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三十一章 寶青被殺(3)

穿戴華麗的靈汐坐在梳妝臺前,看著銅鏡中陌生的自己,面色有些慘白。

花煙在幫靈汐拆頭上的發飾。

青瑤看著自己的小師妹,微微一笑:“今日登基大典,怎么不見神尊前來?”

“他不愿意我做這個國主,怕是還在生我的氣呢。”靈汐整理自己的發冠,嘟著小嘴,有些不高興,不管怎么樣,她今日還是挺想看到他的!

青瑤悶聲笑道,“人雖沒到,禮物卻沒少送,開陽二人送來的四海奇珍都快堆滿天息宮的寶庫了。”

靈汐聞言,瞪了一眼自己的師姐,想到那么多的寶物,嘴角也噙著一絲笑容。

“國主,寶青公主求見!”小福進來稟告。

花煙聞言,正在幫靈汐打理頭發的手頓時停住!她想起那次寶青公主說的那句話了。

靈汐和青瑤對視一眼,面露疑惑,淡淡的說:“進來。”

門開,小福引著寶青進門。

靈汐直直看著面上明顯對自己有怒氣與恨意的寶青,聲音也冰冷:“你來有什么事?”

寶青看著一身國主盛裝的靈汐,心中更是恨,譏笑:“自是來恭賀姐姐登上國主之位的。”

靈汐不言,冷冷的看著她。

寶青走近幾步,又道,“還有一件事,想要稟報國主。”

“什么事?”靈汐不以為然。

“母親死去的真相。”寶青迎向靈汐的目光,美麗的眸子里盡是說不出的惡意與嫉妒。

靈汐一怔。

“啪”的一聲,花煙手中的梳子掉在地上。她立刻地下了頭。

“還請國主屏退左右。”寶青掃了花煙一眼,并沒有認出花煙來。

靈汐沉默半晌,看了青瑤一眼,微微一笑:“師姐,你們先出去。”

青瑤與靈汐打了個眼色,轉身離去。花煙忐忑的與小福隨之離開,殿門關上,殿內只剩下靈汐和寶青兩人。

靈汐站了起來,走近寶青:“說吧。”

誰知,寶青卻抬頭,四處的環視這座寢殿,喉嚨一緊:“以后你就要住在這了?”

靈汐還沒吭聲,寶青卻上前幾步,開始撫摸著這殿上各種精致的家什擺設,眼中都是回憶,還有孺慕,似是炫耀,:“我自幼在這里長大,母親丟了孩子,我失了父母,我便真的將她當成了自己的母親,她也好像是真的對我好。我剛來的時候,整夜啼哭,她便將我抱來這里,與她同住。”

靈汐看著她的動作,默不吭聲。

寶青眼波如水,說著斜斜的看了靈汐一眼,“我是在這長大的,這里的一桌一椅我都熟悉的很,我們相伴了數萬年,我本以為這樣的日子永遠不會結束……”

“本君沒時間聽你說這些,你說你知道母親被殺的真相,是什么?是誰干的?”靈汐心頭一疼,直接冷聲打斷了寶青的話。

“被殺?”寶青聞言,呵呵一笑,“你也知道母親不是重傷而死的?妙極,那我便可省些口水了,我這便告訴你。”

她說著,上前兩步,靠近靈汐的身邊,幽幽說道,“你聽好了,母親是被——”

寶青伏在靈汐耳邊,目光突然鋒利起來,猶如藏了兩只離弦的箭。她素手一招,兵刃立刻出現在掌心之中,寶青抓緊兵刃,對著靈汐當胸刺來。

靈汐何等機警,瞬間察覺,身形如風向后掠去。寶青順勢沖來,手中兵刃如跗骨之蛆,直奔靈汐!

突然,一道神光沖進大殿,橫在靈汐和寶青中央,“桄榔”一聲,景休一刀蕩開寶青的兵刃,蒼鷹一般沖上前去,一刀直直刺進寶青的胸口!

靈汐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的這一幕,大叫:“不要!”

寶青悶哼一聲,鮮血透過衣衫潺潺而出。寶青雙眼更加是不敢置信,癡癡的看著景休,口中鮮血涌出,落在衣襟之上,更多的鮮血涌出寶青的口鼻,她說不出話來,猛地跪倒,抓住景休的衣襟,不甘的看著他,一字一頓:“景休哥哥——”

“師姐!快!”靈汐沖著門外,大喊。只要她能活著就好。

門開,青瑤和花煙等人沖進來。

景休背對眾人,眉心微微一蹙,手微微一頓,一股氣勁順著兵刃微不可覺的向寶青襲去,寶青悶哼,更多的鮮血涌出,她絕望的看著景休,終于閉上眼睛,倒在地上。

地上的獻血開出了一朵花!

月息宮,大殿之上,阿雨顫顫栗栗的跪在當中,低著頭,整個人縮成一團。靈汐面色陰沉的坐在王位上,花煙站在靈汐身后,眼神卻不時瞟向站在下面的國師。

靈汐聲音冷冽,厲聲喝道:“你是說,是寶青公主殺了母親?”

阿雨渾身顫抖,哆嗦著說,“是……是……”她不敢抬頭。

靈汐心中涌起一陣怒火,剛剛在寢宮中,寶青提到與母親過的那些年,眼中的孺慕之情不時假的,她拍看看一下桌子,喝道:“胡說!母親對她有養育之恩,她就算再任性跋扈,怎會手刃生母?”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