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三十四章 弒母之仇(2)

時間流逝,春去冬來,雨雪紛飛,草木發芽,又是一春,一年過去了。

太陽升起,萬物更新,一群黑色的大鳥飛過曠野,翅膀煽動,掀起赫赫風聲。

山靈界,天息宮,天色漸暗,殿內正是一片忙碌,靈汐與新任國師昶亭這才結束了政務,小福將燈火一一點亮。

靈汐微微活動脖頸,似是十分疲憊。

昶亭年輕儒雅,風度翩翩,看到國主疲憊的臉龐,一臉的擔心:“國主辛苦了。”

外面的大臣天天說國主不參與朝政,心有不滿,要知道凡間水妖作亂,大越國水患頻發,國主宅心仁厚,憐惜受災的百姓,日前取了耒耜前去治水,有這樣的國主是山靈界之福。

昶亭是真心的擁護靈汐的。

靈汐放下手中的奏章,淡淡一笑:“你更辛苦,本君只是動動嘴,具體的事都是你做的。”

“身為臣子,理當為君上分憂。”昶亭恭敬的拱手行禮。

小福上前,建議:“國主,時間不早了,要不要傳膳?”

靈汐站了起來,看向昶亭:“傳吧,昶亭,你也留下陪本君吃一點。”

昶亭想到那個冷面戰神,身子一抖,趕緊推辭:“不了,臣還有公務要做,國主若無別的吩咐,臣這就告退了。”

上次他也就跟國主共用了一次飯,就引來了神尊的一次“請教”,那次請教自己可是在屋里休養了整整七日才出門!自那次他就知道了,戰神是不許人接近國主的!

靈汐什么都不知道,信以為真,點了點頭。

昶亭翩然離開,小福看著昶亭走遠后,才開口:“國主,您身體好好地,為何不上朝?惹得別人閑言閑語,說您憊懶懈怠,不理政務。”

殿中只剩下靈汐與小福兩人,靈汐伸了一個懶腰,滿不在乎的說,“我本來就懶啊,他們也沒說錯。再說一到朝會,那些人就要與本君講什么規矩體統,本君不耐煩見他們。”

“您不愛見他們也得見啊,您是國主啊。”

小福看到靈汐這個動作,想說,又忍了下來。

靈汐坐了下來,笑吟吟的,“現在這樣不也挺好的,昶亭辦事妥帖,事情交給他辦,本君放心。”

小福今日正好在花園中看到那些長老是怎么為難國師的,很是同情:“您是放心了,國師可慘了。他年紀輕輕,突然被你提拔上來,外面那些人,尤其是嶸英長老每次見到他都要為難他,橫眉豎目的,很不友善。”

關于那些長老的刁難,靈汐自然清楚,但是想到以后,這些對他來說也是好事:“不遭人妒是庸才,昶亭才不過六萬歲,就已接近上神的修為了,便是天宮之中,也沒幾人勝得過他的,且他聰慧仁厚,又懂變通,是個難得的人才。他若連這點事都扛不住,將來本君怎敢將千鈞重擔交給他?”

小福一愣,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:“什么千鈞重擔?”

靈汐微微搖頭,卻不再多說,吩咐,“去傳膳吧。”小福領命,快步離開大殿。

靈汐則是低頭,翻起其他的奏折,可是卻再也看不進去了。

她想神尊了!有三日都沒見他了呢!哎!她與神尊現在是什么命,是牛郎織女嗎!

豎日,扶云殿中,九宸幾人正在殿中議事。

十三端著茶水進來,突然打了一個噴嚏!她揉了揉鼻子,繼續將茶具放在九宸案上,“神尊,喝茶。”

九宸看看剛剛被她噴了個正著的茶壺茶具,抬頭,冷冷的掃她一眼。

十三頓時一縮脖子,立刻將茶具端起來,“小仙這就去再沏一壺。”說完,趕緊端著茶壺退下。

司命見狀,悶聲一笑,叫你老是欺負我!

含章嘴角也是噙著一絲笑容,看到神尊正在看他們,立刻上前,拱手稟報:

“黑蚩死后,撼山族內戰,幾方勢力你來我往的打了大半年,已然消耗的差不多了。日前靈汐座下昶亭國師親自帥兵趕赴窮荒,沒費多大氣力,就平息了叛亂。”

九宸面色冷淡,不動聲色的點頭:“稍后,本尊會向天君請一道法旨,你們隨本尊走一趟,本尊要親自會一會他們的新頭領。”正好再去看看靈汐!

開陽聞言,站了出來,頓時哭喪著臉,“別,別別,神尊,這事交給屬下們辦就是了,您還是別去了。”

九宸面色一沉,抿了抿唇,冷冷的掃著他。

開陽見司命與含章都不開口,只能硬著頭皮道:“人家山靈界的國主不能同外族通婚,咱們扶云殿在天君面前都被告了好幾狀了。您再去……屬下怕撼山族是老實了,山靈界卻會向我天族開戰。”

他說完,又沖司命擠眼,司命這也壯著膽子道:“神尊,開陽說的是,您真的不能再去了,天君已經下了嚴令,不許您再踏進山靈界一步。您若思念靈汐,直接將她喚來便是。”

【記住網址 www.nudtje.live 完美TXT點COM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秒速时时彩手机版