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六章 涅槃重生(2)

萬頃桃林,灼灼盛放,如粉色的云霞,小橋流水,竹屋亭亭,一切都仿佛還是記憶中的模樣。

藥廬之中,青煙繚繞,香爐中插著三柱清香,靈汐跪在蒲團上三叩首,望著樂伯的靈位,雙眼泛紅:“爹,女兒回來了。”她望著樂伯的靈位,百感交集。“靈汐?”正當她出神,外頭忽然傳來一聲驚喜的呼喚,她轉過頭,只見承晏急匆匆的沖了進來,滿面喜色,“你回來了!”

碧波蕩漾,片片花瓣墜入湖水中,漾起的漣漪亂了水面上并肩坐在一起的兩個人影。

承晏似在發泄心中的苦悶,將手中的石子用力打出,在湖面掀起一層層擴散的漣漪,他心情低落的一嘆:“……就這樣,云風為了救我姐,獨自扛下了罪責,被天宮封禁在自悟崖,不但要飽受千年的石封之苦,還要每日早晚受兩次雷擊之刑,千年不改,日日如此。”

靈汐望著桃林熟悉的一草一木,恍然隔世,良久之后,也不禁長嘆:“沒想到這段時間,竟然發生了這么多事情。”

承晏唏噓苦笑:“是呀,現在近乎是我一個人照看桃林,都快撐不住了。”

靈汐把手搭在他肩上,勾起唇角:“無妨,如今我回來了,一切都會好起來。”承晏看著她通達溫暖的笑容,覺得她似遠還近,像是那個熟悉的她,卻又好似有哪里不一樣了,不禁道:“你這次歸來,好像變了很多。”

靈汐放下手,看著遠處起伏的青山:“是嗎?在這世間能讓人改變的東西,唯有時間和劫難,我運道不濟,剛巧都遇上了。”

承晏感同身受的點頭,失落地嘆了口氣:“是呀,你和我姐的運道都不太好。”說到這里,靈汐忽然想起一事,“師姐在何處?”承晏轉頭看她,欲言又止。

群山隱隱,一處石壁前,一直小狐貍安靜的蜷縮在云風石像下,忽然,它似有所覺的抬頭向天空望去。只見一道白光劃過,靈汐翩然落地,眼圈含淚,幾步上前:“師姐!”

小狐貍仙光一閃,恢復青瑤人形,定定望著靈汐,久別重逢,她眼中濃稠不化的惆悵漸漸散去,轉而浮現欣慰的笑容,充滿了身為長姐的舔犢之情,迎上前去,握住靈汐的手。

天宮,鎖妖塔中,光線幽暗,沉重的大門吱呀呀的打開,陽光隨之射入,照亮了一條通往“神農鼎”的道路。

一道身影疾步走進來,漸漸露出天尊凝重的面容,他目光鎖定女媧石幻化的“神農鼎”,伸手一招,掌心仙光閃現,真正的神農鼎出現在他的掌心。鎮守在塔中的“神農鼎”,漸漸變回女媧石心,仿佛心跳一般,閃爍著微弱的瑩瑩寶光。

鎖妖塔外,司命焦急的在鎖妖塔外走來走去,不時探頭看想鎖妖塔大門,忽然,天尊沉著嘴角,神色疲憊地走出鎖妖塔,司命眼前一亮,連忙迎了上去,目有所期的看著天尊。“回扶云殿。”天尊卻只是嘆息一聲,拂袖而去。

盡管是青天白日,可是殿外的陽光,卻難以照亮扶云殿中的晦暗,九宸一臉灰青的昏迷在床榻上,呼吸微弱,命在旦夕之狀。十三端著雙手,擔憂的望著九宸,開陽更是坐立不安,神色急躁地不時張望殿外:“天尊去了許久,怎么還沒回來?”

一旁的含章皺眉:“此去從極淵一來一回,又要去鎖妖塔為神尊換回女媧石心,定然是耗費時間的。”

“我是擔心神尊撐不住呀!”開陽跺腳,急得好似熱鍋上的螞蟻。此刻,九宸體內的火晶,正在漸漸的熄滅,而九宸的呼吸也更加微弱下去,十三紅著眼睛,怒斥開陽:“你能不能說點好話,不會說就閉嘴。”開陽垂著頭,不敢出聲。

氣氛正壓抑,忽然,天尊與司命疾步走進大殿,三人眼前一亮,忙迎了上去,齊聲道:‘天尊!’

天尊目不斜視,不理三人,直接來到床前,單手一翻,女媧石心閃現,他開始施法,為九宸續入女媧石心,只見九宸體內火晶恰至熄滅,立刻被女媧石心取而代之。

施法完畢,天尊定定的凝視著毫無反應的九宸,司命等人大氣不敢喘的圍在四周,忽然,九宸胸口散發微弱的寶光,漸漸遍布他的全身,他原本灰青的臉色漸漸恢復生機。天尊一直緊繃的全身,終于如釋重負的松弛下來,整個人也隨之一個趔趄險些跌倒,司命連忙攙扶住天尊,迭聲問:“天尊,您怎么樣?”

天尊疲憊的擺了擺手,他如同慈父一般觀望了九宸片刻,眼神有關切,有擔憂,也有些許難以言明的無奈,最終化作一聲嘆息:“你們好好照料他。”

幾人齊聲應是,天尊疲憊的連話都不肯多說一句,他擺了擺手,頭也不回地轉身離去,只是落寞的背影,略顯佝僂,仿佛老了許多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