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二十章 避而不見(4)

在山靈界與窮荒之地的兩界界碑處,一邊郁郁蔥蔥,一邊是寸草不生。

紫光站在最前邊,兩手搭在腹部,懶洋洋的。兩個天兵押解著花煙,站在他的身后。

花煙面容憔悴,,嘴唇上都是干皮,兩手被捆仙繩反綁在后,雙眸呆滯,毫無生機。

紫光毫不在意的指著花煙,“人便交給你們了。”

赤鷩瞥了一眼花煙,點頭,“辛苦將軍了。”

紫光轉身,帶著天兵離去。而花煙看到赤鷩,瞳孔一縮,小心的看著他,心中惶恐不安。

扶云殿中,九宸面容冷峻漠然,低垂的睫羽濃密鴉黑,捧著茶杯的手骨節分明,他沒有抬頭,“流放了?”

“是,已經去了窮荒之地,是赤鷩將軍親自押送的。”開陽回道。

九宸放下茶杯,微微冷笑,提起筆來,迅速寫了一封書信,交給開陽,“你去山靈界一趟,交給靈汐。”

“是!”開陽疑惑,但是還是順從的領命。

不過片刻,靈汐就接到這封信,看著信中的內容,垂眸陷入了沉思。

在千里赤地的荒野之上,幾名又高又壯的撼山族族人,正在追打一個女子。這女子滿臉驚慌,衣衫破損,拼命的往前狂奔著,聲音沙啞,“不要追我!不要追我!”她真的沒想到這窮荒之地活著會這么難!眼看那高壯的撼山族族人手中的錘子就要砸了下來。就在這時,一道澎湃仙力襲來,幾名巨人被猛地掀倒,倒飛開去!女子面色一驚,轉頭看去,看到來人,愣在了原地,久久不能動。是靈汐!

靈汐坐在自己的殿內正上方,手里拿著一個茶蓋碗,纖纖玉指慢慢撥著茶葉片。

花煙垂首立在下面,不安的動了動腳。

屋里的氣氛一時接近凝固,只能聽到瓷杯與茶蓋輕碰發出的脆響,像是撞擊到人的心上。

靈汐手停滯了一下,終于抬起了頭,眼神里不再是從前的活潑純凈,而是多了些審視和威嚴:

“說說吧,天宮說你串通魔族,是怎么回事?”

“我……我……”此時的花煙已經洗漱完畢,不再是那么狼狽不堪。她還是不敢抬頭,她倒是寧愿自己還在窮荒之地。

靈汐吐了口氣,看著花煙:“我與你也算相識一場,你心性單純,絕不是通魔之人。到底發生了什么?誰在指使你?”

花煙跪地,頭深深低下,擋住自己所有表情和情緒,聲音低低:“我無話可說,在天宮如此,在你這里也是一樣。靈汐,我是罪人,你還是將我流放吧。”

房間只剩下久久的沉默。花煙盯視著自己眼前方寸之地的一塊黑磚,布滿繁復得叫人迷惑的花紋。很多事情,復雜的超乎她開始能想到的境況,但時至今日,她也沒有后悔的余地。

“算了,以后你便留在我身邊吧。”

突然,一只白皙的手出現,伸到花煙眼前,遮住了眼前不知起始,飄忽不定的紋路。花煙怔怔,抬頭看著靈汐,雙眼慢慢的模糊了幾分。

靈汐低頭看著花煙,目光中透出些懷念和細微的幾乎看不見的脆弱:“你我同在扶云殿,朝夕相對,這份情我不會忘。所以,我不管你以前做過什么,只要此后本分度日,我不會讓任何人為難你。”花煙的眼眶還是紅了,開始抽泣起來。

看著不斷痛哭的花煙,靈汐眼中有些疼惜,但更多的,卻是不解與迷惑。九宸是想做什么?!還有花煙到底是在隱瞞著什么?!

九宸站在扶云殿的門口,負手而立,燦爛的光線打在他棱角分明的面容上,卻更襯得神情肅穆幾分:“靈汐把她帶走了?”

開陽站在九宸背后,行禮低聲道:“是,靈汐親自去了一趟窮荒之地,把她帶回了天息宮。”

九宸看向天宮云海翻騰,沉默不語。

“神尊,靈汐托我問您一句,你到底懷疑誰,為何要將花煙放在天息宮內?”開陽對神尊這一舉動也不解的很。

“慢慢看吧,本尊也不確定。”九宸目光沉沉的望著有些過分安靜的院落,眉宇間如千山暮雪般,透著亙古的寂寥。

桃林庭院,零散的陽光透過樹影灑在一素衣女子的臉上,留下光與影的痕跡,皙白的皮膚在這樣的光澤下分毫畢現,竟細致的連一點毛孔痕跡都沒有。

這女子正是青瑤,她正在凝神翻看醫書,似有什么陰暗縈繞心頭,面色肅然。

桑南星君一步步走近,怔怔的盯著青瑤柔美的面孔,一時竟看呆了。

青瑤耳朵一動,抬起頭來,看著來人,表情平靜:“星君有事嗎?”

桑南星君笑的溫柔:“你在看書,我打擾你了。”青瑤不言,面色清冷的看著桑南星君。

桑南星君看著青瑤這個樣子,心中一澀:“你最近清減了不少,要注意身子。”

“多謝。”青瑤看著這熟悉的面龐,內心沒有一絲的波動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