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一十三章 兩處相思(1)

宮道之上,紫光與天兵押著元瞳,元瞳手腳皆被鐐銬枷鎖捆綁,步履踉蹌,形容狼狽。

遠遠的,九宸一襲白衣,衣帶臨風,大步走來,身后司命亦步亦趨,喋喋不休:“神尊,您要去哪?可是要去山靈界看望靈汐?還是要去自悟崖看望云風上神,可否帶上小仙? ”

九宸目視前方,一言不發,司命鍥而不舍,依舊道:“神尊,帶上小仙吧,或者您下一個禁足令,讓十三不要再來尋小仙。那日您重傷在身,小仙一時悲傷情動,與她這個……稍稍親密了一些,沒想到她會錯了意,自己寫了婚書送到司命殿來。婚姻大事,怎能如此兒戲,她現在還在小仙殿中呢,神尊,神尊,您能不能管她……”

司命就像只蜜蜂,繞著九宸說個不停,九宸面露不耐,加快腳步,理都不理,兩方人馬在宮道上迎面相遇,俱都腳步微頓,元瞳看到九宸,不由得愣住,紫光和兩名天兵忙押著她退至一旁。

司命看到幾人,頓時住嘴,視線在元瞳身上輕輕點了一點,對著紫光微微頷首。

紫光點頭回禮,又向九宸施禮,九宸目不斜視,甩袖向前,從始到終,看也沒看元瞳一眼。

元瞳看著離去的九宸,忍不住一聲嗤笑,眼角卻有淚痕滑落,只覺這一顆心如死灰一般,再冷無可冷。

天息宮寢殿中,燭火昏黃,靈汐握著翎月的手,一動不動的坐在窗前。更漏深深,細沙滑落,窗外微微泛著亮光,又是一夜悄然度過。

空曠的大殿中,兩個相依的人影,仿佛皆彼此唯一的依靠。

石婆婆在一旁默默看著,神色間有一絲觸動,轉瞬卻又換上防備,許久,她緩緩走上前:“靈汐仙子,你已熬了一夜了,先回去休息吧。”

靈汐搖頭,緩聲道:“不用,我要留在這,陪著母親。”

石婆婆寬慰她:“要陪,也不在這一日兩日,有老奴在,國主不會有事的。您好好休息,休息好了再來,也是一樣。”

靈汐想了想,依依不舍的起身:“那就勞煩婆婆了。”

石婆婆微微頷首,靈汐這才一步三回頭地不舍離去。

她才推開天息宮寢殿大門,就見景休背對著她站在門外,聽見開門聲,連忙轉過身: “阿默。”

靈汐微微一愣:“修大哥?”

景休上前兩步,關切道:“一夜沒睡吧?這些事,可以交給下人去做的。你的身體還沒好,需要休養。”

靈汐低頭,神色落寞:“我想多陪陪她。”

她與母親分別數萬年,未曾謀面,好容易相認,卻就是這般光景,所求不過就是能多陪陪母親罷了。

景休聞言,一陣默然,片刻才道:“跟我來。”

靈汐微怔,卻依言關上殿門,跟在他身后往前走去。

景休徑直將靈汐帶到了一間房外,推開房門,只見房間內布置精巧,裝飾典雅。

二人走進屋中,景休環顧四周:“你暫時先住在這,國主還沒醒,不宜大興土木,等過陣子,我專門修一座寢殿給你。”

靈汐忙擺擺手:“不用了,這里挺好的,不用那么麻煩。”

景休淡淡一笑,走到桌前,桌上放著為靈汐新制的華服衣冠,色澤鮮亮,服制精美,他把手放在衣衫之上,語氣輕描淡寫:“你是山靈界的公主,這些本就是你應得的。”

靈汐微愣,看著那華麗的衣冠,總覺得一切似乎與自己想的有些不同,但又說不上來,兩人間不由得一陣沉默。

夜風忽然從敞開的門外吹進來,景休忍不住咳嗽了兩聲,靈汐立刻關切地看著他:“修大哥,你的傷還沒好嗎?”

景休溫和一笑:“已好了大半,你無須擔憂。”

靈汐拉著景休坐下,伸出手來,示意他把手給自己,景休無奈:“真的無礙。”

靈汐蹙眉,不吭聲,依舊執著地張著手,景休不得已,只得將手腕交到她的手上。

靈汐凝神搭脈,微微蹙眉,片刻后才道:“你那日受傷太重,元氣有損,不是一時半日就調養的好的。”

景休點點頭,眸光中透露出一點溫柔,靈汐忽然抬頭看著他,目光認真:“修大哥……”

景休抬頭看她,靈汐一字一句:“所有的一切,謝謝你了。”

景休神色微苦:“你我之間,還需要說這些嗎?”

靈汐低頭道:“要說的,當初的林默不知道,今日的靈汐卻明白,那時,你是拿了自己的性命在護我,一句謝謝,太輕了。”

景休一笑,搖了搖頭,靈汐順著敞開的大門,望著天邊冉冉升起的朝陽,似乎心胸也遼闊了一些:“修大哥,她……我娘親,她會醒吧。”

景休微不可覺的皺眉,眼中閃過異樣,卻隨即面色無波地點了點頭:“當然。”

靈汐唇角勾起一抹笑來:“那便好,我從小就沒娘,去了凡間,與娘親也不親近,沒想到經歷了這么多,卻多了個娘,也算是我的福氣了。”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