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一十二章 重歸山靈(4)

大殿內彌漫著藥味,翎月憔悴的躺在床上,昏睡不醒,石婆婆與小福站在一旁,一臉戒備的盯著面前的兩人。陽光從靈汐背后射入,靈汐的面容藏在陰影中看不真切,她盯著近在咫尺的親人,一時間竟不敢上前。

景休在她身后輕輕道:“國主本就有傷在身,不是仲昊的對手,被伏后,仲昊為了蒙蔽朝中百官和天族來使,以攝魂之術操控國主,致使她神魂受創,傷上加傷。”

靈汐咬了咬唇,心中一陣愧疚,這都是她的錯……景休好像知道她心中所想,柔聲寬慰道:“此事與你無關,你不必自責。”

靈汐不語,緩緩上前,走到床邊,凝視著昏迷不醒的翎月,眼中漸漸浮起哀傷,她伸出手,手指微微顫抖著觸摸著翎月消瘦的臉頰,低聲喚道:“母親……”翎月毫無反應,靈汐鼻子一酸,眼淚落下,“母親,我回來了。”

身后,景休看著悲傷的她,眼現疼惜,許久,才轉身走出走出寢殿,門外只有赤鷩一人,見他出來忙迎了上來:“國師。”

景休不言,往前走去,赤鷩跟在他身后,徑直到了花園中才停下,景休轉身,淡淡道:“說吧。”

赤鷩垂首:“國師,黑蚩說得對,國主不是蠢笨之人,她很快就能能想清楚,是我們縱容仲昊占領山靈界,打開縛靈淵,目的就是為了殺垣渡報仇。她若醒來,不會放過我們的。”

景休眉心緊鎖,沉默不語,赤鷩小心的打量著景休,想了許久,緩緩說道:“靈汐仙子如今守在國主身邊,我們……該怎么辦?”

景休背負雙手,淡淡道,“阿默是我山靈界的公主,她本來就該住在這。”赤鷩不言,果然,景休又道,“至于翎月,她是阿默的母親,樂伯已死,阿默已經沒了父親,不能再傷阿默的心了。”

“可是——”赤鷩忍不住出聲,景休抬了抬手,望著花園中郁郁蔥蔥的花草,聲音冷靜,“不能殺了她,就讓她昏著吧……叫巫醫,來見本座。”

夜色如墨,暗夜無星,連蟲鳴聲都不可聞,景休居所中,更是一片落針可聞的寂靜。

巫醫跪在地上。景休坐在桌前,默默看著書,忽然一笑:“有趣!”

巫醫和赤鷩聞言,都向景休看來,景休向后仰靠在椅子上:“這書上說,大越國境內有一凡人書生,手不釋卷,很是刻苦。忽有一日,他突然昏睡不醒,這一睡便是三年,他母親以為他生了怪病,遍請名醫,卻都束手無策。”

景休放下書卷,向巫醫看來:“你們猜,后來如何了?”

巫醫愣愣的看著景休,不知說什么才好,景休看起來也并不想等他的回答,自顧自道:“三年后,他忽然醒來,說自己在夢中去了仙界,跟隨仙師修行了三千年,如今學有所成,方回來家中。旁人自然是不信的,但這書生卻施展神通,帶著親人家眷一同飛升天宮,連家中

雞犬都跟著去了仙界。你們說,這可是真的?”

巫醫面色微白,結結巴巴道:“這……這凡人的志怪故事,大多胡編亂造,不可信。”

景休笑吟吟看他,“是嗎?巫醫不信,本座卻是有幾分相信。”他眼中幽光深深,“常言道,洞中方七日,世上已千年,夢境也是一般。有傳言說,上古時期,三皇五帝參悟天地后,飛升超脫,在這九重天上,還有天外天,世間萬物的至理在天外天中都可尋到答案。”

“你說國主昏迷這么久,你說,她的神魂會不會已經去了天外天?”此話一出,無異于平地驚雷,巫醫瞠目結舌,“這……國主久被攝魂之術操控,又被仲昊所傷,神魂重創,內傷嚴重,昏迷不醒,也是……也是常理。”

景休面色陡然一寒,冷冷望來:“怎么,一介凡人都能在夢中神游仙界,國主乃是鳳凰族人,血脈高貴,又是上神之身,你認為國主不配有飛升天外天,成為六界至尊的機緣嗎?”

巫醫目瞪口呆,訥訥不敢言,景休施施然起身走到他身前,俯視著他,一字一句:“還是,你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心思,想要毀了國主的這份造化?”

巫醫聞言忙撲倒在地上,砰砰磕頭:“小仙……小仙絕不敢……”

景休滿意地點點頭:“這就對了,不管國主是真的受了傷,還是神游物外、超脫天地,都是她的機緣命數。本座并非要你做什么犯上弒君之事,只是希望你稍稍調整一下藥方,不要再以猛藥激蕩國主神魂,強行喚她醒來。改為幫助她凝神安睡,在夢中漸漸滋養神魂,可明白嗎?”

巫醫面上涔涔汗水落下,景休又道:“本座知道你醫術高明,畢竟你出身大族,族人眾多,本座相信,以你的能力,不會讓本座失望,也不會讓家人失望。”

巫醫愕然抬起頭來,看著景休冷冰冰的眼睛,許久,垂下頭去,好似一身的力氣都被奪去,閉目拜倒:“是……”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