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二十六章 失母之痛(2)

這漫長的一夜終于過去了,旭日初升,陽光從窗口灑進來,驅散了一室的陰暗。

寶青獨自一人坐在塌上,雙手抱頭,縮成一團,沉默不語。

“公主?公主!”阿雨在外面一直急切的拍打著大門。

屋內沒有人回應。

“公主!國主仙去,各族仙長都已陸續來了,現在都在大殿上,靈汐公主也回來了。公主,你快出來啊!你不能躲著!公主!公主!”阿雨面色焦急,不得不提高聲音大喊。所有人都到了!只剩下公主了!

寶青卻緩緩捂住耳朵,任憑阿雨拍打房門,卻是一言不發,把頭埋進了膝蓋里,驚恐不安。

天息宮翎月的寢殿內,此時氣氛卻是劍拔弩張。

靈汐面色陰沉,雙眸似寒冰的射向赤鷩等人。巫醫、宮女們齊齊跪了一地,汗不敢出、口不敢言。

“公主這是做什么?國主歸天,各族仙長前來祭拜,屬下要將國主靈體移往靈堂。”

赤鷩身子站的直直的,嘴里喊著公主,絲毫沒把靈汐當回事。

“誰告訴你我母親死了?”靈汐厲聲喝道,站在翎月的前面。

赤鷩聞言微微一愣,“巫醫說——”

“母親之前就險些被巫醫所害,他們說的話,如何能信?”靈汐想到巫醫對自己母親做過的事,恨不得把地上的巫醫都殺了。跪在地上的巫醫各個縮成一團,生怕自己惹了這個新來的公主。

赤鷩沒想到這個公主這么難纏,氣急,口不擇言:“靈汐公主,您出自桃林,養父乃是樂伯醫仙,您自己也略通藥理。一個人是死是活,您分辨不出?”

赤鷩說到“死”字的時候,靈汐的目光冰冷,刀子般剜在赤鷩的臉上。

赤鷩心中一顫,但是想到國師的吩咐,還是開口,“國主靈氣散盡,脈搏氣息全無,難道這還有假?國主——”

他的話還沒說完,靈汐揮手間一道浩然仙氣擊出,猛擊在赤鷩身上。

赤鷩倒飛出寢殿,倒在地上,口吐鮮血,他雙眼狠狠地看著殿內,似乎要殺了靈汐一般!

這時,景休帶著黑蚩等人快步走了過來。他掃了一眼發狠的赤鷩,赤鷩低頭,黑蚩連忙上前,扶起了赤鷩。

景休眉頭緊鎖,走進寢殿。只看到靈汐面無表情的站在大殿中,看著自己母親的尸首,花煙站在她的身后。宮女與巫醫見到國師進來,一個個退了下去。

“靈汐。”景休走了過去,輕聲喊道。

靈汐還是緊緊的注視著像是睡著的翎月,雙眼充血,沉默不語,一言不發,就像是沒聽到景休的說話。

“逝者已矣,你不要太過悲痛了。”景休心微微一凝,悄無聲息的走近了幾步。

靈汐還是定定的盯著面無血色的翎月,緩緩說道,“我走的時候母親還好好地,為什么會這樣?”

景休面容哀傷,輕聲回道:“國主傷的很重,你走后,她的神魂很快就開始潰散,這也是攝魂之術的后患之一,雖然我們準備了大量穩固神魂的藥物,但是卻沒能奏效。不出一柱香的時間,人便去了。”

靈汐沉默不語,單薄的肩膀微微顫抖著,她沒想到,昨天那短暫的一面,會是她們母女最后的一次見面,如果知道的話,她肯定不會離開。

“以國主的傷勢,能醒來與你見上一面已是恩賜了。”景休看到靈汐不斷抽動的肩膀,心微微一疼,開口安慰。

靈汐忍不住轉身,看向景休,冷笑一聲,“恩賜”。她沒想到,休哥哥會這么說!

景休被靈汐這嘴角的冷意弄的一愣,很快,反應過來,面色溫潤:“靈汐,我山靈族的大臣現在都已到了大殿,國主仙去的消息已然告知四海。國喪在即,你要堅強些。”

靈汐不言,景休上前一步,想要觸摸靈汐的肩膀。靈汐卻猛地退后一步,躲開了他。

景休微微一愣,手尷尬的放下。

“我師姐沒來之前,誰也不許動母親的靈體。”靈汐直直的看向景休,語氣冰冷!

景休眉梢微微一挑,皺眉看向她。

“我不信任這里的巫醫。”靈汐冷聲說道。

“連我也不相信?”靈汐定定的看著景休,半晌,緩緩道,“在這件事上,我只相信我師姐。”

景休默默的看著靈汐,很久后,才點頭,“好,就依你。”說完,他離開了寢殿。

靈汐身形忍不住晃了一晃,花煙連忙扶住她,一臉的擔心,“公主……”

靈汐繃直身子,不讓自己倒下,看向花煙:“師姐不在桃林,她去了凡間。我留了口信給她,但只怕她不會這么快就回來。你立刻去桃林一趟,將這里的事告訴承晏,讓他去把師姐找回來。”花煙連忙點頭。

靈汐唇色發白,心頭抽疼抽疼的,眼中卻閃著堅定的光芒,“母親不會這么簡單就死了,這里一定發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,是中了毒,還是別的什么算計,我看不出來。去找我師姐來,找她來。”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