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二十一章 花間相會(1)

山風微涼,吹起靈汐柔順的青絲。空氣中彌散著花兒的香味,在這樣靜謐的午后,讓靈汐的心也跟著柔軟了起來。

突然,遠處傳來一陣悠揚動人的琴聲,靈汐耳朵一動,不知為何,就是莫名的覺得那曲子很是熟悉。她微微蹙眉,不由得起身,向外走去。

竹林幽幽,靈汐終于順著琴聲走了過去,只見在琴臺上,一黑衣俊秀的男子獨自坐在那里,琴聲如流水般泄了一地。風吹來,竹林沙沙作響,靈汐輕袍墨發,只是靜靜的站在一旁,默默聽著。這曲子倒很簡單,景休反復彈了幾遍,終于停了下來,抬起頭來向靈汐看去,眸子溫和。

靈汐走近了幾步:“這是什么曲子?”

“千字文。”景休放下手中的古琴,淡淡的笑道。

千字文!靈汐聞言,瞪大眼睛,直直看向景休。

“是你爹爹以前常唱給你的那一首,你不是說若有一天耳朵好了,最想聽的便是這首曲子嗎?”景休容貌朗逸深致、眉目如畫,臉上掛著淺淺的笑容。

“你見過我爹爹?”靈汐訝異。他怎么會見過自己的爹爹!

“見過,有一次我去你家中,有幸見了一面。”景休站了起來,身姿清貫修長,豐姿如儀,笑容深了幾分。

“你……去我家中做什么?”靈汐疑問。

“沒什么,只是想去看看阿默長大的地方。”景休的目光有些炙熱,靈汐似是有些不敢與他對視,微微垂首,眉心微蹙。

“阿默——”景休溫潤的聲音繼續響起。

靈汐猛地抬起頭來,大聲對著景休說道:“修大哥,你還是叫我靈汐吧,我回來這么久了,阿默……已經是過去的事了。”

“過去?不過才過了一月。”景休面上不顯,垂下的手微微一動。

“與我而言,雖只三十日,卻已是再世為人,滄海桑田。”靈汐微微一笑。

景休雙眸定定的看著靈汐,眸中帶著一絲不信。

靈汐想到九宸,直視景休,目光堅定:“修大哥,以后我還是叫你國師吧。不管我是靈汐還是阿默,我都會一樣敬重你的。”她不能給修大哥回應,就應該斷了他的念想!

景休淡淡一笑,那笑容太淡漠,看不出喜悅之意,反倒讓人覺得憂愁。

他重新坐了下去,垂下頭,手指撥動,彈出淡淡帶著哀思的曲子,有了送客之意。

靈汐看著景休落寞的樣子,微微咬唇,頗為無奈。轉身,飄然離去。

景休一個人在琴臺上彈了許久,許久……

靈汐一人回在天息宮的宮道上,衣袍下擺掃過地面,沙沙作響。她面容哀傷,想到在凡間為自己付出的景休,還有剛剛落寞的景休,有些事不得不做,做了卻又覺得于心不忍,總是讓人無奈。

突然,空中一聲清脆的鳥鳴聲傳來,靈汐抬起頭來,只見一只逐日鳥逆著光,張開雙翅,向她飛來。

靈汐下意識的伸出手,逐日鳥輕盈的落在她的手腕上。在逐日鳥的腳踝上,一只火紅的長生結拴在那里,和它的羽毛一般,紅的像一團火一樣。

靈汐眸子一亮,燦若星辰,很快將長生結解下握在手里,逐日鳥振翅離開!

萬籟俱寂,靈汐的掌心卻因為這只長生結而溫暖了起來。九宸,還會千里傳書了!

扶云殿中,玉梨正在為九宸診脈,凝神聽了片刻,收回手來。

“怎么樣?”司命急迫的問。

玉梨滿是深情的看了一眼九宸,聲音嬌滴滴的:“神尊的石心已經恢復正常,且與血脈相連的更加緊密,依小仙推測,神尊的法力必然也大有進境,也算因禍得福了。”

殿中的所有人聞言都是大喜。“當真,如此便太好了。”十三大笑。神尊比以前還要厲害了!真是好!

玉梨目光幽幽的在九宸身上轉了一圈,“小仙開的藥,還請神尊按時服用,雖身體已無大礙,但能借此機會,將女媧石心徹底融入血肉之中,成為身體的一部分,對往后的修行也是大有裨益的。”

九宸面色淡淡,說話甚是疏遠:“本尊知曉了,多謝相告。”

玉梨水眸如波,頗有些憂愁,淡淡的嘆了口氣,道,“這是玉梨的本分,神尊何必言謝。”

九宸面色如常,低頭不語,玉梨的眼神更加幽怨。

十三在旁,看到玉梨這副做派,不屑的冷哼一聲。

玉梨只當沒聽到十三的怪聲,看著低頭的神尊,更是黯然神傷,她都想在這里多呆一會兒,但是其他的人都齊齊的看著她呢,她只能站起來,福了福身,道,“玉梨先告退了。”

九宸這才抬頭,點頭。

玉梨無奈,郁郁寡歡的轉身要離開,小藥童拎起藥箱,跟在后面。

“我送仙子。”司命小跑過去,在前面引路,客氣的送玉梨出了內殿。

十三氣呼呼的看著隨著玉梨出門的司命,一臉惱火。這司命平時也沒見這么殷勤的對待自己,該不會是看上了這個玉梨了?!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