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二十九章 寶青被殺(1)

夜幕降臨,繁星點點。

靈汐呆呆的坐在窗前,面色蒼白,雙眸呆滯。花煙在鋪床,還不時的看著靈汐。

“砰砰砰”門響, 靈汐轉過頭來,就聽景休的聲音在門外響起:“靈汐,睡了嗎?”

門開,一襲黑衣的景休面帶微笑,拎著一只食盒走了進來,花煙退到一旁。

他抬了抬手里的食盒,微微一笑:“想著天色還早,你可能還沒睡,便來碰碰運氣。過來,有好吃的。”

靈汐走過來,面上故作輕松的,“什么呀?”

景休打開食盒,里面卻是一些凡間的點心和小菜,他一樣一樣拿出來,擺在桌子上,溫和的笑:“怎么樣?”

見到這些東西,靈汐很是驚訝,這些可都是她在凡間最喜歡吃的點心,她坐了下來,問道:“天息宮的廚子還會做這些凡間的小吃?”

景休也坐了下來,漫不經心的開口:“不是他們做的,是我做的。”他說著為靈汐夾了一塊糕點,放在靈汐碗中,“嘗嘗。”

靈汐看著碗中的糕點,心里很復雜,愣了半天,才道:“你不用做這些的。”

她明白他的心意,可是她心中已有了神尊。所以,不能回應他的深情。

景休裝作沒看到靈汐臉色復雜,心中一疼,面上不顯:“我愿意為你做這些。”

靈汐更是有些不知所措,在凡間的時候,她是真的把景休當做最親近的哥哥。

景休倒了杯酒,放在靈汐面前,深情款款的看著靈汐,“嘗嘗看。”

靈汐不敢看景休眼中的情誼,趕緊端起杯子,飲了下去,一入口,她雙眼瞪得很大,難以置信:“這是?”

“這是你們桃林的彼心酒,一直藏在天息宮的地窖中。我想你應該喜歡,就拿給你嘗嘗。應該是你父親當年送給國主的。”景休也給自己倒了一杯,解釋道。

靈汐端著酒杯,愣愣出神。親生父親?阿爹的師弟?

“你父親是個很有趣的人,上知天文下知地理,滿腹經綸,時常游戲人間,為凡人排憂解難。大越國享帝在位期間,他還曾經入朝為官,官至尚書令,你母親就是那時認識的他,起初還以為他只是個凡人。”景休抿了一口酒,笑的溫和。

靈汐雙眼瞪得更大了:“入朝為官?”這個她怎么從來沒聽阿爹說過。

景休點頭,一臉的敬佩:“四海之內,仙家眾多,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處世之道,你們桃林一脈,向來是親近凡人的。每逢凡間有大災,你們便會入世贈醫施藥,救濟蒼生。你父親除了醫術,還精通濟世之道,他常說小醫醫人,大醫醫國,他自己是醫國的大才。說起來你母親的治國之道,也是受了他的影響。”

靈汐這次雙眸深深的注視著景休,眸色漆黑,似有所覺,“修大哥為什么突然與我說這些。”

景休放下酒杯,淡然一笑:“阿默變成靈汐之后,好像聰明了許多,什么都瞞不過你。”

靈汐一怔。

只見景休打開了食盒的最下一層,拿出一物,推向靈汐,正色道:“我有一物,要交給你。”

靈汐看到,桌子上金光燦燦的金印寶冊,不由得大吃一驚。

景休繼續說道:“國主生前有兩個心愿,一是能找到你,二是施以仁政,讓山靈界各族百姓過上太平日子。可是經歷了仲昊叛亂,如今的山靈界已是千瘡百孔,加之國主突然仙逝,居心叵測之輩蠢蠢欲動有了反意,戰亂一起,怕是國主幾萬年來的努力都要毀于一旦。”

靈汐雙眸死死的看著景休,沉默不語。他這么做,是試探,還是真的?

景休臉色變得很嚴肅,“事已至此,不管是誰,都要接受現實。你是國主的女兒,是鳳凰一族在這世上最后的血脈,此時此刻,你便是我山靈一族皇室當中,最正統的繼承人。你肩上的責任有多重,你可明白嗎?”

靈汐看著桌子上金光燦燦的金印寶冊,眉心緊鎖,驀地抬起頭來,看向景休,“修大哥可是認真的?”

“當然。有我幫你,你自然坐得穩。”景休淡淡一笑。

靈汐聞言,微微一愣,他說有他幫助,自己就坐的住,這是要輔佐自己?

族里有些人的動向她還是知道一些的,母親去后,最有希望繼任國主的就是國師了!

只是沒想到,他會先把這金印給自己,把這至尊之位給自己?

靈汐雙眸變得復雜,“我想知道,為什么不是你?”

景休笑的淡然:“我玄鳥一族,世代輔佐山靈國主,哪怕當年垣渡國主誣陷我父親謀反,要殺我全族,我族中人也無一人抗旨不尊。這是祖訓,不得違反。”

靈汐一直在觀察景休,似是想在他臉上看出一絲不妥的虛假。可是他坦坦蕩蕩,目光清澈,沒有一絲破綻,就這樣靜靜的凝望著她,可是靈汐的心卻一直吊著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