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八章 涅槃重生(4)

元瞳站在方升身后,看著一步步走上大殿的靈汐,只覺得氣血上涌,躁怒難當!

靈汐走到階下,拜倒:“桃林靈汐,歷劫歸來,前來拜見天君!”

天君微微一笑:“上天有好生之德,你本無錯,只是造化弄人,如今洗去魔氣,重獲新生,是你的機緣。”

天雷真君忍不住上前一步:“天君,此女伙同九宸,觸犯天規,不可輕縱啊!”

靈汐豁然轉身,盯著他道:“敢問真君,何為天規?”

天雷真君眉毛一豎:“大膽!本座與天君說話,哪有你插嘴的份兒?”

靈汐不避不讓:“真君身為上神,乃是前輩,傳道受業,職責所在。小仙有不懂之處,問上一句,有何不可?”

天雷怒極,靈汐直視著他:“真君還沒回答我的話,小仙觸犯了哪條天規?”

天雷哼一聲,轉過頭:“你與九宸在紫云臺上瞞天過海,欺騙眾仙,不尊懲處,逃得一命,你此刻人都已經站在這了,還想狡辯嗎?”

靈汐冷冷一笑:“敢問真君,哪條天規說了,小仙不能活?”

天雷真君理直氣壯:“你身負魔氣,是破除魔君封印之人,你有此罪在身,還不當死嗎?”

靈汐目光冰冷,緩緩道:“原來身負魔氣便該死。”

天雷嗤之以鼻,沒有回答,像是在說她明知故問,靈汐也點點頭,卻是語氣悠然:“好,我認。但現在我一身清白,已無半點魔氣,是否就不該死了?”

天雷真君聞言一愣,張了張口,靈汐轉身,對著天君拜下:“天君,小仙生于桃林,見過的飛鳥走獸比人還多,小仙見過嫩草從頑石縫隙中破土而出,見過斷腿的山羊以三足奔跑卻快逾奔馬,見過只能活一日的浮游卻忙于繁衍后代。螻蟻尚且偷生,小仙不幸,嬰孩之時便被魔氣侵擾,但小仙不曾害過人,也堅信自己絕不會從魔,這才懇求戰神救我一命。小仙斗膽問天君一句,想活著,是罪嗎?戰神憐我無辜,助我渡劫,是罪嗎?”

“你!”天雷真君一時被氣得說不出話,天君伸出手來,輕輕壓下去,天雷真君只得訕訕住口。天君微微一笑,“你這次來,是為九宸說項的?”

靈汐沉默不語,天君捋了捋胡子,輕笑:“你是怕,本君會懲處他?”靈汐垂首,意有所指,“天君仁慈,定與那食古不化、鐵石心腸的老神仙不同!”

天雷真君吹胡子瞪眼,天君聞言一笑:“九宸救你,本君是知曉的。”

此話一出,眾人頓時一驚,天雷更是目瞪口呆,天君伸手壓了壓,眾人這才恢復平靜。“古往今來,連渡三劫者,少之又少,無不是上古先賢,大能之士。你身負魔氣,是魔君沖破封印,重回世間的希望,魔族對你勢在必得。天雷真君等人有自己的職責,不愿為你冒遺禍蒼生的風險,這是他們的選擇,本君與九宸愿意給你一個機會,是本君的選擇。在這件事里,沒有對錯,只有立場,你可明白?”

靈汐頷首,天君又道:“你如今因禍得福,不但洗去魔氣,還連渡三劫,一躍成為上神之身,這是你的機緣。所以,你不可心懷怨恨,壞了自己的修行,知道嗎?”

靈汐心中感激,再次拜倒,天雷卻是瞪大雙眼:“上神?”眾人聞言,不可置信的看向靈汐,竊竊私語。靈汐抬眼看向天君:“那天君是不準備處置我了?”

天君一笑:“你自己也說了,你只是想要活著而已,何罪之有?更何況你現在體內已無魔氣,本君更沒有懲處你的理由了。”

靈汐咬了咬唇,欲言又止:“那戰神……”

天君看著她,和藹一笑:“九宸助你渡劫,滅殺魔君,有功無過,自當嘉獎。”

靈汐大喜,立刻叩首下去:“多謝天君!”天君笑了笑,示意她可以起身了,靈汐卻并為其身,抬起頭來,高聲說道:“此事已了,但靈汐卻另有一事。”

天君眉梢一挑,只聽靈汐道:“靈汐有一樁冤屈,要上報天庭!”

元瞳聞言不由得渾身一顫,凌厲的視線頓射向靈汐!

天君微蹙眉頭:“有何冤屈?”靈汐雙眼直視他,“靈汐要狀告一人。”她說完,緩緩回過頭,正對上元瞳慌亂而帶著憎恨的眼神,緩緩道,“元、瞳、上、仙!”

一時間,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了元瞳身上。

宮道上,九宸緩步走著,忽然,前方司命快步迎面而來,邊走邊高喊:“神尊!神尊!”

九宸皺眉,還未開口,司命已氣喘吁吁跑到近前,迭聲道:“靈汐!靈汐來了!”

九宸一喜,頓時一把抓住司命的手腕:“在哪?”

司命指向大殿的方向,“大殿之上!”九宸不由得面容一肅,抬眸遠遠望去。

大殿上,無數視線投向元瞳,元瞳昂首挺胸,表情淡漠,但眼神里卻是掩飾不住的憤恨和畏懼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