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一十五章 兩處相思(3)

天息宮花園中,幾只靈鳥站在枝頭歡快的嘰嘰喳喳,青草沾著露水沐浴在日光下,隨風搖動。

白澤傷勢已好,正趴在花園里,身形巨大,像一座小山,靈汐坐在花園里,一下一下摸著它的頭:“五碗,你好些了嗎?”

白澤懶懶的拱了拱靈汐的手,算作回應,靈汐揪了揪它的毛:“你如今沖破九宸給你的禁制,變得那么大,一頓飯五十碗怕是都不夠吃了。”

白澤打了個哈欠,昏昏欲睡,靈汐看著它,眼前一陣模糊,仿若透過它看到桃花小筑內,圍著九宸打轉玩耍的白澤。

桃花花瓣紛揚落下,九宸的眉目清朗沉靜……靈汐不由得呆住了。

“公主!”一聲呼喚驟然叫醒她,靈汐轉過身,只見小福穿著亮色裙裳,手里捧著幾個果子,笑瞇瞇的跑過來,“公主,我在園子里采了幾顆好吃的果子,你嘗嘗啊。”

靈汐一笑,還沒來及說話,身后忽響起一個低沉的男聲:“那果子你能吃,你家公主卻是不能吃的。”

她回過頭,見景休面朝陽光,款款走來。明媚的金黃仿佛給他整個人渡上了一層柔和的光,讓人被那光線晃得忍不住瞇眼怔了片刻,靈汐回過神,問道:“為何?”

景休走到她身邊一步之內的距離才停下,拿起小福手中的果子,解釋道:“她是火鹮一族,喜食酸草,這果子還沒成熟,酸澀無比,也只有她會覺得好吃。”

他將果子放回小福手中,小福不好意思的一笑,福身退下了,景休張開手,掌心中亮出一抹法術光芒,緊接著出現了兩本書,他笑了笑,將書遞給靈汐:“看你整日悶著,找了兩本書給你。”

靈汐接過手中翻了翻,睜大雙眼:“醫書?”

景休點了點頭:“我山靈族中人大多都是神鳥一族,我族的醫術也與外面不同,你可以研究一下。”

靈汐顯然很感興趣,快速地翻看起來。

景休在一旁坐下,看著她認真翻閱醫書的側臉,眼神溫柔:“你是自幼便喜歡醫術嗎?”

靈汐一邊看書,一邊回答:“小時候并不喜歡,我爹打我我都看不進去。”她合上書本,抬起頭來,淡淡一笑。

“可能是因為那時候有人護著吧,不學醫術,也不認真修行,凡事有爹爹有師姐可以依仗,承晏又是桃林一霸,蛇蟲鼠蟻見了我都繞著走,所以可以隨性度日,終日懶散著也沒什么。”說到這,她的笑容略略帶了一絲苦澀,拍了拍醫書。

“到了凡間,反而有了興趣,可能是覺得學點東西會有安全感吧。”景休微微皺眉,想了想,一把拿回醫書。

靈汐一愣,景休認真道:“那就別看了。”

靈汐目露疑惑,景休幽深的眼神像是一汪旋渦,深深的注視著她:“你現在也可以隨性度日,你也有依仗。”

心中一跳,靈汐莫名有些慌亂,嘴上卻是一笑:“現在卻是真的有興趣了。”

她拿回醫書,快速了翻了兩頁,故作驚喜的指著書頁說:“你看,你族中人的經脈運行,的確和別處不同。”

景休雙目微沉:“是我們族中人。”

靈汐這才醒悟過來,尷尬一笑,垂頭看書,不再多言,心中卻十分想拍拍自己的腦袋,她說的這都是些什么話!

一旁景休沉默地盯著她,不說話,也不愿意動,靈汐頂著這如有實質的目光,專心致志地看著書。

靈鳥的叫聲咿咿呀呀的仍在繼續,漂亮的閃著光的不知名昆蟲穿梭在花葉間,小福笑著目光追隨周圍美好閑適的一切。這一幕,仿佛細水流長安然靜好的畫卷。

花園外,阿雨經過,目光陰冷,悄悄看向這邊。

夜色凄迷,禁圉之中,欽原在牢籠里閉目盤膝,凝神打坐,突然胸口處仙光一閃,驀然睜眼,面色痛苦的噴出一股血來。

兩名守衛詫異的轉過身來,欽原已面色慘白倒在籠子中,全身痙攣的般抽搐,嘴里涌出大口大口的血沫。

一名守衛面色驚慌:“他怎么了?”

另一人搖頭:“不知道,先救人再說,國師還未審訊過此人,斷不能讓他死在此處。”說罷,二人對視一眼,一同沖向牢籠。并沒有注意到欽原在二人沖來時,暗暗閃過一絲殺意的目光。

……

居所中,景休正坐在桌前批閱奏本,赤鷩忽匆匆走進來:“啟稟國師,欽原逃了。”

景休面無表情的抬起頭,盞茶后,他站在破碎的牢籠前,目光深沉。

赤鷩查看過尸體,向景休行禮:“一擊斃命,我族守衛毫無反應之機。”

景休目光瞟向他:“你上次前來,沒發現不妥之處嗎?”

赤鷩面色尷尬:“屬下這就派人全力追緝欽原。”

景休卻冷冷一哼:“仲昊已死,他一個人也翻不出什么水花。”眼神輕蔑,轉身離開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