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二十四章 花間相會(4)

午后,翎月寢殿內寂寂無聲。案幾上的沙漏里的細沙緩緩落下,就像是在倒數著什么。

寶青已經坐在這里好一會兒,她絞著手里的帕子,眉心緊鎖,一言不發。阿雨站在寶青身后,臉色蒼白,低垂著頭。

石婆婆仔細的幫翎月掖好了被子,轉身問小福:“靈汐公主呢?”

“公主在煎藥,好了就會過來。”小福恭聲回道。

石婆婆板著臉訓斥小福:“煎藥這種事你們做就好,怎可讓公主親自動手。”

小福低頭,面色委屈:“公主不肯假手于人,我們也沒有辦法呀。”

石婆婆臉色好看了許多:“你去催一下靈汐公主,就說到了進藥的時辰了。”

“是,我這就去。”小福施禮轉身,出了大殿。

石婆婆則是看向一直坐在一角的寶青看去,見她魂不守舍的樣子,不由得有些疑惑:“寶青公主。” 寶青愣愣出神,沉浸在自己今天中午聽到的那事,心中很亂,根本沒聽到石婆婆的呼喊。

石婆婆皺眉,提高了音調:“寶青公主?”

“啊?”寶青嚇了一跳,蹭的一下站起身來,驚慌無措的樣子。

“公主這是怎么了?心神不寧的樣子。”石婆婆走近了幾步,看著手足無措的寶青,擔心的問。

“我……我沒事。”寶青根本不敢看石婆婆的眼,低著頭。

石婆婆看到跟小孩子一般的寶青,嘆了一口氣,“若是累了,就回去休息吧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寶青抬頭看向翎月。

“國主醒了,老奴會去通知公主的。”石婆婆還是很欣慰的,國主沒有白疼這個公主,知道擔心國主。

“那,就辛苦婆婆了”石婆婆淡淡的點點頭。

寶青起身,向外走去,阿雨跟在她的身后,面色有些焦急與害怕。

風突然大了起來,一下子吹開了窗子,床幔飄蕩,露出翎月憔悴的臉孔來。石婆婆連忙上前護住翎月的臉。

寶青快步走到窗前,關上窗子,不由得神思飄遠,想起以前,自己最愛的趴在這里睡覺,每次母親擔心自己生病,都幫她蓋上衣服,她還會點點自己的鼻尖,寵溺的對自己笑。自己呢,最喜歡的就是拉著母親的手撒嬌。那些過往,曾經是那么美好。

石婆婆把帷幔遮好,看到站在窗口愣愣出神的寶青:“公主?公主?”

寶青晃過神來,雙眼含淚,回過身去,默默的看著帷幔中的人影,半晌,又看向石婆婆,艱難的吐出兩個字:“婆婆——”

石婆婆看著憂心忡忡的寶青,很是疑惑:“公主這是怎么了?可是發生了什么事?”

寶青似乎想說什么,但是腦海中又突然想起自己愛的那個男人,又想起靈汐那張嬌艷的臉,張了張嘴,卻又什么都沒有說。她緩緩的低下頭,低下頭,很低很低,最后,是蚊蠅般的小聲:“沒、沒事。”

石婆婆走近,道,“那公主快去休息吧。”

“嗯”寶青低頭,帶著心中震驚的阿雨,一步一頓的走向殿門,站在外面,看著母親寢殿的門慢慢的關上了。

一點一點,門縫越來越小,她順著那道門縫看向里面。垂地的床幔、雕花的桌椅、清雅的茶具。那間屋子里的每一件器物她都那么熟悉,還有,隱藏在紗幔之中的躺著的那抹影子。

“砰”的一聲,門關上了,嚴嚴實實的,再也看不到什么了。就好似她與翎月這一世的母女情分,在這一刻,被她自己,親手斬斷了。

寶青含在眼中的淚水終于落了下來。她知道她剛才做了什么,選擇了什么!

而寢殿內的床幔之中,翎月的手指微微動了一下,石婆婆轉頭看了一眼,頓時就愣住了。

那根手指,再次動了一動。

翎月緩緩睜開了眼睛,神情虛弱迷蒙。

“國主!您醒了!”石婆婆滿臉激動,聲音里都帶了哭腔,“太好了,老奴這去叫靈汐公主!”

翎月迷茫的神色頓時消失,她不可置信的看向石婆婆,聲音沙啞:“靈——汐?”

石婆婆頓了一下,知道國主現在還什么都不知道,開始給翎月講這段時間發生的事。

寶青從翎月的寢宮出來后,一直低垂著頭走在宮道上,阿雨跟在身后。寢殿外的宮道上,每隔幾步就站著一名侍衛,守衛十分森嚴。

突然,阿雨神色一變,仿佛見了鬼一般,停住腳步,一把扯住寶青的衣袖。

寶青抬起頭來,就見景休與赤鷩、黑蚩從對面走來,頓時呆住了,心里又是害怕,又是惶恐。

“公主。”景休一如既往的溫和。

寶青雙手緊緊的攥著,聲音顫顫抖抖:“景……景休哥哥……”

景休似是完全沒看出來寶青的緊張,微微一笑:“剛從國主那來?”寶青點頭。

“國主可還好?”景休繼續問,寶青還是點頭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