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三十章 寶青被殺(2)

山靈界,郁色青青,青竹悠悠。

在一間幽靜的書房里,文書四處散落在案幾上,景休拄著頭小憩,恍惚之間,仿佛陷入夢境。一清秀女子一臉的擔心,抓著一件披風正要披在景休的肩頭。

“阿默!”景休低聲輕呼,一把握住了對方的手腕!

感覺不對,景休驀地睜開眼睛,就見花煙站在他身邊,面色驚慌,手足無措:“我、我……”

景休松開手,面色頓時冷淡下去,冷斥:“出去。”

花煙聞言,身子一顫,忍不住低聲喚道:“師——”

“景休哥哥!”寶青突然在門外高聲叫道。

花煙見狀,立刻躬身退后,好似隱形。

寶青氣勢洶洶的走了進來,雙眼迸射出怒意,讓人不能忽視。

景休不動聲色抬頭,淡淡道:“有事?”

寶青看著他這副溫潤君子的樣子,更是氣急:“你要靈汐當國主?就不怕她知道真相,為她母親報仇?”

花煙剛剛走到大殿門口,聞言一驚!

景休看了花煙繃緊的背脊一眼,隨手一揮,殿門關閉。

寶青看到他的動作,冷笑:“原來你也怕啊。”

景休站了起來,語氣冰了幾分:“你想干什么?”

“我想干么?你會不知道嗎?”寶青不怒反笑。

景休眉頭一皺,神色淡淡的看著寶青:“我山靈界就算孱弱,也萬沒有讓你一個地仙擔任國主的道理。”

“誰要當這個勞什子國主?”寶青也走近了幾步,直直走到景休的面前,語氣中帶著一絲的憤怒與委屈。

景休捏了一下鼻梁,“那你要什么?”

“我可以不做,但也絕不可以是靈汐!”提到靈汐,寶青目光兇狠,好似藏了兩把鋒利的刀子。

“為何?”

“因為我愛你!”寶青雙眼帶著一絲瘋狂的愛意,高聲喊著。

剛說完這句話,她的神情頓時又軟了下來,隔著案幾,哀怨的看著他,“因為我愛你,我不許你愛別人。”

景休有些詫異的看著寶青,微微蹙眉,半晌轉開視線,道:“國主的人選已公開曉諭六界,上報天宮,無法更改。”

“我不信!”寶青尖銳的喊出聲,彎腰一拂,案上的奏折頓時呼啦啦的掉在地上。

她一雙流光溢彩的鳳眸中滿是淚光,“你就那么愛她嗎?恨不得把能殺死自己的刀都遞到她的手里?”

景休手微微一頓。

寶青神色凄慌,聲聲泣血,“她不愛你,她愛的人是戰神,就算你把自己的命都送給她,她也不會看你一眼。愛你的人只有我,只有我,你明不明白?”

景休面色不變,直視寶青,目光都依舊是冰冷:“我與你只有兄妹之情,并無其他。”

寶青冷冷一笑,嘴角噙著一絲譏諷,“兄妹?是你親手殺死母親,我這個撿來的孩子可以不同你計較,那位善良孝順的上神,可未必有我這么大方。天下沒有不透風的墻,你能瞞多久?”

景休雙手攥的緊緊的,指尖嵌入掌心。

寶青面容一肅,“景休哥哥,你是在玩火,早晚會燒到自身的。寶青不會看著你自誤的!”

她說完,轉身便走。

景休心中一驚,喝道:“寶青!你要做什么?”

寶青站住,轉身,“我說了,我不許她繼任國主,你若不收手,我便親自來。我倒是很想知道,她若知道真相,還會不會任你擺布!”說罷,就離開了!

景休的臉孔隱藏在暗影之中,雙眸漆黑如墨,隱隱有黑色的魔氣在他身上縈繞。連屋子的溫度都冷了幾分。

片刻之后,寶青被人軟禁了起來!

天息宮的大殿幾乎都被花海淹沒,綺麗浩瀚。

大殿之上,眾仙穿戴朝服分列左右。青瑤、承晏、開陽等人在一旁觀禮。

靈汐身穿國主華麗服飾,墨色的長發挽起,眉峰微揚,眼角用黛色拉長上挑,山靈族國主簪在陽光下熠熠生輝,美得端莊又張揚。

景休站在下首首位,看著靈汐,臉上帶著淺淡的笑容。

赤鷩高聲喊道:“拜!”

眾仙跪拜,看向上座的女子,“參見國主!”

靈汐看著下面的眾位,渾身一凜,微微一笑。

殿外,一束刺目的陽光照進來,灑在靈汐白皙的臉上,披在她身上,這金色光芒璀璨得有些耀眼。

鐘聲響起,傳遍整座天息宮,整個山靈界的每一寸土地。

山靈界又有新的國主了!

這鐘聲自然也傳到了被囚禁的寶青的屋子里,寶青軟癱在塌上,臉色蒼白,滿臉恨意。阿雨站在一旁,神色凄慌。

突然,殿內傳來茶具打碎桌椅傾倒的聲音,屋里還有一侍女尖叫的聲音:“公主!公主你怎么了?你醒醒啊!”

兩名侍衛對視,神色一變,推門而入!

殿內一片狼藉,四下環顧,不見公主,只見阿雨畏畏縮縮的一個人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