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一十四章 兩處相思(2)

清晨,云風玉石一樣的雕像佇立在自悟崖上,遠處海浪拍打在礁石上,嘩啦嘩啦,永不停息。

青瑤化作的小狐貍靜靜的縮在他腳邊,一動不動,似是要在這里等到天荒地老一般。

忽然,一襲白衣影影綽綽從遠處走來,小狐貍身上神光一閃,化作青瑤。

九宸走過來,站在青瑤面前,青瑤施禮道:“神尊。”

九宸點點頭:“你在這。”

青瑤不知他何意,只微微頷首,九宸看向云風:“他還好嗎?”

青瑤苦笑兩聲,神色惆悵:“每日早晚兩次雷擊之刑,怎會好呢?”

九宸一笑:“他法力深厚,自幼便是被師父打大的,區區兩道雷刑,不礙事的,你不要掛在心上。”

青瑤扯了扯嘴角,沒有說話,九宸看了她一眼:“他要被石封一千年,你就打算日日在這里守著他?”

青瑤靜了一瞬,心中略微酸澀:“他代我受過,被封禁在此,我能為他做的,也只有這樣。”

海風從二人之間拂過,衣袂瑜發絲輕揚,卻帶不走凝重的氣氛。

九宸忽然道:“你這樣自苦,他卻未必開心。”

青瑤疑惑看他,九宸緩緩道:“天君為人公正,不會徇私,也不會錯判,你與云風犯下大錯,害死一眾天將。因而受罰,這是因果,逃不掉的。你若想恕罪,也該對著眾生,而不是云風。”

青瑤聞言,不由得一愣。

九宸意味深長:“你是樂伯醫仙的弟子,又是藥王洞的醫官,你的醫術在這九重天上,也是值得稱道的。你若一千年都頹廢的守在這里,不去凡間行走救濟病苦,不回藥王洞行醫治病,那便辜負了云風的一番苦心,也辜負了你的神職。”

青瑤沉思片刻,恍然大悟,頓時拜倒在地:“青瑤險些誤入歧途,多謝神尊指點。”

九宸看像云風的雕像:“你是聰明人,不需本尊,自己也想的明白的。有些事,無法改變,便坦然接受,你生而為神,行善盡職,是你的本分,莫要忘了。”

青瑤應下,九宸走到云風面前,看著他的眉眼,淡淡一笑:“他突然這般安靜,我倒有些不習慣。”

青瑤忽然猶猶豫豫道:“神尊……見過靈汐了嗎?”

九宸回頭看去,點了點頭,欲言又止:“她這次回來,似乎……有些不一樣了。”

青瑤面露疑惑,九宸目露悵然:“有時我看著她,有些分不清她到底是靈汐,還是阿默。”

青瑤沉默片刻,忍不住道:“靈汐與阿默,本就是一個人啊。”

九宸微怔,青瑤笑了笑:“凡人有句詩,叫行到水窮處,坐看云起時,我很喜歡。”

九宸面露沉思之色,只聽青瑤道:“五萬年前,我剛渡完情劫歸來,很是渾渾噩噩了一頓時間。不明白自己是誰,經常午夜醒來,想起過去的事情。想念凡間的爹娘,凡間的家人,凡間的夫婿,覺得那才是我真正的親人。”

她起身,靠坐在石像邊,倚在云風膝蓋的位置,目光中露出些懷念:“凡人的生活真精彩,短短數十年,生老病死,喜怒哀癡,欲望那么多,卻又容易為一些微不足道的東西而滿足。不管是圓滿還是遺憾,短短數十年,總是完整的一生。不像這里,一成不改,亙古不變。”

纖細的手指,一點點劃過石像,帶著些微眷戀,許久,青瑤微微吐了口氣,面上卻沒有多少傷心之色,只有埃落定的遺憾,和疾風已過的悵然:“又過了很久,我才明白,不管時間長短,只要用了真心,情便是真的。天族的親朋也好,凡間的父母也罷,都是我的親人,我們生而為神,受造化眷顧,能夠多一次機會去感受七情六苦,這是大幸,不該自困。”

九宸若有所思:“你是說,我應該等。”

青瑤一笑:“當然。阿默臨死之前,是很痛苦的。異地處之,若有人站到神尊面前,對你說,你這數萬年的苦修都是一場虛妄,你的喜怒哀樂,都是命定的一場戲,你的親人朋友,也都是假的,你所執著的、所痛苦的、所愛的,都是一場子虛烏有的騙局。你其實是另外一個人,只是你忘了而已,在另外的地方,你有新的家人和朋友,你會怎樣?你會接受嗎?”

九宸眉心緊鎖,沉默不語,青瑤一笑:“既然神尊都不愿接受,為何覺得阿默會甘愿赴死呢?上一世的阿默,對您是有怨的,哪怕靈汐回來了,哪怕她知道了一切,午夜夢回的時候,心里多多少少還是會不舒服的。神尊,您要多費心思了。”

九宸久久凝視著青瑤,半晌,展顏一笑:“是了,多謝。”他似乎想通了什么,轉身化光,頓時消失在原地。

天息宮,翎月寢殿前,阿雨與兩名宮娥守在門口,氣氛正劍拔弩張。

小福氣憤的指著阿雨,質問道:“你們干什么?寶青公主是公主,靈汐仙子也是國主的女兒?憑什么不能進去?”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