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一十八章 避而不見(2)

翎月寢殿內,一片寂靜。靈汐正守在翎月身邊,神情專注。石婆婆站在一旁,看著這樣的靈汐,目光中少了些戒備,有了絲親近,“公主,你先去休息吧。”

靈汐看著面色蒼白的翎月,堅持的搖搖頭:“我就在這休息,我師姐回去翻查醫書,尋找醫治母親的良方,在母親醒來之前,我都不離開。”

石婆婆還要再勸,門響了!

小福走進來,面向靈汐,福身道:“公主,天宮的十三仙子找您。”

靈汐聞言,大喜:“十三來啦?”

小福點點頭,小心的看看面色很是喜悅的靈汐,補充道:“還有戰神,也來了。”

靈汐一怔,緩緩坐直了身子,頓了好一會兒,才給小福一句話。

小福接了命令,面色匆匆走入山靈界的花園。

花園中一片花團錦簇,令人賞心悅目。

十三隨侍在九宸身側,看到小福一人,微微一愣:“靈汐呢?”

小福歉意的對十三笑笑,只是向九宸行禮,面色恭敬:“拜見戰神。戰神,公主讓我轉告您,她要照顧母親,多有不便,就不來親迎了,還說……

還說……”

十三神色一變。九宸面色淡淡的,聲音仍舊是平靜無波的,不見喜怒:“還說什么?”

小福明顯有些緊張,看了九宸一眼,又不安的低下頭,硬著頭皮磕磕巴巴道:“公主還說天息宮簡陋,國主還病著,就不留戰神用飯了,若有機會,會親自登門致謝。”

九宸面無表情,薄唇一抿,渾身瞬間散發出一股冷氣。

小福只覺得自己今天真是吃了豹子膽了,卻也只能一咬牙,大聲道:“小仙恭送兩位。”

九宸不理小福,淡淡的看向十三,“你還可以御風回天宮嗎?”

十三微微一愣,這是什么意思。

九宸冷冷的瞥了十三一眼,聲音冷冽:“你有傷在身,一路到此,耗費甚多,還可以施法嗎?”

十三身子打了一個激靈,福至靈心,立刻明白了自己的使命,連忙按著小腹,苦著臉看著小福:“對對對,我練功煉差了,受傷了,不能施法了,今天回不去了。”十三說完,下意識的抬頭看向神尊,見神尊雙眸沉沉,立刻改口:“豈、豈、豈止今天,再過三五天,五六天,七八九十天,才能養好。”

九宸這才看向小福,微微一笑,“正是如此,還要麻煩你,安排客房給我們主仆。她有傷在身,不能強行御風而行,需要休養。”

小福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這一幕,哪里想得到天宮戰神也如此賴皮,張口結舌,不知該如何是好。

“怎么?天息宮連兩家客房都沒有嗎?要知道,你家國主可是本尊從縛靈淵下救回來的,天息宮就是如此待客的?”九宸神色一冷,語氣微涼,說話也不客氣!

小福聽到戰神提到國主,都快要哭了,連忙請罪:“是,是,戰神情隨小仙來。”

說罷,連忙轉身,在前面引路。九宸坦然的跟在后面。十三擦了把冷汗,捂著小腹,做出一副身有重傷的樣子,別別扭扭的跟了上去。

清幽竹林中,一襲玄衣躍動其間,一男子在舞劍,他的動作輕而緩,猶如行云流水般的勾、挑、刺、抹,一招一式,像舞蹈般賞心悅目。

赤鷩低頭走上前,立在一邊,低著頭,不敢看景休。

一縷發絲垂落,景休并未轉身:“何事?”

“啟稟國師。天宮有人來看靈汐公主了。”赤鷩恭聲稟報。

“誰。”景休隨意的看著自己手中的劍,滿不經心的問。

“戰神九宸。”赤鷩口中溢出了四個字。

就是這四個字,讓這柔和的清風、枝頭嬉戲的鳥,就像在一瞬間靜止冰封了。

景休維持著出劍的姿勢,唇邊那抹笑漸漸淡去,眼神里的冷冽如同萬年雪峰上的冰石,能將人封凍期間。瞬間,他緩緩收劍,停頓片刻,猛然再次出劍,速度快得眼花繚亂,最后幾乎只留下虛幻的影子,只是那道道劍光,都清晰可見,泛出要置人于死地的殺意。

桃林院落,落英繽紛。

花蓼蹦蹦跳跳出了屋子,迎面撞上面色嚴肅的承晏,歡喜的神色頓時干癟,緊張的站直了身體。承晏瞪著眼,審視花蓼:“我姐喝了嗎?”

花蓼不安的搓了搓手:“呃,喝了。”

“你看著喝的?”承宴不相信的追問,花蓼嚇得捂住了頭發,委委屈屈道:“她說——說一會兒就喝。”

承晏聞言,很是不悅:“笨蛋!果然頭發長得太多了,占了腦子的養分,才會這么傻。”花蓼一把抱住腦袋,轉頭就跑,準身還在大罵,“壞狐貍!不許拔我頭發!”

青瑤坐在藥廬之中,神色緊張,凝神施法,開爐煉藥。她已經在屋里呆了好幾日了,就為找到救助國主的藥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