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二十八章 失母之痛(4)

夜色如涼,天色昏暗,在山靈界的窮荒之地中,天地渾濁成一片,在一株枯死的樹木之下,元瞳面色陰森,盤膝而坐,正在修煉。

一片混沌之中,縷縷的魔氣繚繞上升,黑霧不斷的翻騰。一道鬼魅陰鷙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傳到了元瞳的耳畔,元瞳眉頭一動。

“你仙骨雖廢,但氣海猶在,不能修煉仙術,但卻可以修煉魔功。你本就有煉此功的基礎,如今有我幫你,會更加事半功倍。有了自保之力,你便可以離開此地,去尋找新任魔君了。”

元瞳雙手結印,回歸氣海,漆黑的魔氣從四面八方襲來,歸于她的體內,讓她直如一尊威勢赫赫的魔物!

許久之后,她驀地睜開雙眼,眼珠漆黑,眼白血紅,嘴角卻牽起一抹陰森的笑容來。

豎日,竹林深處,景休面無表情的撥弄琴弦,聽到赤鷩的腳步聲,淡淡問道:

“九宸走了?”

“是。”赤鷩恭聲道。

景休冷笑一聲:“想來就來,想走就走,真當我山靈界是無主之地了。”

“國主已經不在了,靈汐公主想必也不會留下太久吧。”赤鷩偷看了一眼低頭彈琴的國師,裝作不在意的說。

果然,“崩”的一聲,景休的琴音錯了一個,他抬頭淡淡瞥了赤鷩一眼,又低下頭去繼續彈琴。一串鏗鏘的樂曲從他指下流出,聽似沒問題,只有彈琴的人知道,他的心亂了!

天息宮的宮道上,花草姹紫嫣紅,茂盛蓬勃。青瑤與靈汐漫步在宮道之上,花煙跟在一旁。

青瑤看著郁郁寡歡的師妹,很是擔心:“你最近心事重重,可是有什么憂心之事嗎?”

靈汐頓了一下,愁眉不展的看著師姐:“九宸懷疑修大哥是殺害母親的兇手。”花煙聞言,頓時一驚,很快低下了頭。

“景休國師?”青瑤皺眉。

靈汐點頭。

“神尊不是信口開河的人,他若懷疑一個人,一定有自己的理由。”青瑤面色清冷,語氣淡淡。

“我知道。可是在凡間的時候,他很照顧我,后來又為了我身受重傷,我對他是有虧欠的,我不該懷疑他。”靈汐悶悶不樂的回答,雙眼卻看向宮道下盛開的花,眸子中都是憂慮。

青瑤一看靈汐這個不敢面對的表情,一針見血道,“你說不該,那就證明你心里已經懷疑了。”

靈汐還沒開口,花煙卻突然高聲喊道,“不會的!”

靈汐與青瑤同時回頭,看著花煙,很是詫異,花煙頓時覺得自己反應太大了,有些局促,小聲的辯解,“我……我聽說,當初公主在凡間歷劫,死劫將至的時候,景休國師為了救你,不惜拿出命珠為你續命。他對你一腔赤誠,連命都可以不要,付出的真心半點也不比神尊少,這樣的人怎會傷害國主?傷害公主的母親?”

花煙這么一說,靈汐也想起了從前在凡間的時候,國師的確對自己很好,連命都不要了。

她皺眉不語,一時間,有些心煩意亂,青瑤卻輕輕一嘆,“我常在凡間行走,見到凡間的帝王將相,為了爭奪權位,父子、兄弟、夫妻皆可相疑相殺。權利是這世間最毒的藥,一旦迷戀上,做出什么事都不奇怪。”

靈汐也唉聲嘆氣道:“神尊也是這樣說的,那就等等看吧,一國之君的位置總不會空缺太久。”

靈汐的話音剛落,就見對面過來一個小宮女,看到靈汐,好似見了鬼一樣,驚慌失措的轉身就跑。

阿雨——寶青的丫頭!

她為什么這副模樣,有鬼!

靈汐不由得擰緊眉頭,與青瑤對視,幾步就跟了上去。

寶青坐在花園之中,憂心忡忡的,一抬頭就見阿雨急匆匆的小跑過來,厲聲訓斥:“跑什么?見了鬼一樣。”

阿雨神色驚慌,正要說話,靈汐三人從后面跟了上來。她神色大變,下意識的躲到了寶青身后。寶青看到靈汐,面色一冷,雙眼怒視著靈汐。

靈汐卻顧不得這個瞪自己的寶青,直直的看著阿雨:“見了我就跑,可是做了什么虧心事?”

阿雨不敢露頭,慌亂的回答:“沒、沒有,小仙只是……只是身體不太舒服。”

“哦?身體不舒服?正巧,我粗通醫理,我來幫你看看。”靈汐走近幾步,定定的看著阿雨。

阿雨緊緊的躲在寶青的身后:“不、不用了,多謝靈汐公主——”

靈汐看著阿雨這個樣子,并未打消懷疑。

“她算是哪門子的公主,皇室寶冊上有她的名字嗎?喪門星一個,走到哪都是腥風血雨,

克死了自己的養父,又來克死母親。”寶青看著靈汐過來忽視自己,更是氣急,聲音尖銳幾分,嘴角揚起一絲譏笑。

青瑤聞言,眉心一蹙。這位寶青公主說話太刻薄了!

靈汐卻面色冰冷,聲音如冰:“這些日子寶青公主一直閉門不出,那日母親葬禮,我見你形銷骨立的樣子,還以為你悲痛之下傷了身體。沒想到這么快就恢復常態,中氣十足,牙尖嘴利。”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