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九章 重歸山靈(1)

扶云殿大殿上,九宸坐在上首,靈汐與司命、十三眾人,站在當中。十三圍著靈汐左瞧右瞧,興奮不已:“我早就知道,你肯定不會死,神尊這么神通廣大,肯定會救你的!”

九宸目光定在靈汐身上,一瞬不錯,目不轉睛,司命知情識趣,輕輕咳了一聲,拉了拉十三的衣袖:“十三啊,我們先下去吧。”十三渾不在意,隨手拂開司命,依舊興奮的說:“你怎么下去轉一圈就成上神了,這么好的運道!神尊,我也想下凡歷劫,最好一次歷個百八十劫,那我回來,豈不是比天尊都厲害?”

九宸恍若未聞,依舊盯著靈汐,靈汐低著頭,沉默不語。十三還在喋喋不休,司命忍無可忍,一把捂住十三的嘴:“神尊,小仙還有事,先告退了。”

司命說完,也不顧十三的掙扎,拉著她就出了大殿,開陽和含章等也連忙拱手行禮,躬身告退,殿門關閉,擋住了外面的光線,也擋住了喧囂的聲音,一瞬間,這個世界好似只剩下了他們二人,靈汐抬起頭來,直視著九宸炙熱的目光,九宸抬起手來,遙遙的伸向她,聲音沙啞道:“過來。”

靈汐站在原地,輕咬著唇,淚盈于睫,腳下卻一時挪不動步子,九宸忽一招手,靈汐只覺得身形一輕,不受控制地飛了過去,趴在了他懷里,忍不住身形一僵,卻很快放松下來。她仰起頭,定定的看著他,伸出手撫上他的心口,“在凡間,一直聽不到你的心跳聲,還以為你生了什么病。”靈汐一笑,眼淚撲朔朔的落下,“疼不疼啊?”

九宸握住靈汐的手,搖搖頭,靈汐心中一痛,怎么會不疼呢?九宸伸出手來,摟住靈汐的肩,靈汐伏在他的膝頭,肩頭聳動,哭泣出聲。

“你們說他們在里面說什么呢?靈汐好久沒回來了,出來大家一起聊聊嘛,就他們兩個有什么好說的。”十三趴在大殿門前,墊著腳往里看,一副急不可耐的八卦樣子,司命無奈的站在一旁,含章笑吟吟的看著她,“十三,你想知道就進去,在這站著能聽到什么。”

司命立刻瞪了含章一眼:“你怎么不進去?”含章撇撇嘴,他還沒活夠呢。

花煙站在一旁,卻是面有憂色,忽然對開陽道,“你說山靈族的景休國師,將自己的命珠給了靈汐,可是真的?”見開陽點頭,花煙忍不住蹙眉,“命珠是山靈一族的本命真元,他給了靈汐,對自己的損害極大,他沒有受傷嗎?”

司命疑惑的看著花煙:“花煙,你似乎很關心那位景休國師?”

花煙連忙搖頭,低聲說:“沒……沒,我只是……只是覺得,那位景休國師將命珠都送給靈汐,定是極喜歡她的了。”

開陽攤了攤手:“他喜歡又有什么用,誰還敢跟神尊搶女人,活得不耐煩了?”一旁十三看了半天,什么也沒看到,頗有些急躁:“都多長時間了,神尊和靈汐在里面干什么?怎么還不出來?我進去看看!”說著就要推門,司命大驚,連忙拉住她:“我的姑奶奶,你快長點腦子吧。”

開陽和含章兩人在一旁笑吟吟的看著,扶云殿好久沒這么熱鬧了。花煙卻絲毫感受不到這熱鬧中的喜氣……這里這樣熱鬧,那……他那里呢?

日光正好,卻驅不散景休居所內的陰霾。景休一人坐在榻上,一身血衣依舊未換,渾身傷痕,臉色蒼白,好似將死之人。他的手中握著他的命珠,就這么坐在那,愣愣的看著那枚命珠發呆。門口,赤鷩小心的走進來,上前低聲說:“國師,屬下帶巫醫來了,讓他給您看一下吧,您傷得很重。”

景休一言不發,好似沒有聽到他的話一樣,赤鷩想了想,又說:“縛靈淵已然關閉,仲昊的手下大多已被我們擒住,有僥幸逃脫的也不足為慮,只有翎月國主……”說著看了景休一眼,卻見他依舊是毫無反應,只得繼續道,“翎月國主身負重傷,昏迷不醒,現在已經被安置在寢殿之內。具體要怎么做,還請國師示下。”

景休依舊不言,赤鷩焦慮,想要開口再喚,黑蚩上前一把,輕輕按了按赤鷩的肩,上前道:“國師,魔君已滅,說明林默姑娘渡劫成功,她沒有死。”

景休好似被一團枯葉,再次被點燃了,他緩緩抬起頭來,看著黑蚩,眼睛通紅,猶如困獸:“沒——死?”黑蚩頷首,景休嗓音干啞,“沒死,為何不回來?”

黑蚩頓了頓:“也許,被什么事耽擱了。”

“什么事?”景休目光灼灼,直如刀鋒,直逼得黑蚩忍不住低下了頭,“她在哪?天宮?”景休的鼻息間發出一絲苦笑,那笑聲太短,連一絲歡愉的味道都沒有,“她還會回來嗎?”

黑蚩與赤鷩都不敢再多言,黑蚩拉了拉赤鷩,兩人于巫醫一起,退出房間。房門關上,房內更加寂靜,景休看著那枚命珠,許久,操著沙啞的聲音緩緩說道:“我對你這樣好,連自己的命都給你了,你卻還是要為了那個人去死。阿默,你怎可這樣待我?”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