹心扉的大吼,魔君突然發出一聲震徹天地的嚎叫!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