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二十五章 失母之痛(1)

山靈界和風煦煦,陽光明媚。

國主翎月的寢宮內,一對主仆面對面,喜極而泣。

“就是這樣,她經歷了這般磨難,魔氣消散,之后便來了天息宮,一直照料您。為您洗漱煎藥,端茶遞水,一步也不肯離開。”石婆婆拉著翎月有些消瘦的手,一點點的給她說靈汐這段時間都做了什么。

翎月面色蒼白,唇瓣發白,但是聽到有關自己女兒的事,恨不得石婆婆能再多說點靈汐的事給她聽。她眼眶眼眶通紅,不由得落下淚來,哽咽:“想不到……想不到本國主還有這樣的福氣,竟有母女相見的一天。”

“您的好日子還在后頭呢,公主去煎藥了,老奴這就去喚她過來。”石婆婆看到國主流淚,也是心疼,正要起身,去叫靈汐。

“先不要!”翎月神色一變,一把拉住石婆婆的手,厲聲道,“本國主醒來的消息先不要傳出去。”

“為何?莫非……”石婆婆很快反應過來,坐了回去,“他們都說是國師從仲昊手上救了您,這可是真的?”

翎月冷聲一笑:“他救本國主?他若知道本國主醒了,第一個要殺本國主的人就是他。”

石婆婆還想開口,被翎月直接打斷,“你先不要問這么多,你聽本國主的,現在立刻去天宮面見天君,請天君派——”

只是翎月的話音還落地,外面就有節奏的敲門聲響起。

“是國主醒了嗎?”

霎時間,翎月與石婆婆對視,面如土色!

是景休!

殿門驀地被人推開,景休帶著赤鷩與黑蚩兩人走了進來,看到面色蒼白、雙眼正瞪著自己的翎月,不為所動,淡淡一笑:“國主醒了。”

石婆婆站在翎月身邊,如臨大敵。

翎月緩緩坐起身,雖然虛弱的需要石婆婆的攙扶,但卻鎮定了下來,深吸了一口氣:“國師來的好及時啊。”

景休不緊不慢的走近,淡淡的笑,“國主醒了,景休自然是要來的,來的晚了,只怕就要在禁圉里與國主說話了。”

“你倒是坦誠。你來殺本國主?”翎月眼中閃過一絲厲色。

“我也不想,只是我不殺國主,國主就要殺我了。”景休語調不高不低的,似乎在說最平常的事。翎月身子一凜,冷笑一聲,“本國主昏迷這段時間,你為何不動手?”

“弒君畢竟是重罪,如無必要,我也不想走到這一步。本想讓巫醫動動手腳,成全國主一場好夢,長長久久的睡下去。沒想到被人識破,將你我君臣逼到這種不死不休的局面。”

景休眉頭一挑,嘆了一口氣。

翎月氣急,雙眸充血:“君?你何時真心將我當過國主,我在你眼里,不過是幫你實現野望助你掌握權柄的一個工具罷了。可惜,我醒悟的太晚。”

“國主心性純良,不擅長勾心斗角,這也是我選擇你的原因。”景休笑的淡然,說的坦誠。

翎月冷笑,她看著景休人畜無害的臉,只覺得心底寒冷。

景休面不改色看著翎月。

良久之后,翎月捂著抽疼的心口,嘆息一聲,“也罷,我棋差一步落入你手,也是無話可說。只是我女兒靈汐與寶青,并不知道這些事,我死之后,你不可傷害她們。”

自從景休進來,她就知道今日自己的時日到了!可惜,她還沒聽靈汐喊自己一聲“娘”……

景休自然看出翎月的死意,笑道:“靈汐善良,寶青天真,兩位公主都是心思簡單的人,景休對她們只有敬重愛護,絕無惡念。更何況,我大仇已報,再無它求,只要國主不在了,再無人會威脅與我,這山靈界自然也就太平無事了。”翎月苦笑著點了點頭,“好,你記住你的承諾。”

太陽偏西,晚霞的光透過窗子灑進來,灑落一地恍若鮮血的紅芒。

景休緩緩上前幾步,雙眸看似溫和,實在威脅,“國主,時辰差不多了。您是親自動手,還是臣送你上路?”

翎月緩緩低下頭,看著自己消瘦的手,準備運氣。

“國主!不要!”石婆婆神色一變,上前一步,抓住翎月的手,回頭看向景休,恨道:“你這逆賊,當年若不是國主替你求情,你早就跟著你全家一起死了,哪還能活到今日?你忘恩負義,狼子野心!”她大喝一聲,猛地沖景休身邊去!

“婆婆!”翎月大驚,嘶喊。

景休動也沒動,黑蚩瞬間上前一步,一掌擊在石婆婆身上,老人家身形一頓,軟倒在地。

翎月悲痛,轉而憤怒的瞪著景休。

“她知道的太多,是一定要隨國主去的。”景休卻漫不經心的說。

翎月雙眸充血,她恨恨的看著他,聲音沙啞,“得道多助,失道寡助,景休,你不會永遠都這么幸運,早晚有一天,你會嘗到惡果的。”

“那是我的事了,只可惜國主看不到那一天。國主,請吧。”景休幽幽笑道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