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三十二章 寶青被殺(4)

夜幕低垂,竹林簌簌。

一抹白影,一直在景休住處,徘徊不定,來回的走動。

“進來吧!”

花煙聞言,神情一怔,躊躇著推開了房門。

看到國師身姿清貫修長,豐姿如儀,站在書桌前,正在畫畫。

花煙悄悄的關上房門,恭恭敬敬的雙膝跪地磕頭,恭敬的道:“弟子花煙,拜見師父。”

茶幾上的燭臺火苗搖曳飄搖,映照在景休難以捉摸的臉頰上。

良久之后,花煙后背都浸上了汗珠,景休才開口:“起來吧!”

花煙并未起身,欲言又止的看著景休。

景休手提毛筆作畫,神態一派淡然,似是在欣賞自己所做之畫,半晌,淡淡道:

“你我多久沒見了?”

花煙趕緊回道:“回稟師父,有二萬二千三百一十四年了。”她一直都記得呢。

“我算不得是你的師父,不過是凡間偶遇,指點了你一番。”景休又在自己的畫作上添了幾筆,似乎不太滿意。

“一日為師,終生為父,師父救弟子脫苦海,點化授業之恩,弟子永世不忘。”花煙面色焦急。

景休淡淡一笑,“永世不忘嗎?”

“是。”

景休抬頭,掃了一眼跪在地上的花煙,“那你今夜來此,為了什么?”

花煙聞言一滯,想了想,說道,“師父,那日在大殿上,弟子聽寶青公主說“不怕靈汐知道真相,來找你報仇嗎”。”

景休嘴角噙著一絲笑容:“然后呢?”

花煙垂眸不敢去看景休的目光,糾結的低聲說道,“弟子想知道,真相是什么?靈汐那樣善良的人,與師父你情誼深厚。那有什么事,是她絕不會原諒的,是寶青公主能拿來當成威脅你的籌碼的,會不會……會不會……”不會是師父做的!

花煙精神緊繃著,殿內落針可聞,寂靜無聲,許久,景休握了一下手中的筆,看向花煙:“你沒猜錯。”

花煙猛地看到了景休的眸子,漆黑如墨的雙眸,似是在寒潭中的冷:

“什、什么?”

花煙不可思議的看著景休。

景休幽幽笑道:“我說你沒猜錯。是我!”

花煙腦袋翁的一下,怔怔的望著景休,不敢相信:“為,為什么?”

景休不語。

花煙精神有些崩潰,聲音大了幾分:“弟子不明白!師父為何要這樣做。”

“我不殺她她便殺我,自保罷了。”景休語氣淡淡。

花煙愣了片刻,不愿相信的搖了搖頭,喃喃道:“不會的,師父不是那樣的人,您慈悲寬容,胸懷坦蕩,弟子了解您的,當年弟子在深宮之中受人欺負,心起殺念險些釀成大禍。是您將弟子救了出來,引我修行,教我明理。這些年來師父的教誨,弟子一直銘記于心,若這些當真是您做的,您當年怎會救我,怎會——”

“說與做終究是兩碼事,至于救你……知道什么叫做日行一善嗎?”景休似有憐憫的看著跪在地上的小丫頭,他這輩子發的善心不多。

花煙瞠目結舌的望著景休,仿佛做了一場大夢,呆滯的跪在那里。

“還有事嗎?”景休垂眸,看著自己剛畫好的蘭花,眉頭一皺。

“沒有了。”花煙喉嚨一緊,連師父都喊不出來了。

景休語氣淡然,“沒有就退下吧。”

花煙愣愣的,沖著景休深深的一拜,而后失魂落魄的離開。

搖曳的燭光將景休陰暗的身影映照在地上,孑然獨立。

黑蚩走了進來,聲音陰森:“國師,要不要屬下跟上去除掉她?”

景休頷首,黑蚩領命退下后,景休隨手將筆擲在桌上,畫紙頓時被玷污,狼藉一片。

花煙剛從景休的書房出來后,失魂落魄的走在長廊之中,她不敢相信自己最尊敬的師父會是一個大惡人!這以后她怎么去面對靈汐,還有這事她要不要告訴靈汐的?

忽然精神警覺,身子一縱躲開后背的殺機,卻也胸口中刀,血染衣衫。黑蚩從黑暗中走出來,手握利刃,冷冷的看向花煙。

花煙捂著胸口不斷涌出的鮮血,雙眼瞪的很大:“你……是師父要你來的?”

“國師不愿親自出手,到底是師徒一場,總要留幾分情面。”黑蚩冷笑,一聲,持刀攻來!

院中,鮮血灑地,一片污濁。

這夜的更加陰森了!

天息宮內,靈汐聽到小福的匯報,黛眉皺的緊緊的:“花煙不見了?”

“是,昨夜就沒回住處,小仙今日找了一整日,也沒見她。”小福福身,雙眼也是焦急。

靈汐輕抿下唇,眉頭緊鎖,想到另外一個人,“寶青的那位侍婢阿雨去哪了?”

小福忿忿不平道:“她也是國主之死的禍首之一,已經被抽去仙骨,流放窮荒之地了。”

靈汐想了片刻,便有了決斷,站起身來,大步向外走去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