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一十一章重歸山靈(3)

景休居所外,兩名侍衛面無表情的守在門口,一干群情激奮的山靈界大臣,正與赤鷩爭執。

“因何不讓我等面見國師,我等有要事稟告!”赤鷩冷著臉:“本將剛剛已經說了,國師有傷在身,不便面見諸位,諸位若有事稟告,可以由本將轉達。”

另一大臣又道:“此次我山靈一族遭逢傾覆之難,其罪魁禍首便是仲昊與黑蚩,如今仲昊已死,為何黑蚩搖身一變,成了屠魔功臣,甚至還接掌了天息宮的防衛大權?”

赤鷩寸步不讓:“此乃國師的安排,稍后自會給諸位一個交代。”

眾人紛紛道:“不行,老夫現在便要面見國師說個清楚,黑蚩作惡多端,殺人無數,說此人投誠,老夫萬萬不信!”“對,不信!”

你一言我一語,赤鷩面色愈發森冷。

而此時屋內,景休形容枯槁,滿頭亂發,一身血污,依舊手握命珠,坐在榻上。

黑蚩低眉順目,站在一旁,垂頭不語,屋外,赤鷩與眾大臣的爭執不斷的傳進來,人聲嘈雜,忽然,景休緩緩睜開眼睛,一雙眼滿是血絲,疲憊不堪。

黑蚩嘿嘿一笑:“這些人,仲昊殺進來的時候,他們一個個都躲得快,如今卻是忠心耿耿,感天動地。”

景休仍無反應,黑蚩仍舊繼續道:“國師,國主掌權之時,可是將您定罪關押禁圉,眾臣若心懷歹意,完全可以用此來構陷于您,待國主醒來怕是一切皆休。”景休終于有了反應,緩緩轉頭,看向黑蚩,黑蚩再接再厲,“國師,人活一世,尚且要經歷三劫八苦,更何況是神。一時受挫,就頹廢不前,不是您。”

景休聲音沙啞:“你想說什么?”

“屬下想說,抓住機會,這山靈界就能改天換日,若不然,大難即在眼前。林默姑娘與靈汐本是一體,她是我山靈界的公主,早晚是要回來的,難道您要以當前之姿等她歸來嗎?”

此話一出,景休雙眼有了神采,他垂頭看著手中的命珠,目光變得堅定起來:“你說的不錯。”

景休展開雙手,命珠瑩瑩發亮,緩緩飛起,沒入他的額頭之中。

屋外,眾大臣情緒愈發激烈:“不行,今天說什么老夫也要面見國師!”“誰敢?”赤鷩面冷,緩緩抽刀,眾人見狀,頓時更加激憤:“我等皆是山靈重臣,你區區一個將領,敢對我等胡來?”話音剛落,忽聞一道清冷的嗓音,“他不敢,那本公主呢?”

眾人一愣,只見寶青面色凝然,氣勢洶洶地走了過來,紛紛行禮:“我等見過公主。”

寶青眼神冷冷地掃了他們一遍,眾人都忍不住伏低了身子:“景休哥哥為了鎮魔而傷,爾等跑到此處擾他休養,想干什么?”

一人道:“公主,我等并非有意打擾國師的清凈,實在是如今的局面,需要國師出面。”眾人紛紛點頭附和,就在這時,一陣金光突然從景休居所內傳來,四面八方被濃厚的靈氣沖擊,風聲陣陣,草木搖擺!眾大臣張口結舌,目瞪口呆,俱都不可思議看向房中:“這……這是……上神之威……”

房門打開,景休走了出來,一身國師法袍,頭發咒紋密布,他目光陰冷,掃向眾人,寶青見到景休安然無恙,不由喜形于色:“景休哥哥,你沒事了!”

黑蚩站在一旁,淡淡道:“國師閉關三日,晉升上神之位,臣代撼山全族,恭喜國師,天佑我族!國師大喜!”說完一馬當先,跪倒在地!

眾大臣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紛紛跪下:“天佑我族,國師大喜!”

景休面色淡淡,往前走去:“你等隨我去見國主。”眾人低頭稱是,隨后跟上,寶青忽道,“景休哥哥,我也去!”

景休頭也不曾回,只道:“你在這等我。”景休說完,當先離去,身后浩浩蕩蕩跟了一群人,寶青站在原地,愣愣看著他離去的身影,只覺得如今的景休,似乎有些不一樣了。

翎月寢殿中,愁云慘淡,清苦的藥香彌散,空氣中仿佛都籠罩了一騙濃霧,悶得人喘不過氣,石婆婆凝神,一勺一勺給翎月喂著藥,忽然,小福突然從外面快步跑進來,急匆匆道:“石婆婆,國師帶著一大堆人往這邊來了。

石婆婆手中的藥碗頓時跌落,卻很快鎮定下來,年邁的婦人滿面陰沉,緩緩站起身來,二人走出寢殿,遠遠地,就見景休帶著黑蚩、赤鷩和一干大臣,浩浩蕩蕩大步而來,小福關上殿門,石婆婆站在門前,冷眼看著逼近的景休,一臉戒備之色。

景休等人走到寢殿前,石婆婆微微頷首:“景休國師。”景休淡淡的看向寢殿方向:“國主如何了?”石婆婆答道:“剛剛喝了藥,還在睡著。”

景休上前:“本座進去看看。”一步還未邁出,石婆婆伸出手來,擋在門前,“國師留步。”景休停住,眉梢微挑,冷冷的看向她,石婆婆不避不讓,“國主還沒有醒來,巫醫吩咐過,國主需要靜養,不便打擾。”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