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二十三章 花間相會(3)

夜涼如水,萬籟俱寂。翎月依舊睡在床上,一動不動。靈汐墨發如瀑坐在一邊,雙手托腮,看著自己的母親,低聲說著心里話:“母親,今天神尊來過了,你知道神尊嗎?就是戰神,我與他一同來過天息宮,你還記得他嗎?”

屋內很是寂靜,沒有人回應。

靈汐想起今日那人的舉動,眼中都是情意,微微一笑,“他今天同我說,以后的日子不能沒有我,他不能一個人生活了。他是第一次這樣同我說話,以前就算對我好,也是都放在心里的,從來不會這樣說出來。”

她還是等到了那人,多好。

靈汐趴在床上,將臉挨著翎月的手,心中甜如蜜:“母親,我覺得我最近的運氣變得好起來了,我洗去了魔氣,又找到了你,就連他也……

母親,你快點醒來吧,我有好多話想跟你說。”

月光皎潔,從窗外灑進來,披在這對母女身上,很是溫馨。

靈汐沒有發現翎月的另一只手的小手指,微微動了一下。

而在山靈界的另一處——窮荒之地,夜幕籠罩,烏云壓頂,萬里焦土。

元瞳跋涉在荒地上,嘴唇干裂,腳步踉蹌,她抬起頭來,看著這片無邊的荒野,只覺得無盡的絕望。

她沒想到九宸真的見死不救,只要,只要她能活下來。九宸,靈汐,她一個都不會放過。

失去意識的她,腦海中只剩下這一個想法。她蜷縮在一塊巨石之下,眉頭緊鎖,不時側頭掙扎。

一片混沌之中,元瞳醒來,四面八方好像都在呼喚她的名字,她妄圖借著傳來的聲音,尋找對方所在。

“元瞳……元瞳……”

元瞳雙眼驚恐,是誰,到底是誰在喊她。

慢慢的,一束人影緩緩的從混沌中走出,當他走出濃霧的時候,元瞳瞳孔一縮!

大哥!竟是早已逝去的大哥元征!

“哥?”

“你也可以這樣叫我。”那鬼魅的聲音響起。

“不,不對,你不是我哥,你到底是誰?”元瞳神色一變!

元征冷笑一聲,身形一晃,好似煙霧一般,瞬間又化作無支祁的臉。

“無支祁?魔君?你不是死了嗎?”元瞳的臉色變得更加的慘白。

“這一代的魔君的確死了,但魔……是永遠也不會消失的。”

元瞳愣愣的看著無支祁,不懂他說的什么意思。

無支祁嗤嗤一笑:“天生萬物,有善便有惡,有正便有邪,有生便有死,有形便有藏,心之惡念,貪、憎、惡、恨、殺,阻擾修行,業障纏身,便是魔。”

“但是……你已經死了,我親眼所見,靈汐渡過三劫,魔氣消散,你被業火焚身,已然消失于六界。”元瞳還是不敢相信。

那黑影開始變幻,黑霧翻騰著,“你還是不明白,無支祁只是我挑選的一任魔君而已,我是魔,心之本源,變化萬端,可沉可浮,可見可亡,可聚可散,如何消失?”

元瞳愣愣的聽著,半晌,突然喜形于色,大聲說道,“所以,你來找我了!你想引我入魔?你想讓我成為新的魔君?”

無支祁哈哈大笑,畫面一晃,又化為元征的臉,譏笑:“你連仙骨都沒了,如何成為魔君?魔的力量無限大,除了要斬斷七情六欲,心容百魅,

還要有強大的神魂,頂尖的根骨,你?”

元瞳這會兒出奇的冷靜,看著自己“大哥”的臉,面無表情,“既然不是我,為何要入我夢境?你前來尋我,所為何事?”

“我要給你一份機緣。為你母親報仇的機緣,為你自己雪恨的機緣,為你贏得一切,洗刷恥辱,讓你在九泉之下可以瞑目的機緣。”

元瞳想到母親,想到自己受過的傷與痛,還有那一對男女,眼中迸射出火熱:“你要讓我做什么?”

魔冷冷一笑,“我要你去找一個人。”

元瞳雙目充血,咬牙切齒:“誰?”

“新的魔君!”

夜色更加陰沉,籠罩了厚厚的陰霾!

豎日,陽光正好。青瑤站起身,手里拿著一個藥碗,藥碗里還剩一點點深棕色的湯底。

靈汐緊張的問:“師姐,怎么樣?”雙眼卻一直盯著剛喂過藥依舊沒有變化的母親。

青瑤將手里的藥碗交給小福,安撫的拍拍靈汐的手道,“放心吧,若不出意外,翎月國主三五日就會醒過來。”這是她找齊珍草歷經三日三夜的煉制出來的藥,她很有信心。

“真的?”靈汐眼眶都有些微的發紅。知道母親就要醒了,靈汐比誰都高興。

“青瑤上仙真是醫術高明。”景休立在一邊,臉上掛著溫和的笑容,說話很是真誠。

“不敢當,國主修為深厚,便是沒有我,也會慢慢恢復的。”青瑤說話卻很是意味深長。

景休目光沉沉,唇邊倒是帶著笑,仿佛真心的在為翎月高興一般,可是那輕輕在身側敲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